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title


第一部 第十九章

那年,那社会

南面的利墩、利浦哥俩,比我大几岁。因为我家就住在南面的小河边上,和他们家是前后院的关系,所以也都认识。这哥俩长得一脸的横肉,矮粗壮的身材,据说是净干坏事。其实出人意料的是,他们对邻居还是不错的,没见过他们祸害这一片的谁。有一次,我在家门口和几个孩子打架,利墩正好回家看到了,还一板脸骂了几句吓跑了那几个孩子,随后让我回家说以后谁在学校欺负我就提他就行。最近这些年因为离开家乡时间长了,前两天在一次和同学的电话里提起他哥俩的时候才知道,去年这哥俩因为绑架勒索最后撕票被枪毙了。唉!多行不义必自毙啊。

西面的兰鹏,我从没见过,但是他和老金很熟。当年这个兰鹏可是个人物,因为家住在我市的纺织厂那一片,所以整个纺织厂家属区那一大片的地盘都被他接管了。据说很多人都服他,老金也是其中之一。初中三年兰鹏是从来没来过学校捣乱,算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吧。但是在我初三快毕业的那一年,由于他和桥南帮的一场上百人的械斗,兰鹏惨死在了刀下。老金也在那场械斗中被踢瞎了一只左眼,虽经过多年的治疗,毫无起色,但是表面上看是好眼睛的。所以直到现在,老金不说你是绝对看不出来他那只左眼是瞎的。那一场械斗规模之大,多年后还被人们津津乐道。当时的大街小巷里贴了很多的布告,很多人从那之后被劳教,少数人被直捕(不经过拘留审查直接逮捕)了。老金因为是烈士的弟弟(他哥哥是85年北海舰队鱼雷艇叛逃事件中的烈士),所以只是被抓进去教训了一通就放了回来,从那之后老金就收敛了很多。

这些事是学校周围的环境,学校内也是混乱不堪。那时候学校有自己的小工厂,小工厂的工人们也经常和校内的学生打架。学校里高年级的欺负低年级的,各年级之间也经常冲突,而同一年级的各个班级之间也经常发生摩擦,经常是在下课的时候操场上就打起群架来了。一到放学时间,校门口还经常聚集着一堆堆的小痞子,或是来堵人寻仇报复或是在等着学校里的漂亮女生,记忆里,那时去上学都是一种煎熬。

这一切,随着初二转学来的一个人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