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自股市诞生开始,各门派独树一格,彼此间针锋相对。近几年A股江湖中,以逻辑派、地图派、成长派、价值派、趋势派较为出名。庵认为,各派只要能自圆其说,长期做到多赚少亏,那自是不错的。而对于学习者而言,一是要判断各门派的风格是否适合自己;二是对于本门派的长短板,要有尽量客观的认识,因为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也有自身的命门。随着市场的不断变化,总有一款适合你,也总有一款让你痛不欲生;三是要慎重看待融各派所长,以免走火入魔。我们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句话的意思是,针对不同形势出不同的牌,要不慎,把将和土都使出来了,那就是把将给掩了。</span></p><p><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逻辑派</span></strong></p><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代表人物有洪榕和吕健中。洪榕去年先是判断出券商要出大行情,然后是判断出行情会转向中小盘,而吕健中我记得有一次提出了航空股的逻辑,当天(还是隔天,忘记了)航空股就大涨。对于这两位,我只能说,神!但不是我的菜。因为他们炒股,靠的是自己作为专业投资者日积月累的内功。对于同一件事,你可以说出十个看多理由,也可以说出十个看空理由,即使你看对了,市场买不买账,还不是你说了算。至少就我看来,去年大行情启动时列出的那些理由,在那之前就存在很久了,现在也大多存在,那为什么就有股灾呢?讲逻辑,那是行家的看家本事,也是非行家的免责书。看了N多V在雪球上天天晒逻辑,特别是一个蓝姓中V,他逻辑几天变一次,思维拐弯幅度之大我怀疑会闪到腰,每次都十分有道理,你要是受此影响亏了,他会说,我只是晒我的逻辑而已,又不是操作建议。还有另一个V,后来我也取关了,也是逻辑一大堆,当时他晒过一只股的逻辑,我看了十分认同,就买了,然后就是因为太认同了,所以持股硬是持到股灾结束,跳楼的心都有了。总之,我认为,逻辑派,是真有高人的,问题是这一派看人看资质,就像中医一样,确实是有大家,然而大多数中医都无语。</span></p><p><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地图派</span></strong></p><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代表人物岗仁波齐,去年辛巴也属这一派。岗位波齐和辛巴这波牛熊都是拿着地图炒股,其实我一开始挺怀疑的,总怕有个万一。后来岗老先生一句:如果你怕万一牛没了,那你还来股市干嘛?我就不再怀疑了。这一派其实在本次牛熊之前,都是战绩十分可观的。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大家都觉得这一次不一样。嗯,这一次真的不一样。先是牛三没了,然后是没经过大跌,现在似乎牛又来了。对于蓝筹行情,照样有刻舟求剑之嫌。2007年,那是银行地产如日中天,而这一次是昨日黄花,说蓝筹收官,叶良辰和逻辑派都不服!总地来说,这一派的命门就是经验主义,没有做到“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赚钱,那历史学家还在学校教书干嘛?当然,把地图作为一种可能出现的局面,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提前布局,再持续关注是否如地图所示,倒是一种不错的思路。</span></p><p><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成长派</span></strong></p><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代表人物英科。其实看过上述两派可以发现,炒股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但是,人是不可能考虑到这么周全才做决策的,所以典型的做法是,投资者把自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提炼出来,把其它因素归为非重点考虑因素。从决策的角度来说,这是必须的,但是所要承担的风险,就是当那些被列为非重点考虑的其它因素,实际上已经变成重点因素。英科近年战绩辉煌,我也认同他的能力,所以尽管他的微信服务好贵,尽管我从来没跟他买过任何股票,我还是订阅了新一年的微信服务。但问题是,他的投资体系,依赖于一个我认为很重要,但被他列为非重点考虑的因素,那就是创业板长牛。他考虑的重点因素,是高成长。这样说吧,在股灾中创业板走熊,他市值据说回撤七成,最近回来了一些,伴随的是创业板又强势上20周均线。你会相信说,高成长比板块走牛重要?对于创业板,对于高成长,对于新经济,我百分之百认同,问题是,看成长性,我现在入不了手。</span></p><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nbsp;</span></p><p><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价值派</span></strong></p><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这一派就多了,不过大多形似神不似。价值派最风光是在2005至2007大牛股中,而当时最风光的但斌、李驰,无一不是在市场极低估的时候入市的,李驰更是在极高估时清仓而名噪一时。如果但斌如他所言买的都是他说的那些股票的话,那长持到现在也会很不错的。李驰失蹄是在2009年开始,一是没有在极低估时买,二是过于集中,三是,嘿嘿,我怀疑他后来变节了。总之,巴菲特说了,在极低估和极高估时他看得出,其余时间他看不出。而我看到的众价值派大师,总是在不高不低时拿着显微镜在那里量,然后迫不及待地要交易,甚至重仓,美其名曰时间是价值的朋友。就我理解,只有在极低估和极高估,才有价值投资一说。像今年股灾前,我拿着银行,明明已经在登顶了,还认为相对低估,有相对价值,这是自欺欺人。很明显,价值派的命门就在于,除了极低估和极高估之外没有任何机会。</span></p><p><strong><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趋势派</span></strong></p><p><span style="font-family:&#39;微软雅黑&#39;,&#39;sans-serif&#39;">代表人物阿贵。早年的阿贵是价值派,后来他出柜了。据说上轮牛熊他做得相当不错,我没跟踪,但这一次牛熊,除了股灾中有一天他发神经说要到一万点之外,他的操作和建议可以说是完美的。虽然他早已标榜不看价值,但我觉得他是融汇了,连自己都没意识到。举个栗子吧,按理说,在股灾之前,创业板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是非常强势的,但他却没有因为强势而交易创业板,反而他说,创业板非常高估,不能碰。这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他认为在极高估时,应该考虑价值的因素。弱弱说他是价值为基础,趋势为引子,虽然他做得不错,但我不认同他这句话,因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市场上哪有价值啊?但我替他换了一个表述,应该是相对低估为基础,趋势为引子。也就是说,在极低估和极高估时,要切换成价值派的思维,分批买入或卖出。但在此中间的大把时间和空间,作为价值派你就不能动,要动的话,就要切换成趋势派的思维,因为此时已经不便宜了,趋势随时会变,所以,要以相对低估为基础,这样一旦趋势变了,死相会好看一些,而不会像那樽腊肉一样,妆化得像猴屁股一样红。</span></p><p><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