A股是价值投资者的伤心地,2015年尤甚。

在我2009年刚入市时,接触过一个说法,就是投资地球人都知道的公司,而中国平安的好,那是毋庸置疑的。自从我知道这个公司开始,我没见过它有一个季度的业绩不是高增长的,当然,2009年它投资富通亏损除外。而正是这一极端事件,砸出了一个极端低价,这是2008年10月的17.15元(前复权)。结合当时的金融危机,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就是一个历史极低价。这样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公司,加上一个历史极低价,从2008年10月,到2014年10月,5年,整整5年,它的股价仅升到43元。

事实上,很少人能准确地把握住17.15元这个极端低价,而在接下来5年时间,它的极端低价大概就是28元。因为我长期持有这只股票,我非常记得,我设置的档位是38、32、28,但28那一档几乎接不到。而在这一轮大牛市到来之前,它从来没上过50,如果能在45元卖出,那应该是很高的水平的。看看,5年的等待,就是这种结果。

2014年下半年后,中国平安确实雄起过。不过,我们不要忘记,这是因为牛市,而和中国平安的价值无关。更令人伤心的是,在牛市里,要找只比中国平安涨得少的票,好像只有和平安同病相怜、同为地球人都知道的好公司了。

中国平安,其实说的是一系列高增长的公司。对于这一现象,投资创小板的成长派大师自然是嗤之以鼻的。他们列出的理由,我并非看不懂,只是我觉得没什么意义,只是结果推断原因,屁股决定脑袋而已。这就好像2014年下半年,大师们列出大牛市到来的理由一样,比如什么无风险利率下行,价值回归之类的。我觉得无风险利率下行也不是那段时间才出现的现象,价值早就可以回归了,只不过大牛市来了,刚好被你说中而已。同样的,什么增长空间小啊,银行不良恶化啊。这些问题我都知道。但我想说,从2009年到2014年,5年时间了,不能算短吧?银行业规模、利润、管理水平,不知增长多少倍了,这是实打实的吧?不良恶化导致侵蚀利润,不是不可能,但至少还没看到。我们去创小板,能找到几只5年时间里,规模、利润、管理水平增长几倍的股票?我不能说没有,但那是极少的,倒是业绩一年不到就变脸的一抓一大把。

然而悲催的事还在上演。本来陈凯歌、张艺谋、李安等大导演都已经联袂剧透了:中级调整之前,是小盘股的天下;中级调整之后,是价值股的天下。这似乎不错,至少还能抚慰一下价值投资者的心。结果有一天我们接到了剧组的紧急通知:由于预算不足,戏不演了,没有中级调整了,直接杀青,所有演员就地解散。

接下来就是万股齐跌,价值股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跌幅远低于平均水平。直到股灾结束,掐指一算,人家升了10倍,被腰斩再腰斩,只剩下2倍了,呜呜呜,一听气吐血。

在这种市场风格下,无论是大师级的锐贝儿,还是精神可嘉的云蒙姐姐,都不可避免地玩起了高抛低吸。对此,投资创小板的成长派大师们,自然是当成笑料来看。不过,我倒觉得,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种现象还没影响到他们的利益。其实如果深入去分析,今年创小板的绩优股,难道就比烂股强很多吗?我估计大把烂股比绩优股还好吧?看到根叔感叹,他一抓股骨大把的时光一去不回了,不禁唏嘘,如果创小板的绩优股,也跟大盘绩优股一样不涨,而烂股却鸡犬升天,难道投资创小板的成长派大师们还能如此淡定吗?

毫无疑问,穿越牛熊、获取高收益等巴菲特式的价值投资标志性优势,我暂时是看不到啦。对于价值投资在A股是否有效,也且存而不论。我只是在想,在这种市场中,如果你还想继续混下去,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周五,我买了两只创业板的票,一只是半年报利润同比增长5倍的晨光生物,另一只是大白马宋城演艺,半年报也有6成增长。由于运气好,虽然周五大跌,这两只我还是赚的。只是,拿了这两只票之后,我总是心神不定。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底在哪里。这万一市场不再青睐于它们了,就是地下室下还有十八层地狱啊。

如果在这一轮股灾中买了绩优股,即使它们也扛不住大跌,但至少,它们跌得比其它股要晚,而且不像其它股那样失去流动性,在这个过程中,你想跑,是有充分时间的。当然,银行、证券等,是因为有国家队托市,而且它们之前涨得就不多,所以它们的抗跌并不能拿来做证据。但是、泸州老窖安琪酵母等,却是确确实实顶了一阵子。

如果在上一轮牛市高点中买了中石油,或者是在这一轮牛市高点买了神车,这要涨回来,恐怕只能靠运气了。而像安琪酵母,在本次股灾大反弹时表现十分抢眼,即使几次有歇菜的迹象,最终还是抟摇直上。

也许我们一直理解错了。价值投资,并非在于穿越牛熊,获取高收益,而在于,它提供了一种容错的机制,从而是一种长胜的打法:首先,它提供了一个交易的尺度,使你在介入时有所凭借,即使估值有所失误,也不导致伤筋动骨;其次,它在危机中提供了足够的反应时间和流动性支持,使你有机会避开灾难;再次,即使你避不开危机,你还是有翻身的机会的;最后,正是由于价值投资相对独立于市场,使得投资者不必时刻盯市,有利于保持良好心态,从而规避了利弗莫尔式的悲剧。

因此,即使价值虐我千百遍,我依然待它如初恋。牛市一来,看的就是情绪,和价值无关。所以,股灾前的平庸业绩,错的不是紧抱价值,而在于违反了适度分散的原则;而在牛市中,到处都是泡沫,既使是价值股,也不能说一点泡沫都没有,而牛市中情绪的波动,更容易导致错杀。所以,我们不能因为价值股不抗跌,或者不逆市而上而郁郁寡欢,而应该检讨:价值股给了你足够的逃生机会,你却无法全身而退,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