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做股票,简单说说自己的理解


个人认为,首先要有个确定性的核心,然后用交易体系去对冲掉不确定的部分,最后所得是你的收益。


收益的成败在于核心的确定性是否准确上。

而收益的大小取决于你的交易能力。


我主要做波段,首先选行业,行业内流通盘比较小的,而技术主要用来分析找好

的建仓点


建仓之后就开始进入反复差价降低持有成本的阶段,一般把浮盈做到25%-30%,会减仓扩大浮盈,这样对短期波动就不敏感了,利于波段持股,再最后就是进入收割阶段,找波段的高点,卖出。


这篇文章重点不是谈技术,但是对技术这块简单说几句。

技术分析归根结底要回到三要素上,那就是形态、价格和时间。价格和时间构成形态,波浪是形态的集大成,江恩是时间周期的集大成,价格要专门研究下筹码分布,三大要素落实好,结合技术指标,就可以搭建好一个还算不错的交易体系。

技术回头再写文章聊,现在继续回到行业选择这个话题,行业的选择,在于对时代的发展脉络要有一个清晰的了解。


首先对时代要有个划分,每个时代什么会起来是要知道的。

中国是1949年建国。我们从头说起。

例如,

1950年朝鲜战争,中国人用鲜血换来的前苏联的重工业支持,那时的背景是苏美争霸,中国刚刚建国,主要方向也是军工型重工业,因为那时中国的第一目标还是要站起来并站住。

什么是国家需求,那时的国家需求就是世界还很乱,我们要挺住。


1972 年尼克松访华,中美建交,背景是中苏发生区域冲突,中国政策转向西方,那时中国的目标是我们浩浩中华绝不会去给别人当小弟,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国家主权 一定要抓在自己手里,苏联和美国,苏联是家门口的敌人,这是主要矛盾,美国远在太平洋的另一面,那是次要矛盾,权衡利弊后,决定跟美国一块制衡前苏联。


自50年代末中苏裂痕开始加大,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1991年前苏联解体,从1972年到1991年,差不多20年的时间,前苏联就解体了,诸位知道前苏联是种什么概念么,也就不过20年。那么中美关系裂痕加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各位想过么?中美的话题我们放到后面再说。


也就是从1972那时起,中国开始引入西方的轻工业,从那时起工业不再仅仅是服务军事服务国家立足,而是开始服务于民生,服务于国家发展。正因为有了立国近三十年的奋斗,有了重工业轻工业的基础,才有了邓小平才能在1978年推出改革开放。


从1949到1978,可以说中国的第一个三十年结束了。


以三十年的周期看,第一个三十年,中国完成了自己的重工业和轻工业的基础搭建,并完成了自己的政治路线调整。这是打基础,下面的三十年基本为我们所熟知,那就是改革开放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三十年。


从 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我们加入了国际分工的产业链,而1949年-1978年,近三十年的努力都在为此打基础,正是因为有了那三十年的基础,中国才有资格去参与全球的产业链分工。


而从1978年到2008年,又是一个三十年。这三十年中国完成了什么,大家有没有想过?

中国基本完成了国内的基础建设(房地产造就了很大一批人的财富),完成了中国人才的升级,中国干着最苦最累赚钱最少的活,但是中国人换来了最宝贵的东西,经验和人才,实践出真知,这句话放之四海皆准。当中国有了完整的制造业和与之匹配的人才时,大家有没有想过现在国家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下一个三十年中国的主要方向是什么?现在的矛盾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吗?

中国现在为什么搞一路一带和自贸协议呢?毫不夸张的讲,这不仅仅是个经济问题,还是个政治问题。经过三十年的奋斗,现在的局面是中国是产业资本第一,美国是金融资本第一。

原先中美经济是互补合作的。但两方面的原因导致中美之间必将越走越远。


一方面,中国中央政府主导金融资本,地方政府主导产业资本,随着产业资本的过剩,金融资本逐步异化于产业资本,越来越具有自己的独立性。

另外一方面,

在中国的产业资本发展阶段,中国和美国经历了一段蜜月期。因为中国那时需要美国的金融资本(拉动产业资本的成长)的支持,同时也需要美国的军事(保护贸易路线)支持。

因为美国它在世界各地建立的军事基地曾达5000多个(其中近半数在海外)。冷战结束后,由于国际形势的变化、美国军事战略的调整以及驻在国人民的反对,美军事基地的数量大大减少。目前美海外军事基地374个,分布在140多个国家和地区,驻军30万人;本土基地871个,其中海军基地242个,空军基地 384个。


中国要进行全球贸易,一方面需要金融资本支持,另外一方面需要军事力量维护贸易路线的安全,这是中美两国进入蜜月期的背景。


而自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正如以上分析一样,中美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所以大家也看到中俄之间的关系在不断的深化,那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因为经次贷危机之后,美国也有了再工业化的需要。而中国自产业资本过剩后已介入金融资本领域,同时美国再工业化有吸引产业资本回流的要求,则必然打破原有的互补合作格局, 两者逐步由合作步入竞争关系。不管是WTO TPP 还是全球的贸易路线,基本都控制在美国手里,中国在这种情况下要发展怎么办,只能是靠自贸协议来破局由美国主导的WTO和TPP,以及由一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南海海权,破局 马六甲美国对中国的海上能源及贸易路线的钳制 军工)一带(丝绸之路经济带 路权,路上贸易路线 高铁 能源),这是国家战略。

