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板和创业板的背离,是从2012年12月开始的。在此之前,虽然波动程度不同,但两个板块之间基本还是共涨共跌的。具体来看,综业板综指(399102)在2010年末创下1220.65的高点之后一路下行,直至2012年末575.83见底,之后一路飙升至今未停止。而上证指数(000001)则是在2010年末创下3186.72的阶段高点之后同样下行,在创业板综指2012末见底的同时,上证指数也创下了1949.46的新低。不同之处在于,自此之后创业板一路高歌,而上证则继续下行,在2013年中见底1849.65之后并未迅速反弹,而是一直磨到2014年中才快速上扬。

而夹头的郁闷时间,一般都是从2015才开始的。为什么呢?因为在2012年末之前,两个板块同涨同跌,甚至由于波动小,主板跌得没创业板狠,在大家都亏钱的时候,少亏一点至少在心态上是占据主动的。2012年之后,虽然主板明显跑不过创业板,但那时候创业板还不是神创,大家或多或少是有参与的。我发现,在2012年以后,如果节奏没踏错的话,资产净值的增长和持有的创业板股票仓位大小相关性应该是很高的。直至2014年下半年,大家发现创业板也会有大跌,而那个时候,即使大跌了,创业板在2014年还是涨了不少,加之2013年一年的涨幅,在2015年初敢于参与神创行情的,确实需要一点勇气。在这样的背景下,加之政府的错误引导,证监会的监管缺失,机构的混水摸鱼,让我这种“伪夹头”多次打脸。本来,我认为这三者是造成股灾的首要原因,但现在看来,最关键的还是A股的赌性。最简单的,现在政府不天天提大粽创业了,证监会对配资也算采取行动了,机构也抓得七七八八了,神创还是神创,趴主还是趴主。只不过,每一次大跌,神创们都有预期会有资金托市。以和谐的名义,把规则晾一边,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劣币驱逐良币。

如果你自认为是良币,建议你不要以“是金子自然会发光”来安慰自己。殊不知,货币是有固定样式的,你这良币被历史的车轮辗过去,保不好严重变形,几年之后,人家不会说你是良币,顶多说你是块金疙瘩,要把你放到炉里再炼一遍,这种痛苦不是每一块良币都能承受下来的。喔,对了,这还没算被辗过去变形时的损耗呢。总之,在战乱时代,规则不重要,正义不重要,能不能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以上的分析自然是片面,全然把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技术面晾一边,难免有刻舟求剑之嫌。

从政策面来看,政府依然要求慢牛。虽然在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相信政府能主导一切,但现在我多少有点敬畏了。这句话不是说我相信有慢牛,我只是相信一定不会有快牛而已。因为一旦有快牛,就会被打压。现在政府手里的牌多着呢,不说别的,把之前的筹码放出来就可以了。另外,我还相信神创不会崩,因为政府不会让它崩。就神创那点量,稍微用点力就能上去了,而现在大家明显已经形成这样的预期,所以如果胆子大,等回调之后买神创也是不错的。不过我就不瞎搅和了,因为我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给政府。

从资金面来看,这么说吧,股灾之前那么大的量都推不动主板,现在九牛一毛,幻想二八、一九的就算了吧。之前到处抓人,我对价值回归还心存一点幻想,但现实是残酷的,它说我吐样吐奶依。另外,注册制的影响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对估值产生影响是肯定的,问题是会有多大影响?这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每一步决策,都要更加保守。

从技术面来看,上证已跌停牛熊线,以下略去一万字。

从以上分析来看,种种迹象表现,短期主板没机会,神创是天使与魔鬼并存,总体偏负面。

那么,作为小白加小散一名,应该如何自处呢?

先看看坚定的银粉吧。这里我说的是真银粉,可以包括搬砖党,但不包括我这种变过节的。总地来说,如果能够重仓一直持有,这几年的综合业绩并不差。

再看看不坚定的神创粉吧。以我个人为例,股灾前买了一点,爽了一把之后悲剧掉了。股灾后曾经有一段时间认为最多是存量资金博弈的行情所以买了一点,可惜买早了,又持续不下来,总之各种打脸。

在高难度的市场,不宜玩高难度动作,如果想参与,只能考虑绝对低估,不求能赚,只求少亏。

幸运的是,市场还是给我这样的机会的。

现在招行的PB是1.2左右,而在大熊市中顶多跌到0.9,就是说,如果不考虑基本面,招行离极底还有25%的距离。如果考虑基本面呢,银行业现在确实非常难过,暂时还看不到反转的曙光。然而,即使不良全爆出来,顶多也就牺牲掉拨备加一年的利润而已,而这并不会对净资产产生影响,也就是说,不会对PB估值的合理性产生影响。相反的,遇到这种极端情况,股价很可能有一个深跌的过程,可以逢低吸纳,而利空出尽之后的轻装上阵,则很可能开启另一波增长。因此,不如就守着它,以PB为估值标准,分档买入,长期持有。

另一个机会是恒生指数,目前也处于绝对低位,也可以采用相同的策略。

至于争议很大的阿胶,到底是真便宜还是陷阱,反正我是搞不明白了,可以适当配一些,但不能重。

如此一来,就是A股大蓝筹,加二线蓝筹,再加恒生指数,在分散方面也有保证。

如果创业板能有2012年末那种机会,我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就是远离市场,努力存钱。

哦,对,努力存钱。在2014年之前,我心态是很好的,因为我就把它定义为一个努力存钱的阶段。我巴不得股票再跌一点,再横一会,这样可以拿更多的筹码。那时的心态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