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首脑峰会,中方晒了49项共识与成果,但美国官方似乎还没有评价,以扭腰子报为首的外媒已经开始唱衰,那我就来唠唠嗑,看看到底是好是坏.


(1)中国进一步向美国解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总原则就是中国对改进国际政治体系有要求,但绝不会另起炉灶。从希腊的"修昔底德陷阱"开始,老大最不放心的就是老二,这次等于再次和米帝承诺,我们做老二就心满意足了,不想挑战老大的位子。奥黑虽然没响应“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但也明确地表示不认同“修昔底德陷阱”。关于这点解释下,美国人一直很臭屁,非常不习惯接受外国提出来的外交框架,所以“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美国官方很少直接提,但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述。


(2)在这个大原则下,作为老二,该交的保护费还是要交的。中方已承诺向世界银行,以及其他地区开发银行增资。作为第一步,中国将向世行下属的国际开发协会(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ssociation),以及其他地区性开发银行增资。


换来的对价就是中美就亚投行达成共识,“双方认识到新机构以及未来将成立的机构,要成为国际金融框架的重要贡献者,这些机构将像现有国际金融机构一样,与专业性、透明度、高效率和有效性的原则以及现有环境和治理高标准相一致,进行恰当的设计和运营,同时认识到上述标准是在持续演进和改进的”。


亚投行和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IMF不再构成替代关系,而是补充的关系。而且在一定时机的情况下,美国也会以亚投行“治理水平达标”为借口加入进来。这对推动中国资本输出有极大的益处。


(3)中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分别在08年前后,承担了国际社会“最后消费者”的角色,但目前双方加杠杆的空间都遇到了天花板。美国的问题在于,政府负债受法律限制。而中国加杠杆的问题在于软妹币无法通过国际化向全球输出,只能推高国内资产价格,形成巨大的资产泡沫,一旦破灭,会很惨很惨。这周末热传的花旗分析师Matt King报告里的那句“信贷的增长既需要借款人,也需要贷款人,我们可能同时在接近这两者的极限”,描述的就是这种困境。


所以双方提到“致力于与G20其他成员国密切合作以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合作,通过推动鼓励增长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应对全球总需求不足和缓慢且不平衡的全球经济复苏;通过结构性改革和创新提升潜在增长率,并支持一份强有力的G20贸易投资议程、推动国际贸易和投资成为全球增长的引擎”。


(4)但具体如何操作呢?我在这里做一个猜测,中国目前加杠杆的问题在于效率太低,所以通过达成中美投资协定(BIT),引入美国的私人部门投资来起到“鲶鱼效应”。而中国流入的外汇也不再主要用来买美债,而是投向美国的铁公基,如果还有多余的,就用来投入到世行、IMF以及亚投行等框架内,推动各国经济体加杠杆。


在这种机制下,美国表态在“人民币符合IMF现有标准的前提下支持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审查中纳入SDR篮子”。但这种机制下的人民币国际化是不完全独立的国际化,仍然将以某种形式锚定美元,因为大量的对外投资仍然是以美元结算。


(5)扭腰子报说的都是老大的面子问题,南海是向其他小弟表态,老二不能欺负的太狠,不过真的欺负你们了,我也没说会帮你们出头。。。。至于另外一个话题,就是说说而已。。。自从神圣罗马帝国以后,从没一个国际体系是建立在意识形态上的,从维斯特伐利亚体系开始,就是“无视道德准则,玩弄权术”的现实主义,虽然美帝偶尔脑热一下,想作为“新罗马帝国”来构建一个统一的国际秩序,但伊拉克、阿富汗的教训已经足以让他们清醒过来。


说了这么多,如果看面子,这次天朝非常没面子,认怂服软当老二,还交了很多保护费。但是从里子来看,这次的意义不亚于当年加入WTO。从经济发展质量上看,会由于BIT得到提升,从总量上看,会由于资本输出的顺利推进而得到扩大。所以从产业结构来看,国内只有通过合作、引进的手段进一步发展高精尖产业,和美国同行进行竞争。低端的产业只能转移到更落后的亚非拉地区去了,但是广阔天地,仍然会大有作为。中国之所以能突破产业链格局,从加工衬衫袜子升级到造高铁,那是得益于冷战,苏联和美国两次援建了天朝的大工业体系,目前的亚非拉就没有这种好命了。唉,投胎是个技术活啊。。。写到这里,想起长者的名言“闷声发大财”,真是高啊。思路还是有点乱,打了这么多,感觉都是胡言乱语,求高手轻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