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容我偷懒,明天白天再写

素材一:

BOT 是一个外来的模式,在中国官方的文件中只有市场化和特许经营权,其实和建设部所定义的特许经营权非

常类似。中国环保服务遇到的问题和市场经济体制不健全密切相关。环保行业是一个看起来很美的行业,但做起来

很辛苦,主要与政府的失信和违约情况下救济手段失效有关。B2B 和B2C 这两块都存在着这类的问题。

环保企业现在遇到很大的困难,很大的问题是BOT 运营商被拖欠,而不能按照法律程序解决,只能逼着去找关

系。根本解决方法是政府的态度。如何把这个看起来很美的产业真正做到透明化。

第二个问题我认为BOT 整个体制缺乏顶层设计。BOT 在中国的历史算起来也有十几年了,政府出台了各种办法,

从部门的建设部部长令,到10 年的非公三十六条,到去年总理下死命令,有太多的重申强调民间资本投资公共设施、

市政公用服务,为什么还有这么大的困难?根本原因之一是政府在引进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时缺乏顶层的制度设

计。一些不太发达的发展中国家,比如印尼、尼日利亚、加纳,都有全国性的BOT 法,而我们没有,只有一个126

号文。国家应出台一个类似特许经营权法的全国性法规,同时国家发改委或财政部成立特许经营权指导办公室,指

导各行各业包括环保、交通医疗特许经营权模式的建设工作。目前的状况是民间资本成为政府缺钱时的解放军,等

到真正进入时地位又很难得到保障。

民营企业在进行招标选择时,他们为什么不选择最低价?在现在的基础设施的投资运营下,很多看似规范的招

标程序,其实有很多背后的交易。在现在的体制下,我觉得很难得到根本的改善。建议一些采购的环节不应该由政

府的采购处来做,如果让BOT 运行商来做的话,他们的考虑是项目全生命周期成本的最低化,而不是初始投资的最

小化。同时让政府退出这些社会成本可以做好的环节,当然政府必须参与的供给和采购上还需要参与,但一定做到

透明和公开。透明和公开是最好的监督机制,这时就不一定会选择最便宜的那个,一定会选到最合适的那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