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医术,中西两分,而中医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连中药名企以岭药业,最近的融资也剑指西医。本人对中、西医并无特别的偏向,只是结合自己的一点经历谈谈对中医的看法。
2009年未参加工作之前,有一天我玩大富翁玩了通宵,第二天起来之后右手尾指出现刺痛,后经休息一两天就好了。但参加工作之初,由于业务不熟悉,压力大,加之其它一些因素,我时常感觉腰、背很酸,这尾指刺痛也时面复发。后来单位请了某著名医生讲课,他讲到一个动作对脊椎很好,建议常做,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动作叫蜻蜓点水。
坑爹就坑爹在,有一次我做了这个动作之后,发现整个腰弯不下来了!这是很讽刺的一件事,我之前只是尾指刺痛,按理说是颈椎的问题,从而觉得要预防腰椎。结果我为了预防腰椎做了这个动作,竟变成引发腰椎的直接原因。这件事告诉我,顺其自然是最好的,如果你是为了预防而特意做某件事,要注意把握好度。
这次腰痛,一周之后就好了。然而一个月后,又复发了,这次复发,从2010年一直持续到现在,我都不敢说我完全好了。但是在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西医一
2010年国庆,我在老家找了一个朋友医生。他跟我讲,这是腰椎间盘膨出,而不是突出。膨出应该是比突出轻,但后来我遇到的问题却比大部分突出的人严重。总之当时他说,这个要拍个片,一般的X光没用的,要拍CT,一次要1000多。我觉得贵了,而且我马上就要回广州工作,就没拍了。
西医二
回广州之后,找个朋友的导师,他是某医院的教授。他说,先拍X光,一般就能看出来了。我心里想,对嘛,先前那个朋友真不够意思,还想让我多花钱。结果X光出来,那教授说,看不出来,要拍CT,靠,结果是花了两份钱。通过X光,很明显能看到我的脊椎没有生理曲度,而CT结果是腰四骶五突出。教授说,要开刀。
后来我才知道,这西医对腰椎间盘突出,是流程化处理的,突出多少怎么治,按部就班。我一听手术就晕了,很排斥。于是托我在医院的朋友去打听,打听的结果是,首先,他们医院有一个西医,好像是某个科的主任,几十年了,坚决不开刀。因为开刀之后经常会有并发症,也就是说,开刀是把你这个问题解决了,但同时他会引发其它很多问题,而且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一旦开了刀,这创伤就一辈子在。但是我的另一个朋友,开了刀之后完全好了,还可以打篮球,所以我的结论是,这事因人而异。由于开刀是不可逆的,我最终选择先保守治疗,万不得已不开刀。
西医三
接下来我去某著名医院找了个教授治疗。他连我拍的片都没看就说,先吃点消炎药试试。我问说,可以牵引不?他说,可以试试。我问,需不需要开刀,他说,也可以试试。在此过程连头都没抬起来,我真想一刀劈了他。这是所谓“名医”的通病,接下来我还遇到很多个。总之,我对他是一点信任都没有,连药也没拿就走了。
西医四
接下来我去另一个著名医院找了个年轻的医生看,这次是吸取教训,不找那些大牌的。结果他很有耐心,检查了一遍之后觉得我问题不大,但我就是痛。结果他让我去验血。这腰痛和验血有啥关系我是不明白的,反正我验都没验就走了。
中医一
接下来,我托关系找了另一家著名医院按摩科的主任,这人来头很大,总之没关系是别想能见到他的了,据说他还上过电视,传授过治疗心得。他的方法,简单地说,就是把突出来的地方按下去。按了之后好痛好痛,他说:不要紧,这是正常的,因为按下去了一开始肯定会有反应,一般来说,三天之内会很痛,三天之后就会好起来。我问他一般还要治几次,他说一次就好了。后来我发现我就像紫霞仙子那样,猜中了开头,猜不中结局:痛了三天,然后继续痛。这样来来回回让这医生看了几次,没效果,但每次过去都要听他吹牛。在这里我提前说说我对中医的理解,就是同一个症状,可能是不同原因引起的。不同的中医,可能他只是凭他的经验,治好了一些人,然后大家就传开了,以为他就是大师,他也渐渐自我膨胀,以为自己掌握的就是真理。结果是,慕名而来的人很多,一些治好了帮他吹,而更多的治不好的不发声,造成的假象就是这中医很神。忘记说了,这个医生,帮过我一个亲戚治好了,我那亲戚对他是赞不绝口。
