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十三五”规划建议中有关金融监管的提法相对“十二五”规划纲要似未有明确的变化指向,不过习近平总书记在对“十三五”规划建议作的说明中提到,主要经济体在多个领域统筹监管的做法值得研究和借鉴,分析认为或意味着未来金融监管格局临变。另外“十三五”规划建议首提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被认为更有针对性和目标性。</p><p>统筹监管值得研究和借鉴</p><p>习近平说,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发展明显加快,形成了多样化的金融机构体系、复杂的产品结构体系、信息化的交易体系、更加开放的金融市场,特别是综合经营趋势明显。这对现行的分业监管体制带来重大挑战。近来频繁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也再次提醒我们必须通过改革保障金融安全,有效防范系统性风险。</p><p>国际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主要经济体都对其金融监管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而主要做法是统筹监管系统重要金融机构和金融控股公司,尤其是负责对这些金融机构的审慎管理;统筹监管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包括重要的支付系统、清算机构、金融资产登记托管机构等,维护金融基础设施稳健高效运行;统筹负责金融业综合统计,通过金融业全覆盖的数据收集,加强和改善金融宏观调控,维护金融稳定。习近平说,这些做法都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p><p>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宏观研究员赵庆明认为,这或许意味着一行三会格局将有大的改变。</p><p>此前已有声音建议从分业监管回归混业监管,不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说,从未来监管的发展趋势来讲,监管和监管机构统一化会是大势所趋,但是考虑到金融机构之间性质和风险特征的差异,不会简单地将一行三会合并,而是先要形成功能监管的框架。</p><p>郭田勇表示,中国的金融机构间功能、性质、风险结构差异很大,区分不同机构监管是很必要的。金融机构混业经营的大背景下,对于功能相同、性质相同的业务,要形成监管标准的统一化,这样才能防止出现监管套利或监管空白,营造金融业统一公平的竞争发展空间,这点非常重要。</p><p>全力提高服务实体经济效率</p><p>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相对“十二五”规划,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为“十三五”规划建议首提。赵庆明认为,这更有针对性和目标性,知道金融偏离了服务实体经济的轨道,往往就会出现金融危机,但是即使没有偏离,如果效率不高,也不利实体经济的发展,而当前我国确实存在这个效率不高的问题。10月30日,银监会党委会在对全系统贯彻落实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的具体部署中,所提第一条就是要全力以赴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p><p>具体来说,“十三五”规划建议提到要健全商业性金融、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补充的金融机构体系。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机构体系,扩大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发展普惠金融,着力加强对中小微企业、农村特别是贫困地区金融服务。</p><p>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评论说,长期以来,银行融资在社会融资结构中居主导地位,但银行在战略和客户定位上的无差异化竞争和不同主体对金融服务需求的多样性之间存在错配,导致信贷资源过度集中,普惠金融难以有效发展。因此,随着后利率市场化时代的到来,商业银行将走上差异化、错位竞争之路。同时,市场准入放开,越来越多民营银行的设立以及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对构建一个多层次、广覆盖、差异化的银行机构体系大有裨益,将在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方面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p><p>赵庆明则以此预期,今后将会进一步降低银行准入门槛,会出现更多中小银行尤其是民营中小银行。郭田勇的看法类同,认为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不断推进,银行业准入的不断放开,中国银行业也会出现类似于美国的兵分两路的情况,一类银行可能更专注于高端客户、投行业务、国际业务、金融衍生品业务等,业务出现“朝上走”的特征,而大多数银行尤其中小银行业务格局会朝下走,呈现社区化特征,业务定位中小微企业金融、个人金融以及三农金融等,整个业务格局向下倾斜。</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