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周三表示,中国的供给体系和结构至少存在六个方面的问题,如供给体系总体呈外向型、主要面向低收入群体、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提高过快等,其中高成本是供给侧最致命的硬伤。

  他在北京召开的财经年会上并称,推动经济结构改革要打好四个“歼灭战”,即化解过剩产能、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化解房地产库存促进房地产持续发展、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等。

  “现在的问题,虽然也有需求总量和需求结构方面的原因,但主要原因可能不在需求侧了,我们观察经济问题看到病症很重要,但是找准病根可能更加重要,”他在财经年会上称。

  他认为,中国的供给体系和结构至少存在六个问题,带来了目前经济下滑、投资减速、价格下跌和效益下滑等;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提高过快。

  “最重要的一点,企业生产经营成本提高过快,有些方面的成本不仅高于其他中等收入国家,甚至高于高收入国家,表现出某种叫未富先贵的现象,国民收入还是中等收入的,但生产经营成本却达到了高收入国家的水平,”杨伟民称。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一方面产能过剩、产品不好卖,另一方面成本进一步提高,企业两头受挤压,削弱了自身的盈利能力,“所以说高成本是供给侧最致命的硬伤”。

  至于其它五大问题,杨伟民称,首先中国供给体系总体上具有外向型,但现在外需减少、有些产能过剩了,转向内需当然是一个方面,但要经历痛苦调整,而且有些产能甚至可能无法转向内需。

  其次,过去主要是面向低收入群体为主的供给体系,没有及时跟上国内中等收入群体迅速扩大而变化了的消费结构;第三是供给体系满足多样化、个性化消费的能力相对比较差,总量上产能没有问题,但在花色、品种和规格等方面满足不了消费需求。

  此外,有些产业产能已经达到物理峰值,也就是说价格再怎么降产品也很难卖出去,再怎么扩大投资,需求也很难消化现有的产能;同时还有些产业达到了资源环境约束的承载能力峰值。

  杨伟民认为,国内的供给体系总体是一种中低端产品过剩、高端产品供给不足,传统产业产能过剩、同时存在结构性的有效供给不足,譬如平板玻璃严重过剩、但电视用的大平板等还是不能生产。

  他表示,实行各项政策必须放在如何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如何促进企业发展上,这是国家实力的根基、是经济活动的微观主体。

  “企业之所以叫企业,必须盈利才行,一年两年企业亏损也许能够扛的下去,但是三年四年可能就要有问题了,”杨伟民称,“总之,解决当今中国经济的问题,学习运用宏观经济学是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学好、用好微观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