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三章

那年,那社会

其实啊,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我,还是有些冲动,有些莽撞,不知道克制,惹下了那么多的祸事。如果换了是现在的我,骂就让他骂,只要不打我我就忍着。忍一时风平浪静啊。冲动是魔鬼,真是魔鬼,有很多人没那么幸运的,一时冲动一生就毁了。。。。。

马脸这人,大概三十多岁,个子还是不矮的。当时猝不及防的被我一烟灰缸砸倒在沙发上,头上冒血。但是这家伙挺抗揍,一手支撑着沙发一手捂着头,嘴里还在骂着:“哎呀,你敢打我,你敢打警察。”我没等他起身,上去照着他的脸就是一脚,这一下给他踹蒙了,双手捂着脸又倒下了。我还要继续,这时圆脸的年轻人过来拉住了我说:“朋友朋友,消消气给点面子,我爸是白**,就当是给我个面子好吧?”我一惊,这名字太熟悉了,我正要问他,那边沙发上的马脸嘴里呜呜的嘟囔着,隐约听到枪毙两个字,我眼看着他的手伸向了腰间,这是要掏枪?我顾不上许多,正要上前接着打,门开了,小五和老费跑了进来,这俩小子进来后嘴里喊着,锋哥你没事儿吧?我说你俩赶紧摁住他,小五和老费身手麻利,一边一个抓住了马脸的胳膊然后照着那张马脸就踢,我赶紧说:“行了行了,踢两下行了。”然后我转过脸问那个年轻人:“你说你爸是谁?是白市长吗?”他说:“嗯,是的,你看咱交个朋友,给我个面子好不好?“我半信半疑,寻思着是真是假,略一思索,我对他说:”好吧,我给你个面子,不打他了,这样,静儿-“我大声的喊道,静儿跑了过来,我说:“你打110报警,就说这有个冒充警察的醉酒闹事。”静儿转身跑了出去。我对这年轻人说:”别说我不给你面子啊,你走吧,这也不适合你在这,对你爸影响不好。你和这小子啥关系我不管,这小子你放心今天我不打他了,但是得有个说法,一会110的来了该咋办咋办。“圆脸年轻人看看我,又看看瘫坐在沙发上的一头一脸血的马脸,没说啥转身出去了。

我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看了看马脸,走过去掀开了他的外衣,腰间赫然一把五四手枪映入眼帘。我放下了他的外衣,深吸了一口气,看来麻烦又来了。我示意小五和老费按住他,转身离开了屋子走到了外面,掏出大哥大给老高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提示关机的声音,前几天老高跟我说过他要出去执行什么任务,看来是不方便开电话的。我正琢磨着该怎么办的时候,远处传来了警笛声,片刻那辆熟悉的警用吉普车就开到了眼前。车还没停稳老谭就跳了下来,一边过来一边问我:“锋子,咋回事啊?又谁还敢来闹事啊?”我搂着老谭的肩膀把他拉到一边,对着他的耳朵大概的说了说事情的经过,我没提那个白市长儿子的事,只说这有个醉酒闹事的开始我以为是假警察的人,他砸我场子我就把他打了,现在发现他腰里真有枪。老谭听完也有点意外,说走咱进去看看。我们几个还有其他的驻所刑警一起进了歌厅,我喊静儿把灯开亮些,几个人都看清了被摁在沙发上的那张流满鲜血的马脸,几乎同时惊呼一声:是老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