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子曰: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p><p>在“天地人”结构下,道家的“无为”立场,对“人为”抱有极大怀疑。何谓“无为”?无人为也。道家相信“天地人”结构中有一先天自然之道,所以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之论,进而假设人最初的状态最接近自然,因此要返朴归真,要能婴儿,进而要破除一切人为刻意,诸如此类。儒家是不会假设什么先天自然之道的,儒家不相信任何脱离现实的所谓智慧,不相信有什么先天的智慧先验地存在,更不相信只要找到这种智慧就一通百通、成圣成仙。儒家只相信智慧是人为的,是实践的,是实践中来的。</p><p>“有为”,儒家的基本立场,就是一切以人类的现实实践为基础,人类的一切智慧离不开人类的现实实践,而现实实践也离不开智慧的总结。由此可见,孔子和马克思还是这样心心相印。“由”是“知”的基础,没有“由”,无所谓“知”;但“由”离不开“知”,依“知”而“由”而“为”,才有新“知”,才有创造、创新,而这才是最根本的智慧。而这最根本的智慧也不是凭空而来的,也是由人的历史实践而有的。而且,这种实践而智慧,智慧而实践的过程就是“易”,就是生生不息的人类生存本身。</p><p>孔子说:实践教导你,以此而有智慧啊。依智慧而进一步实践,以此而有新的智慧;不依以实践而有的智慧进一步实践,就不会有新的智慧。这,就是最根本的智慧。</p><p>放到投资市场里,任何级别的所有走势,都能分解成趋势与盘整两类,而趋势又分为上涨与下跌两类。以上结论,不是从天而降的,而是从无数图形的分析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正如《论语》所说“由诲女,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个从实际图形中总结出来的简单经验,却是一切有关技术分析理论的唯一坚实基础。这个基础,所有接触技术分析的人都知道,但可惜没有人能深究下去,然后就沉入技术指标、交易系统等苦海不能自拔。试想,基础都没搞清楚,又有什么可立起来?而基础稳固了,技术指标、交易系统等都是小儿科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