这就是控制与反控制啊。


中国是大陆型国家,现在中国盯上的是整个亚太地区甚至是中东地区的基础建设的肥肉。

其实在1978-2008的这三十年中,变化的不仅仅有国际矛盾,还有国内矛盾。

在国内,中央政府主导金融资本,而地方政府主导产业资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一直是有矛盾冲突的。

而 这个矛盾同样能在国际层面得到化解。以国有金融为主的金融资本 与以地方企业为主的产业资本联合 “走出去”,能够 实现 “双赢”,有助于缓和中央 -地方矛盾。 一方面,随着国内要素价格的攀升,国内制造业 企业有向海外寻求要素低谷的需要。国有金融能够为此提供资金和信用支撑,不仅可促进产能出口,化解国内产能过剩问题;还能够促使企业将流回国内的利润投入到产品和技术创新上,从而有助于地方产业的层次提升:这两方面共同作用,对缓解地方竞争压力、降低风险大有裨益。另一方面,通过 30余年的 贸易积累,中央掌控的外汇储备已从 1980年底的负 值飙升至 2014年底的 3.84万亿美元,给外汇经营带 来了不小的挑战,也使当前国内承受着巨大的通胀压 力。产业资本 “走出去” 所做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其 它生产性项目建设,给外汇储备投资提供了标的,能 够有效降低中央所承担的通胀风险;而且,客观上也 为国有金融的全球扩张和布局提供了支点。


所以一路一带战略是解决国内矛盾和国际矛盾的突破点,国家一定会不惜代价的去搞去做。

我也绝对相信,一路一带的战略意义绝对等同于1978年的中国的改革开放战略。


我们先看看中国的问题:

源于自1978年改革开放30年来的中国的模式就是大进大出的模式。

中国在和平年间,利用自己的人力优势,参与到国际分工中,取得了飞速的发展。可是我们同时也要看到这个模式非常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对外依赖太过严重。


我国在石油、铁矿石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的同时,精炼铝、精炼铜、钾盐等大宗矿产也因“内供”不足不得不依靠外援,进而导致过去15年间,我国石油、铁、铜、 铝、钾盐等大宗矿产的进口量大幅攀升,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目前石油对外依存度为60%、铁矿石为53.6%、精炼铝为52.9%、精炼铜为69%、钾盐 为52.4%,五大矿产的对外依存度都超过了50%。我国能源资源过高的对外依存度,严重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安全,这主要表现在:

  首先,获取境外资源的难度加大。许多资源在世界各国的分布很不均衡,少数几个国家拥有世界较大份额的资源,资源的垄断导致市场规则失灵,这些关 键自然资源的获得,很大程度上并不由国际贸易规则支配,供给非常不稳定。如对我国发展核电核能工业至关重要的铀矿,其82%的储量由澳大利亚、哈萨克斯坦 和加拿大三国所有。

  其次,利用境外资源的成本陡增。世界上“资源占有跨国公司化”日趋发展,主要自然资源已日趋被主要西方大型跨国矿业公司集中占有,例如世界锡矿的80%、世界铜矿 的75%、世界金矿的57%、世界锌矿的57%分别被行业排名前十位的国际大型矿业公司占有。世界铁矿石的70%被世界三大铁矿石公司占有。我们在与这些 大型矿业公司谈判时,很难掌握主动权。导致我国一直面临“中国买什么,国际市场就涨什么”的尴尬局面,给我们印象最深的例子就是2009年我国在铁矿石上 进行的艰难谈判和激烈的博弈。

  最后,资源运输存在较大安全隐患。我国许多大宗矿产进口需要依靠海运,而在目前地缘政治不稳、新兴经济体快速崛起、国家间政治经济利益博弈、全 球矿产资源竞争加剧的局面下,海上运输困难和风险显著加剧。如我国进口石油的一半以上来自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大约4/5的海上石油运输要经过马六甲海 峡,一旦受阻,石油安全将受到严重威胁。当前,国际上争夺战略资源的斗争日趋激烈,我国资源运输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2.对国外市场的依赖也非常严重


大家耳熟能详的拉动中国的三辆马车分别是:出口、投资、消费

出口占了非常大的比例,而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世界经济一直没有从危机中恢复过来,原有的模式难以为继。

我们现在仍能回忆起2008年金融危机后中国的4万亿救市政策。


当时的中国政府还是路径依赖的选择了投资拉动,没有走出政策惯性,可见当时的政府应对突发危机的能力还是比较欠缺的,到了习李这届政府基本把问题看清楚了,看清楚了问题就好解决了。从战略层面提出了我觉得很重要的两点


1.供给侧改革

2.一路一带


这两点我们回头再展开说。

先回顾下中国最近取得一些成绩:

1.现在中国在 巴基斯坦有瓜达尔港(获租43年),澳大利亚有达尔文港(获租99年),马来西亚哥打基纳巴卢港港口也允许中国军舰进行停靠

Image title


2.南海种岛



另外,面对新时期,我觉得中国首先重要要认识到位的是,中国已经进入了金融资本阶段,其他的都还好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金融管制的对外放开,中国恐怕要直接面对美国的金融资本的攻击了。从今年的股灾,对金融资本的厉害程度我们恐怕已经有了一些感性认识,我想这不过仅仅是个开始。

我们首先要清楚的是金融资本新三性:流动 性、短期性、集中性。第一条就 是流动性,其他两个特性是派生 的。因为追求流动性获利,就必 然有短期性的、集中性的进入和 退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