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title


第一部 第十八章

那年,那社会

那边我们看着护校队的高三男生们边踢边扭送那个人穿过操场去保卫科,这边校外的土路上尘土飞扬的开来了一辆军用跨斗摩托车和一辆大解放卡车,都是军绿色的,是我们当地派出所的。当年派出所就是这样的装备,有挎斗子(东北对于挎斗摩托车的别称)和大解放就已经很不错了。就见从车上下来几个警察,简单的问了周围的同学几句话后就一头一个抬起了那个叫做梁三的人,就见他俩悠了几悠荡了几下,一甩手就把梁三扔到了大解放的卡车上。而那个叫做梁三的人,满头的鲜红色的血,当时看着是跟死人没有一点区别的。后来,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人,而这个叫做“梁三”的名字却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记忆中。

初一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后来据说这个梁三是来帮校内的某人打架的,那时候校内谁要是挨欺负了,就会先提起校外有名气的谁谁谁,如果能镇唬住给自己挽回点面子也就罢了,如果不能,那就只有找校外的人来帮自己打架了。后来,听说那些高三的护校队的男生被学校保送去了一些大学,继梁三事件之后,学校的教学秩序和纪律非但没有搞好,反倒更加混乱了。

先简单介绍一下我那学校的环境吧。有朋友说,哥,你是不是写跑题了?写的是你歌厅的事情怎么跑到了学校风云了?其实我写这些是有一定道理的,而且不得不介绍,等以后你们就知道了,这里就先不剧透了。

我们学校周围都是现在说的“棚户区”,其实那时候住楼房的没有几个,大部分都是平房,一趟趟的平房胡同生长着许多社会最底层的人家。在八十年代的严打后期,虽然随着83严打杀掉了一批人,包括该杀的和不该杀的。虽然震慑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当时一批年龄相对较小和被严打掉的一些人的兄弟们又如雨后春笋般成长,很快的就又形成了气候。在85年,也就是我刚上初一的那一年,学校周围东、南、西、北各有一股势力把守一方。东有洪彦斌,西有兰鹏,南有利墩、利浦哥俩,北有梁三。当然没多久梁三就在我眼前被废掉了。那时候护校队也不是都管用,毕竟还要放学,有时候还要耍单,万一得罪了人被堵在放学路上,那即使学校保送大学也可能没机会上了。所以在梁三事件之后可能是因为事情后果比较严重,学校和护校队学生家长都有所顾虑吧,从那以后再没有看见过护校队学生那么积极地去维护学校治安了。东面的洪彦斌是我小学的同学,一到三年级我俩是一个班级的。那时候还小,但是他就比我们的思想都更复杂。那时候知道他家比较穷,他没有爸爸,妈妈的精神也不是太好。他还有一个妹妹,兄妹俩经常穿的脏兮兮的衣服。那时候我和彦斌还有另外两个同学我们四个关系很要好,经常逃课一起出去玩。那时候洪彦斌就跟我提起过想带着妹妹离家出走的想法,是因为当时我跟他说我在家挨揍了不敢回去,他就这么鼓动我说的。后来的情形我就记不太清了。小学四年级我转学了,等到上了初中后就听说另外两个同学一个也转走了,另一个同学哥哥被枪毙,而他自己的脚筋被砍断了,那个同学的名字我就不想提起了。只剩下这个洪彦斌,因为他家就在我所在的中学的东围墙外,初一的时候就听说他在那一片称王称霸好勇斗狠,是那一方谈之色变的人物。后来还有一次在学校的校门口路过的游街示众的大卡车上看见了被陪绑的他,那时候他那小小的身影站在两个警察中间显得那么不协调。可能是因为年龄太小,没多久他又回到了家里,继续领着一群人在社会上游走,现在想起来,那还是多么小的孩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