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就是买未来,这几乎是人人都认同的观点。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人们更愿意把精力押注在成长股板块上。毕竟,一个市场中,成长股永远是备受关注的“宠儿”。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回忆一下,那些跌落最快的“熊股”,其实也往往扎堆在成长股。

高成长,不是想买就能买

成长型投资,往往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简单,也绝非每个人都有幸成为风口上的猪。首先你要能找对“风口”,能够预测新技术的走向、具备预判企业能否成功的商业眼光以及预知未来行业格局的远见卓识。如果没有多年的细分行业研究经验和专业水准,一般投资者很容易陷入各种误区和陷阱。

高成长性投资最常遇到的陷阱

1、过高的估值

最常见的成长陷阱是估值过高——高估值的背后是高预期。对未来预期过高是人之本性,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统计表明,高估值股票业绩不达预期的比例远高于低估值股票。一旦预期不能实现,估值和盈利预期的双杀往往会十分惨烈。

2、技术路径踏空

成长股一般处于新兴行业,这些行业(比如太阳能电池、汽车电池)常有不同的技术路径之争。即使业内的行业专家有时也很难预知哪一种标准会最终胜出。而且这种技术之争往往是你死我活、赢家通吃,一旦落败,可能之前的投入就全打了水漂。这是最残酷的成长陷阱。

3、无利润增长

当下互联网创业风潮正劲,很多创业期的公司都疯狂采用了烧钱模式以在吸引流量、招揽客户。但烧钱模式并非“万金油”,适用于一切公司。比如一些行业用户转化成本和黏度都很高,前期烧钱聚集用户,这自然是高明战术。但对于很多行业(比如B2C电商)客户在不同平台基本没有转换成本,粘性也差,这种无利润的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

4、盲目多元化

为了达到市场预期的高增长目标,有些成长性企业往往会快速扩张,什么赚钱做什么,随随便便进入一个自己不熟悉的领域,陷入盲目多元化。所以一定要警惕那些主业不清晰,为了短期业绩而偏离长期目标的公司。当然互补多元化(例如长江实业和和记黄埔)和相关多元化(横向完善产品线和纵向产业链整合)的公司另当别论。

5、新产品风险

成长股要成长,就必须不断推陈出新,然而新产品的投入成本是巨大的,收益却是不确定的。就算是强大的可口可乐也在新品上栽过大跟头稳健的消费股尚且如此,科技股和医药股在新品上吃过的苦头就更是不胜枚举了。最为悲哀的就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开发出新产品不被市场认可。

6、寄生式增长

有些成长型企业快速增长全靠“傍大款”,例如有的是为苹果间接提供零部件,有的是为中国移动提供服务,这类寄生式的增长不具备可持续性,因为其命脉掌握在“大款”手中,企业自身没有核心竞争力和定价权,一旦下游失去合作意愿,就可能陷入尴尬的困境。当然,那些在自己的领域内达到寡头地位,具备核心竞争力和议价权的另当别论。

7、成长性破产

即使是有利可图的业务,快速扩张时在固定资产、人员、存货、广告等多方面也需要巨大的现金投入,因此现金流常常为负。增长的越快,现金流的窟窿就越大,极端情况甚至会导致资金链断裂,引发成长性破产。例如拿地过多的开发商和扩张过快的直营店(特别是未上市的)。

8、强弩之末

许多所谓的成长性企业其实已经过了成长的黄金时期,却依然享受高估值,因为人们往往犯了过度外推的错误,误以为过去的高成长在未来仍可延续。因此投资时,对行业的成长空间把握不当、对渗透率和饱和度跟踪不紧,这时就容易陷入成长陷阱而支付高估值。

9、树大招风

要区分清楚两种行业,一种是有门槛、有先发优势的,这种企业的成功会引致更大的成功;另一种是没有门槛的,后浪总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成功招致的不是更成功,而是更多竞争。在后一种行业里,成功企业遭致失败的原因往往就是太成功了,树大招风,招来太多竞争。蜂拥而入的新进入者使创新者刚刚开始享受成功就必须面对无尽的跟风和山寨。例如团购,由于门槛低,稍有一两家成功,一年之内中国就有3000家团购网站出现,结果谁也赚不到钱。

10、会计造假

价值股也有这个陷阱,但成长股这个问题更为普遍。一个是市预期增长50%的成长股,另一个是市场期待10%的价值股,那个更难做到?做不到时,为了避免戴维斯双杀,50倍市盈率的成长股和10倍市盈率的价值股,那个更有动力去“动用一切手段”达到市场的预期呢?

结语:

总之,各类成长陷阱的共性就是成长的不可持续性。成长是个好东西,好东西人人想要,想要的人太多了就会把价格抬得很高。而人性有总把未来想象的太美,预期太高,再好的东西被过度拔高后也容易失望,失望之后就变成陷阱了。成长本身并不是陷阱,但人性的弱点中,对未来成长习惯性地过高预期或过高估值,确实是不折不扣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