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银美林表示,随着市场从为流动性欢呼转而担心流动性缺失,QE结束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并且其影响非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宽松可弥补。

据美银美林,自09年9月QE1开始实施到QE3于去年10月结束,主要资产的年化回报率如下:股市20%,高收益率债券18%,地产投资信托基金31%,就连大宗商品价格都涨了。自QE3结束以来,全球股市上涨了1%,高收益率债券跌了4%,大宗商品跌了34%。换言之,美联储结束QE的影响很大,并且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接力宽松无法弥补其影响。

20151026_big31

在当前新“敌意”投资环境下...做多那些受制于QE的资产(美元、波动性和银行股)基本上能够获得成功,尽管做多银行股是个例外。同时,做空那些因为QE的实施而成为大赢家的资产(例如,高收益率债券、新兴市场债券)也颇有回报。

讽刺的是,尽管最近几年驱使着投资者风险偏好大增的一直是“流动性”,而今年导致债市和股市风险厌恶情绪滋生的也正是“流动性缺失”的预期与担忧(近期与客户的聚餐中,管理超过10亿美元的首席投资官们最大的抱怨就是“流动性缺失”)。这一预期的形成正是一系列马不停蹄的“惨痛交易”酿下的苦果:

20151026_big32

更近期来说,美元/原油/中国/信用债驱动的衰退/违约恐慌使得市场情绪从谨慎乐观转为绝对悲观,多仓遭到大幅削减,过去18个月中,支撑多头的三大信念正快速淡化:


1. “坏消息即是好消息”的模式使得投资者跑在央行前面,增加对新一轮QE的风险曝露。

2. 鉴于债券收益微不足道,除了股市外“别无选择”。

3. 认为美国经济和美联储将驱动美元走强,从而认为“强势美元剧本”将取代“弱势美元剧本”。


10月的“惨痛交易”于是就变成了风险资产的大涨。美银美林表示,欧洲央行、中国央行、美国科技股好于预期的EPS,以及太多的人等待着衰退、违约、全世界PMI跌破50等“事件”出现这一现实,都造成了风险资产近期的逼空,尤其是标普500指数,都重返2060点的关键阻力位了。

正如华尔街见闻今日提及,近期美股的反弹让投资大佬直呼这是“打脸”行情,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纽约投资机构Fundstrat联合创始人Tom Lee表示,过去一周美股的上涨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打脸”行情,对走势的误判导致很多投资者并未受益。“所有人可能都错过了,前期的抛售让人们熊市情绪浓厚。”

自8月25日跌至十个月低点以来,标普500指数已大涨11%,收复1.4万亿美元股票市值。

然而与此同时,过去两周有13家公司股价单日跌幅达到或超过10%,为四年来最严重情况,甚至不乏沃尔玛、哈雷戴维森等超大型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