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就像一则美丽的神话,我从没见过它。

有时候我会觉得,在牛市中买相对低估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策略,因为牛一走,有价值的都要腰斩,相对低估能有什么作用呢?后来我发现,就算是熊市,难道就有绝对低估吗?谁又能保证你买的不是一堆有毒资产呢?

价值是一个永远无法证实的话题,或者说,我们买的,都是主观低估,如果再考虑到市场的不理性(也可能是我们自己不理性,谁知道呢)带来的低估中的低估,我们买的,就只是主观的相对低估而已。因此,单单强调价值还是不够的,追求相对低估是一种常态,更重要的还是容错。

正如之前《价值容错》中提到的一样,价投确实为投资者提供了容错的机会,而事实上,我们能做的还有更多。

比如说,如果我们限定了只有在全市场PE、PB均值之下才考虑ETF的买入,而只有在某个行业ETF的PE、PB均值之下才考虑相关个股的买入,那么,即使买入个股时还是不够谨慎,那至少在全市场均值、行业均值之下的买入,也为我们提供了两层保护垫。

这样的策略看似很美,但能有多少操作意义呢?如果全市场估值一直不下来,或者行业估值不下来,就会错失一系列买入机会。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在一只十倍股低位时买入,然后在高位卖出。但这样的策略是很有问题的,首先是,我无法保证它是一只十倍股,其次,就算它是一只十倍股,我也无法保证能在低位价入。

事实是残酷的,但我们不应停止对价值神话的追求,只不过要把这种追求纳入到容错系统中。

本来,我是要低位买入一只十倍股后高位卖出的。

如果市场给我这样的机会,那最好,如果不给机会,那我就在均值之下买入优秀行业的ETF。如果市场连这种机会都不给,那我就在全市场均值之下,买入最相对低估的ETF。如果,中国真的未来是共产主义,那么,我想全市场都会蒸蒸日上,如果全市场都上扬,那么可能永远也到不了均值之下,那么就等趋势形成后轻仓介入。(这里提到的ETF的相对低估,不是说,上证50的PE比创业板PE低,那么上证50就比创业板低估,而是应该以ETF的PE偏离度来看,比如上证50虽然PE比创业板低,但由于过去几年它都是这么低,所以上证50偏离均值的幅度并不像PE绝对值看上去那么大)

这样的策略,并非墙头草。墙头草是指,跌了想重仓价值,涨了想重仓趋势。而以上策略,只有在极度相对低估时重仓,当形成趋势时,也只是轻仓参与。因为,趋势不是我所长,戴着镣铐起舞我会时刻不安,所以,趋势只是从属于买入极度相对低估策略下的容错策略而已,永远只能轻仓。

至于如何判断趋势,看阿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