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国房地产业正经历住房商品化后最漫长的阵痛期,房地产投资增速从3月首次跌破10%后一路下滑,到目前已经降至历史最低点——2%。

此后,全国各个城市相继出台各类配套政策:限购放开,补贴购房……到目前为止,仅剩下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以及三亚还在限购。

11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明确指出,“要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业持续发展。”

10月下旬的温州,天气仍然闷热,市区道路两边见到最多的还是各楼盘的销售广告。

“不是投资,现在谁还敢投资房产。”看房母女向澎湃新闻表示,她们打算买一套120平方米左右的三房自住,“家里亲戚多,房子大一点住着方便。”

黄金十年的破灭

温州当地房企中梁地产副总裁陈永锋回忆,温州楼市从2000年开始起步,市区均价从两三千元/平方米迅速上升到2010年的3万多元/平方米,经历了一个暴涨的十年。“那些年由于经济发展较好,同时土地供应量相对较低,很多人炒房,造成价格快速上扬,作为一个三线城市,市区均价一度超过一二线城市,在2010年时达到了3.5万元/平方米。”

陈德赚举例称,2009年鹿城区的某楼盘,拿地时楼板价9000多元/平方米,加上建安成本等,总成本约为1.5万元/平方米,而销售均价则达到3-3.5万元/平方米,利润超过100%是常态。

陈德赚告诉澎湃新闻,当时买房人都是从200、300平方米的大户型开始买,从高楼层开始买,最贵的最好卖,因为买大赚大,买小赚小。一个客户购买几套、十几套的情况很普遍。

2010年正是市场最热的时候,温州城区(鹿城、瓯海、龙湾)的楼市均价达到了3.5万元/平方米,与一线城市相比甚至有过之而不及。

2010年底,剧情突然出现逆转。当年4月和9月,国务院连续发布两次调控文件。到2011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会议敲定相关八条政策措施,这一政策被称为“新国八条”。

2011开始,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劳动力成本上升、国际市场动荡不定的多重压力,使温州中小企业步履维艰,甚至发生了企业经营困难、资金链紧绷、企业主出走的情况,到9月中下旬至少就有9个企业老板“跑路”的消息见诸报端。

大面积的踩踏影响了包括房地产在内的众多行业的整个圈层,一时间,企业、个人抛售房产现象大面积出现。

漫长的洗牌

温州市民李非(化名)经历了当地楼市调整的整个过程。

2010年,他又在市区买了一套140多平方米住房,单价3万元/平方米。“当时房价疯涨,我是想着投资的。”

李非的一个朋友则完全通过炒房发家。

有一套房子,上午刚付20万元定金摇到号,下午就有人出价38万元买房号。一度,陈先生依靠炒房,资产大幅增值。

据21世纪不动产温州区域中心加盟店店长金益城介绍,他们店所在的区域是市区核心区,楼市大跌前,板块内的二手房均价在4万元/平方米,目前的均价在2.5万-2.6万元/平方米。而今年以来,房东和客户的心态都比较平稳,投资性的需求已经没有了。

一些楼盘出现了烂尾。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项目至今处于烂尾状态,正由政府协调寻求项目转让。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在2011年之前,温州房地产开发主要以本土房企为主,随着楼市的暴跌,不良资产上升的银行不再授信,很多本土中小房企受到冲击,经营遭遇困难。

在鹿城区七都岛,一家原本名为中信温州中心的楼盘已悄然该名为阳光100温州中心。阳光100常务副总裁范小冲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经过这几年的筑底,现在可以看出当地楼市在慢慢复苏,同时,土地的价格也是较低的。而当地的一些中小房企,目前缺少资本市场的融资支持,开发能力也较为传统,因此也给了大型品牌房企参与的机会。

今非昔比,楼市暴利已经不复存在。

走出最低谷

2015年4月2日,温州市出台《关于促进房地产市场持续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从文件发布之日起到今年12月31日,对首次购买新建普通商品住房的购房户,在取得房屋所有权证时,政府给予一定的补助。

立竿见影!2015年5月,国家统计局发布的70城房价数据显示,温州房价首次止跌。

“温州经过几年的调整,到去年年中已经到了底点,今年开始成交量大幅回升,价格趋稳,回归理性,加上前几年土地供应不多,一些购房需求被延后。”新希望地产温州项目总经理姜孟军告诉澎湃新闻。

新希望的第一个项目是和万通合作的温州立体城。据介绍,项目去年底开盘,住宅均价1.4万元/平方米,一个多月时间卖了16亿。

另一家品牌房企则依然保持谨慎。

二手房的价格则开始相对回升。平安易居董事长姜毅表示,从他们公司的情况看,今年3月以来,温州市区二手房市场出现了回暖,市区月均成交套数在1500-2000套,相对市场最差时期已经翻了一倍多,而价格也较年初有10%的回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