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二章

那年,那社会

转眼又快到元旦了,时间过得真快。歌厅的生意还不错,因为三道这个地方靠着流经本市的一条大江,江鱼鲜美,冬鱼更肥,三道的鱼馆每天的客人不断。好多来尝鲜的人吃过喝过,意犹未尽,顺便就来歌厅开心,人气很旺,我也悠哉。可这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就被打破了。

下午,人不多,可能是周一的缘故吧。我在里屋睡午觉,外面传来的大声的嚷嚷把我吵醒了。

"什么破玩意,把你们老板给我叫来,麻溜的,就这破音响咋唱啊?谁开的啊?就说我来了,叫你们老板出来见我,快去!“嚣张的吼叫,肮脏的秽语,唉,又一个醉鬼。没等静儿进来叫我,我无奈地起床,穿上外衣走了出去。大厅里灯光昏暗,下午人少没都打开,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坐着就能看出来个子高大,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张长马脸长着个恶人相,旁边坐着一个圆脸的年轻人,笑眯眯的,不像是道上混的人。叫嚷声就是那个马脸发出的。他转头看见了我,我挥挥手让静儿回去,还没等我说话,马脸就冲我喊道:”哎!你就是老板啊?你这啥破音响啊?刺啦刺啦的净他妈杂音没法唱啊,能不能开?不能开别他妈在这糊弄。“我努力压住火,毕竟是做生意,看那样这小子肯定是喝了不少酒,不能和他一般见识。我说:“朋友,你说话嘴干净点儿别妈妈的。抱歉我这啊就这条件,你要是觉得确实不合你意呢,你可以再换一家看看,好吧?有啥事呢你好好说,别喊。”我话还没说完,马脸坐在那手指着我打断了我的话,”你跟谁说话呢?啊?你把手放下来,站好喽,站那,你知道我是谁不?啊?我是分局的,你还在这教训我,你他妈的不想干了是不是?”。一句一个脏话,一句一个他妈的,我从来还没受过这个。小五没在,老费没在,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我回头找找,只有吧台上有个玻璃的烟灰缸,我过去一把拿在手里,二话没说奔着马脸就走了过去。马脸看出来我的动作不对,还在那坐着指着我骂:“你想咋地?我告诉你我是分局的,你他妈的你还想打警察啊?我给你个胆儿,操!”旁边坐着的年轻的圆脸赶紧站起身,过来拦住我说:“哎,朋友朋友,你听我说,他喝多了啊,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这儿是做生意啊,给我个面子,我们这就走,啊。”咣啷!他话还没说完,背后那马脸一脚就把茶几踹翻了,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着,果盘和酒杯都飞了出去碎了一地。这年轻的也愣住了,我不假思索的绕过他冲到马脸面前,这小子兴许是还没想到我真的敢打他,一直没起身,看我过来还拿手指头指着我骂,我二话没说抡起来手里的烟灰缸,照着他的脑袋就斜着砸了下去,马脸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我砸倒在沙发上,或许是砸破了头上的小血管,就见那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