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法云: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投资者要想在股市中生存和发展,就必须跟庄。要跟庄,就必须摸清庄家的底细,最重要的当然是庄家的持仓量和成本。这两样是庄家的最高机密,是不可能泄露的,我们怎样才能从K线图和成交量中巧算庄家的持仓量和成本呢?据认真分析和研究,认为用换手率来计算应当是准确的。

换手率=成交量/流通股总数X100%。因为我们要计算的是从庄家开始建仓到开始拉升时这段时间的总换手率,因此,根据经验,以周线图的参考意义最大。
参看个股的周K线图,周均线参数可设定为2、10、20,当周K线图的均线系统呈多头排列时,就可以证明该股有庄家介入。只有在庄家大量资金介入时,个股的成交量才会在低位持续放大,这是庄家建仓的特征。正因为筹码的供不应求,使股价逐步上升,才使周K线的均线系统呈多头排列,我们也就可初步认定找到了庄家。
无论是短线、中线还是长线庄家,其控盘程度最少都应在20%以上,只有控盘达到20%的股票才做得起来,少于20%除非大市极好,否则是做不了庄的。如果控盘在20%-40%之间,股性最活,但浮筹较多,上涨空间较小,拉升难度较高;如果控盘量在40%-60%之间,这只股票的活跃程度更好,空间更大,这个程度就达到了相对控盘;若超过60%的控盘量,则活跃程度较差,但空间巨大,这就是绝对控盘,大黑马大多产生在这种控盘区。
为什么会有这种规律呢?因为一只股票流通量的20%一般是锁定不动的,这些是绝对的长线投资者。而剩余的80%流通筹码中,只有其中的20%是最活跃的浮动筹码,如果你把这20%的筹码收集完毕,市场上就很少浮筹了,所以能够大体控盘。而最后的60%就是相对稳定的筹码,若庄家再吸纳一半,即30%,那么庄家手中的筹码就是50%的控盘,加上长线投资者的20%,等于庄家控制了70%的筹码。

这样,庄家就能控制股价的运动方向。这也是大多数庄家所采用的控盘程度。若庄家控盘60%以上,外面的浮筹只有20%。庄家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控制股价。投资者要跟庄时,最好跟持仓量超过50%的庄。当然持仓量越大越好,因为升幅与持仓量大体呈正比的关系。
一般而言,股价在上升时庄家占的成交量为30%左右,而在下跌时为20%,而上涨时放量,下跌时缩量,我们可初步假设放量:缩量=2:1,则在一段时间内,庄家持仓量为(230%)-(120%)=60%-20%=40%,即在上升时换手率为100%,以及下跌时换手率亦为100%时,庄家的控筹程度初算结果。
但这样计算过于复杂,我们可粗略计算,在这段换手总率为200%的时间内,庄家可能持筹40%,则当换手总率为100%时可吸纳的筹码应为(40%)/(200%)100%=20%。
我们从周KD指标低位金叉以及周成交量在低位温和放大之时开始计算,至你所计算的那一周为止,把各周成交量加起来为周成交量总量,然后再除以流通盘再乘以100%,即为换手总率。若换手总率为100%时,主力的持仓量为20%,若换手总率为200%时,庄家的持仓量为40%,若换手总率为300%时,庄家的持仓量为60%,若换手总率为400%时,庄家的持仓量为80%。这是依据每换手100%,庄家可吸筹20%的结果推算的,依此类推。
一般而言,当换手总率达到200%时,庄家会加快吸筹,拉高建仓,因为低价筹码已没有了,这是短线介入的良机,而当换手总率达到300%时,庄家基本都已吸足筹码,接下来庄家是急速拉升或强行洗盘,应从盘口去把握主力的意图和动向,切忌盲目冒进而被动地从短线变为中线,这时,我们就要参考一下短线指标KDJ了,特别是60分钟KDJ指标,若处于较高位置,可等待指标调低后再介入。这样既可提高资金的利用率又可避免短线被套。
通过计算换手总率,我们就可大致判断主力的建仓及锁筹程度,这样可使自己的利润最大化、时间最短化。特别对分析那些刚上市不久的新股准确率较高。在平时的看盘中,我们可跟踪分析那些在低位换手率超过300%的个股,然后综合其日K线、成交量以及结合一些技术指标来把握介入的最佳时机,必有厚报。
接着,我们还要计算庄家的成本,我们将采用下列两种方法来估算:
1、若你用分析软件则最简单,用相应的键就可估算出换手率及成本价,这是最精确的算法;
2、一般而言,中线庄家建仓时间大约在40-60天,即8-12周,取其平均值为10周,则从周K线图上,10周均价线我们可客观认为是主力的成本区这种算法有一定的误差,但不会偏差10%。
作为一个庄家,其操盘的个股升幅最少在50%以上,多数为100%。一般而言,一个股票从一波行情的最低点到最高点的升幅若为100%,则庄家的正常利润是40%,我们把主力的成本算出以后,然后在这价位上乘以150%,即为庄家的最低目标位,不管道路是多么曲折,股价迟早都会到达这个价位,因为庄家若非迫不得已,绝不会亏损离场,庄家资金大,进出两难,有时,你也抛也抛不出去呢?这是庄家永远的心痛。
这就是我们所应算出来的庄家的底细,我们看清了庄家的底牌,就可以做到在操作上有的放矢,不再惧怕庄家的软硬兼施,看清了股价的涨跌,不过是庄家跟我们玩的心理游戏,如此这般,岂有不胜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