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小孩过生日有礼物收,年轻人过生日凑个热闹,中年人过生日则没什么讲究。</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就像此刻,看着迎面而来的45岁生日,我似乎无动于衷,仿佛这一天和其它日子没有任何区别。</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其实区别还是有的,过了这个生日,我又老了一岁。</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中年人过生日,首先想到的是父母恩情。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随着年岁的增长,我越来越知道,受难不止是十月怀胎的辛苦、不止是临产分娩的痛楚,更有无时不在的操心和牵挂。父母享孩子的福总是很少很少,为孩子受难却是一辈子。</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中年人过生日,不会想到理想和追求。少年时,眼里的世界是漫漫长路;青年时,身外的世界是辽阔海洋;中年时,脚下的人生一眼就能望到底,没有了憧憬却也更从容,失去了念想倒也更洒脱。谁梦见了深潭的第一瓣落花?谁亲吻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所有的执迷,都是不悟;所有的寻觅,都是催眠。</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中年人过生日,更不会想到爱情。人到中年天过午,爱情是一件奢侈品,我早已没了爱的资本。不敢爱、不能爱、不想爱,不是因为身体和心情,仅仅是因为,已经爱过。爱情,对每个人来说,一辈子只有一次,爱了就是爱了。深刻的爱一定是专一的爱,圆满的爱一定是唯一的爱。曾经沧海难为水,一次真爱就是一次生死。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牵手一生是爱的永恒;没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生的凋零也是爱的重生。越简洁越优美,越纯粹越高贵,浮华的泡沫不懂寂寞的魔力,善变的心灵不懂坚守的美丽,阅人无数的小技怎比得上与子偕老的传奇?</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中年人过生日,可以谈谈股票,股市人生总是有的。对于我而言,炒股似乎是一道生命的填空题,是一种别无选择的选择。貌似突然有一天发现,好像一切有意思的东西都在远离自己,心里面虚虚浮浮、空空荡荡,双手握不住一缕空气,职业的天花板就在那里,生活的圈子就在那里,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找到存在感。这时,记忆中股市搏杀的场景被点穴了,那个曾让自己伤痕累累的地方在召唤,那里好像有点事可做,于是,在百无聊赖、千帆过尽、万籁俱寂中,我开始回到股市的最前线,只想证明给自己看,我来过,我赢过---然而,那些失去的如花的青春永远也赢不回来了。如果时光倒流,让我重新做一次选择,我永远不会去触碰股市,那些付出、那些挣扎代价太大,我的人生本来应该是另一个样子,男人的舞台本应溢光流彩、灿烂辉煌。</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中年人过生日,作为一个博主,多少还要向粉丝交代点什么,那就把前两年过生日的感悟送给大家吧:</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年轻的时候喜欢悲剧,喜欢慷慨悲歌,景仰正义和崇高的力量,在英雄的悲情中历尽沧桑;人到中年变得喜欢喜剧了,缤纷的色彩、和谐的音韵、热闹的烟火,一切有喜感的东西、所有大团圆的情节,都是我乐于见到、惯于接受的。然而,爱情的宿命、人生的无常、个体的卑微,总在春风未起时雪满天涯,总在情理之中时出乎意料,无助、无奈、无根的思绪接踵而至,告诉你世上从来没有至真至纯的美,人生的戏台上依旧摆满了一个杯具,又一个杯具。无力到达的地方太多了,从灵魂抵达不死的梦想,你把心举到无上的高处,垂死挣扎,悲欣交集。</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浩淼的宇宙意识和刻骨的宿命感,伴随着人类文明的每一个足印。其中最刺痛的两个词是:美人迟暮、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是时间的凋零;英雄末路是空间的桎梏。而时间和空间其实是一回事,美人年老色衰,命运收藏了曾经的容颜和欢爱;英雄日暮途穷,流年耗尽了最后的才情和梦想。因此,对于40多岁的男人来说,最悲凉的莫过于:他终于知道,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宏图可展了;终于承认,自己和别人一样庸常、卑微、无力;终于含泪转身,浪漫是一道消逝的风景。他的心沉下去,没有回声。</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我们与时光一起漫步,看尘世繁华,看沧桑变化,看年华在指缝中一点点漏成沙。少年瑰丽的梦空如蝉蜕,青年铿锵的路软似泥沼,正当中年,更愿意把自己走成一道静静的风景,在低到尘埃的心里倾听天籁,在黑暗的深处散发微芒。</span></p><p style="text-indent:43px"><span style="font-size:21px;font-family:仿宋">你好,45岁。</span></p><p><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