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十五章

那年,那社会

转身我就给景大爷的儿子景笛打了个电话。这景笛和我家可算是世交,两家关系好,孩子也走得近,小时候两家经常走动。那时候他家最早买的黑白电视机,我们两家住的又不远,晚饭后我们全家就溜哒去他家看电视。他家俩孩子,景笛是老二,上面还有个姐,我们几个孩子就围坐在电视前,9寸的黑白电视前面放着个放大屏(类似放大镜),这样看起来电视能大些。记得那时候只看到过年轻的赵忠祥播音的新闻联播,别的啥节目也没有还看得津津有味。两家的孩子的感情就从那时候建立起来了。

后来长大了,景笛想当警察可景大爷不同意,所以学医现在在中医院当大夫。我们虽然各忙各的,但时不时的也有联系着。电话那头,景笛默默地听我叙述完事情的经过,好一会没作声。我知道他在琢磨,却也忍不住问他:“咋地了?很不好办吗?”景笛没回答我的这个问题,突然在电话里问我:“你刚才说谁?那个和老魏一起去的说他爸是白市长吗?”我说:“是啊,咋地了?”“这人长啥样?”我描述了一下,景笛电话那头说:“锋子,这事有办法了,要真是他,就好办了。他在这件事里是个关键人物,让他来作证老魏是违纪带枪醉酒进入娱乐场所闹事,你是正当防卫,我再跟我爸说一声,这事估计问题不大。”我说:“上哪找这个白市长的儿子去啊?再说了就是找到他他也未必愿意给我作证啊,毕竟他是和老魏那小子一起的。还有人家估计也会顾及怕给他家市长爹带来影响不肯来作证的。”景笛电话里嘿嘿一笑,我说:“景笛你笑啥?”景笛说:“这人我认识,关系还不错,他叫白东初。”

这景笛一句话让我十分开心,电话里他向我保证这事一定能办好,随后他就联系小白,叫我放心。挂断电话,我回歌厅,静儿沏好了一壶绿茶,放在我的桌子上。近来静儿很少跟我说话,除非有事情。我知道她心思,却也只能装糊涂。喝了几口茶,倒下想睡却睡不着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净是事情。又想媳妇和孩子了,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不知道在干啥,这种生活好像不是自己想要的。回家的时候,老婆说我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我说咋不一样她也没说,太乱了。孩子非常可爱,可我呆在孩子身边却很少,不知道这样下去我会走向哪里,思来想去心中烦闷。胡思乱想间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电话响了,是景笛打来的,我赶紧接。电话那头景笛说晚上出来吃个饭吧,他和小白已经约好了,我说好的,地点你选,饭钱我掏。景笛说:“锋子,你有病吧?你跟我算这么清干嘛?咱俩谁跟谁啊?“我说:”得得,你看着弄,我一切听指挥还不成吗?“说着定下了晚上的细节此处不提。晚上我把歌厅的事情交待了小五和老费一番,这哥俩这回说啥也不敢出去玩了,一再说锋哥你去忙我俩一定哪也不去在家守着,我打个的直奔饭店。

灯火阑珊,夜幕下的晚市非常热闹,人来人往依旧很嘈杂,谁又知道这夜色下的东北城市里,掩盖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饭店的单间里,景笛已经先到。我俩打个招呼我把皮衣脱下放在一旁坐在景笛身边,景笛说事情已经跟小白说过了,也了解了。原来这老魏是通过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小白,自从知道了小白的父亲的身份之后就想方设法巴结,小白也很反感他。这不是最近这老魏不知道又有啥事想要求小白跟他爸说说,所以才死乞白赖的请小白吃饭,没想到狗改不了吃屎,这老魏喝点马尿就本性难改跑到你那去闹事去了,也是该他倒霉遇到了你。这小白呢,跟我早就认识,高中时我俩还一个学校的我比他年级高。我爸跟他爸关系也不错,就这样我和小白也经常联系着,下午我跟他一打电话说你这事需要他帮忙他一听说出乎意料的也没犹豫就答应了,我还有点奇怪,后来电话里小白跟我说他对你印象很好,想跟你交个朋友,我才明白咋回事。

说话间传来敲门声,门一开小白站在门口,这小伙子下午的时候我没仔细看,嗬,长的圆圆的脸白白净净的像个大姑娘,穿着也十分得体讲究。大家落座,一番介绍后推杯换盏,大家都是年轻人,话题爱好相同,很快就活络起来。小白也是个是实在人,没等我问到这件事就主动提起来了,他说:“锋哥,下午景笛哥给我打电话说过了,你下午这件事我在场,确实责任也不在你这,虽说呢要是别人我是不想管的,毕竟还得考虑我爸这块的影响,但是,一呢这事景笛哥找的我,我必须得办。二呢锋哥我下午一见面我就觉得你这人可交,不知道咋地就想跟你交朋友,这是我心里话,所以这事你放心,我去到分局去做个证,这事就到此为止了,分局那边有景大爷景副局长在那,我这边去作证了怎么着也得给我爸面子吧?这事就平了。那老魏我也烦他跟他在一起准没好事,正好就这事就把他给甩了省得他以后老找我求我爸办事。这事就这么定了,咱哥几个好好喝一顿,以后咱哥几个好好处。“我一听这小白年龄虽然比我们小,但是说话办事不但很稳重还非常实在,心里也非常高兴,三个年轻人酒兴大开不知道又喝了多少。

几天后,老高也回来了,也打来电话询问,老谭那边传来话说分局已经不追究我这边了而且还给了老魏一个处分,这里边的事我当然心里清楚也没跟他细说。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临近春节,歌厅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生意好,静儿和小姐们的收入也都还不错。小五和老费这边我每人给了2000块钱让他们寄回家里,毕竟他们出狱有一段时间了,也该往家寄点钱捎个信省的家里惦记。俩人接钱的时候都快哭了,从进入社会到蹲监狱再到刑满释放回到社会他们就没有人这么关心过。小五红着眼睛说:“锋哥,你对我俩太好了,你说吧,你以后想让我干啥事都行,就是让我杀人也行,真的,锋哥你就一句话,我俩肯定上。“看得出来俩人是真心的感激我,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这天,我正琢磨着春节歌厅里是不是需要布置布置漂亮一点,突然接到我父亲的电话:“小锋啊,你景大爷家景笛让人打死了,和他一起出事的还有一个白副市长的儿子,你回来一趟咱得去看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