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即使过得不好,是所有人过得不好,其实今天过得好的人并不多。你看股市,倒霉的人、赚钱的人都有。很多人讲炒股,记住,天下没有人靠炒股发财,没有。要靠投资才能赚钱,投资和炒股是有巨大差异,刚才主持人问‘那个谁啊?你弄创业那么辛苦,还不如弄个投资’。好像投资很轻松一样,郭广昌投资头发都没了。

投资是你要对资金负责,我们现在很多人买股票,从来不问别人,连公司做什么生意都不知道,反正听张三说要涨他就去买,那是肯定要死的。投资要研究多少东西啊,对不对?

 很多问题,我们将来要记住一点,看透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看不透。什么叫恐慌?恐慌就是你不知道未来,你就知道这是机会。我相信凭我们的能力,凭我们今天的员工素质,凭我今天投资下去对未来的坚持和坚守,绝大部分人不行,我们未必不行;而绝大部分人不行,我们行了。你只有这么去思考这个问题,看透了,你怕什么呢?

今天,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千万不要对立。中国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虚拟经济,都是婴幼儿期。中国有几个真正的投资大师?你们请问,那些炒股票的人,天天看报纸、听广播的,他们干嘛自己不去买?我发现世界各大基金的老板,我都认识,他们从来不听,他们买什么从来不告诉别人。所以我自己觉得,中国的虚、实都还是初级阶段,我们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是大家记住,这三十年的发展,我们的生意做得太顺利了,国家发展得太顺利了,我们没碰上过危机。欧美几百年的企业,他们不知道倒了多少,又再做起来的不知道多少了。我看那帮老头,前两天在英国碰上那几个80多岁坐在那,哪个人身上没有五六个洞?所以,我觉得中国30年已经很幸运、平稳、高速地发展了三十年,未来的三十年,是你亮本事的时候,也就是说,前三十年,你练出来的毅力、能力、团队,这样的一整套,在这个时候能发挥真正的作用。

当然也有说,现在政府不作为了。你也别怪政府,政府以前搞经济也太容易了,现在突然碰上危机,有的政府不晓得该怎么办。不是他不作为,是他不知道该怎么作为。大家都要互相理解,对吧?招商进来是刚开始的第一步。一个企业生孩子最容易,孩子养大最难,养大有出息更难。

所以我们国家在经济建设的政府和企业里面,缺了大批经济人才。这个的储备、准备,是需要时间的。而在座的我们以及未来的年轻人可能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你今天做准备正好,否则呢,我觉得我们都是过惯了三十年的顺风顺水,碰上了一次倒霉的事情觉得就有多倒霉,其实没多大点事。所以大家放心。

那么,另外一个我也看到,实体怪虚拟,虚拟怪实体,失败者总在怪别人。成功的人总在怪自己——哎呀,我怎么没把握住这个?哎呀,当时讲过怎么就没有听见?哎呀,我儿子跟我说的时候,我怎么没注意呢?这些人都会成功。但是,那些怪别人把自己搞翻掉、把自己弄开的人,都没出息。我看到无数的人,所有的成功者都在检查自己,所有的失败者都是别人的错。一会怪政府。就像打高尔夫球一样,不行的就怪天、怪地、怪杆子不好、怪球童走路太响,反正我们都会怪,都不会有出息。

所以我们还要自己检查自己,不断地反思、不断地反省,别人成功了,去欣赏别人,要学会欣赏;即使别人失败了,也不要觉得别人很愚蠢,我告诉大家,几乎所有企业犯的错,是90%的人重复犯了99%的错,你们要去思考下。天下其实没有那么多愚蠢的人,人与人之间相差的真不多,只是你会不会去反省、会不会去欣赏、你会不会熬一熬而已。

好企业都是在诞生在坏时代。我想讲一个例子,英国和美国在两百年以前竞争航运是很典型的。英国的船那时候垄断了整个海运,美国人来了,和英国竞争,没多少年,美国就把英国打败掉了。你知道为什么打败,原因很简单,欧洲人、英国人不敢冒险,而美国人敢冒险,欧洲人一看风不对,今天就不出去了,但美国人照样出去。美国人22个月船行到广州贩卖茶叶,路上几乎是各种风浪。所以他们吃的都是雨水加咸鱼,省下来的那点钱让每一公斤茶叶少了5分钱。正因为少了那5分钱,才完全抢下了这个市场,然后英国人说,我们的船比美国人好。美国人说现在航船技术变化那么快,坏了再换个新船,然后零部件坏了继续上,形成了美国链条中的零部件也起来了,一个行业就诞生起来了。敢不敢冒风险,敢不敢迎接挑战,敢不敢改掉昨天自己觉得很熟悉的东西,这是我们今天要去思考的。

~~~节选自10月25日下午,第三届世界浙商大会第三场论坛“新作为——创客好时代”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浙商总会首任会长马云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