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地产不仅牵连到地方财政,而且和银行资产紧密相关。无论个人房贷、开放商、甚至普通公司贷款的抵押物多为房产。这也意味着,倘若中国房价严重下滑,将直接触发银行大规模坏账,进而冲击金融体系,这也是管理层最为顾忌所在。 

根据任泽平的数据,一线和核心二线只有10多个,三四线有几百个,它们占房地产投资的80%。三四线城市持续去库存,再怎么刺激房地产都不可能回到依赖房地产稳增长的时代,靠放水不可能把三四线没有人的城市的房地产刺激起来。

远远脱离市场需求的庞大库存,单凭市场本身难以化解,甚至于单纯靠放水也解决不了问题。怎么办?这只有依靠政府的“智慧”予以驱动。目前官方媒体已有消息传出,棚户区改造将成为“去库存”的重点。即在棚户区改造过程中,以货币安置为主,取代以前的实物安置为主,并且,信贷资产证券化已经确定为主要手段。


通过改造棚户区的方式,强行释放出“刚需” 群体,通过转嫁一部分信贷(结合拆迁安置费用)的手段,来化解庞大的楼市库存压力。据悉,中国开发银行已经在年内累计向棚户区改造及其货币化补偿安置投放总计约4,000亿的信贷额度,这一额度的定向信贷投放已经基本完成,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然而,单凭棚户区改造也不足以消化房地产库存压力。怎么办?中国政府给出的答案是:户籍制度改革带动住房消费,让农民工群体为之接盘。并且,加大农村土地流转力度,推动新型城镇化建设,努力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及其常驻人口在城镇落户。也就是说,庞大的农民和城镇农民工群体,将变身为支撑中国房地产最后的“刚需”,进而起到为楼市松绑作用。

可以说,此举是中国政府最后的杀手锏,但应指出的是,任何国家城镇化建设,除了政府“看得见的手”力促之外,更需要市场“看不见的手”,即,富有生产力和创造力的企业,才是推动新型城市繁荣发展的根本。当庞大的农民群体被动“城市化”后,如果缺乏稳定就业的渠道,则很可能放大未来的不确定性,毕竟,中国廉价出口时代已经过去,并且,在产业结构扭曲和资本持续外流下,无法支撑起中国曾经庞大规模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