中医二
有一次我老爸在江边游泳,遇到一个泳友。那泳友的腰椎曾经有很大的问题,据说是突出了一大块,后来找了一个中医给治好了。于是我又找到这个中医。同样的,在他那里治一小时,要听他吹两个小时的牛,每次吹的内容都是一样的,烦死了。他的这一派,原理是拉筋,代表人物是香港名医朱增详,朱著有一书《筋长一寸,延寿十年》。我在他那里拉了十次,不同没好,还更严重了。但我当时不知道是因为拉筋导致更严重的,因为拉了筋之后,确实有几天会感觉很好,但又会复发,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
中医三
久治不愈,我的同事看我这样,就给我介绍了一个医生,同样的,他老公几年前在他那里治好了。对于这种案例我已经免疫了,反正别人能好,我好不了,而且我的突出程度还比别人轻,想到这里我就生气。一过去,我就感觉到这医生不一样,第一,他不吹牛,第二,他很诚恳,第三,他让我感觉他很牛能治好,简单讲就是信任。比如说,其它医生一开始就会吹说,一次包好,五次包好,然而就夸夸其谈,目空一切。而当我问及这个问题时,这个医生一开始不表态,只是淡淡地说:我治好了不少人,让我先试一试。等到一个疗程之后,有了明显好转了,他才说:我没遇到过治不好了,一般两个疗程就差不多了。我觉得这样的处理方式,对于焦急的病患来说,更能接受。但是,我的情况真的很特别,两个疗程之后还没好,他也坦言说,我的情况很少见,只能多治一段时间。事实上,我也就治了四个疗程,没完全好,但已经大幅缓解了,从那以后到现在,腰的情况是越来越好,只是不能说根除。
去针灸时是冬天,我患有鼻炎,怎么治都治不好。一趴在那里就很难受。但几次之后,我发现鼻炎好了很多,我跟那医生说,我好幸运,还想着冬天来针,鼻炎发作会很受不了,没想到今年没怎么发作。那医生大笑说,不是没发作,而是他帮我治了。原来他看我发作,就在我头顶上扎了一针,那一针是治鼻炎的,和腰没什么关系。但他扎时没跟我讲,我还以为是运气好。那针扎了十次左右之后,鼻炎就基本好了,至少那个冬天很容易就过去了。但是第二年夏天开空调,又复发了,我又过去扎了几次,又好了,然后第二年冬天,又复发了,我又扎了几次,从那次到现在,有几年时候了,鼻炎都没发作。
在治腰的过程中,我还按上一个医生的说法拉筋,结果有一次痛到受不了,当时我不知道是拉筋的问题,总之连站都站不稳。找了医生,他在我小腿上扎一针,一个小时后大幅缓解。这时他才跟我讲我的病因:因为我身体太差,血气不足,加之劳累等各方面因素,导致了腰部周围的血液循环变慢,肌肉长期供血不足,特别是屁股上的肌肉都萎缩了,结果一边肌肉紧,一边肌肉松,长期拉扯导致了突出。他扎针是刺激血液循环,让肌肉慢慢恢复弹性。而在小腿上的那一扎,是刺激筋骨的,让它收紧,因为我太瘦了,身上的肌肉固定不了骨头,所以不能拉筋。那段时间,由于拉筋,我时常能感觉到骨头错位,经常要复位,也是这个道理,而我的病,根源在于身体太差,所以不可能两个疗程就好起来,要长期调理。
在这里,我再重复一次我对中医的理解:同一个症状,可能是不同原因引起的。不同的中医,可能他只是凭他的经验,治好了一些人,然后大家就传开了,以为他就是大师,他也渐渐自我膨胀,以为自己掌握的就是真理。结果是,慕名而来的人很多,一些治好了帮他吹,而更多的治不好的不发声,造成的假象就是这中医很神。事实上,在此之前试过那么多方式,什么拉筋,把突出按回去之类的,可能对一些人有效,但对我无效。我猜想对于突出很厉害的,按回去应该多少有效果,但我的突出是很小的,按回去自然没什么效果。而对于拉筋,确实有一些人筋太紧,导致长期束缚着脊椎,久而久之把脊椎挤到突出,而我并不是这种情况。相反的,我是肌肉无力,固定不了骨头,越拉问题越严重。最后这个医生在治疗过程中,他的着眼点就不是腰椎,而是针对供血不足,肌肉萎缩。
经历了这么多个医生,阴差阳错还治好了鼻炎。无论是腰椎间盘突出,还是鼻炎,都是很难治的,至少西医是无能为力的。所以,首先我们要肯定,中医是有效的。但由于中医严重依靠医生本人的判断,导致时灵时不灵的情况经常发生,另一方面,我所找的这些中医,无不例外跟权贵来往密切,技术渗进权贵,不可以纯洁,这些人早已习惯了别人的奉承,也习惯了夸夸其谈,以上两方面使得公众对中医的信任大幅降低,也则是说,蹩脚的中医,人们自然看不起,而医术高超的中医,可能只是医缘好(瞎猫撞上死耗子)而非医术好。最重要的是,这些医生的医德,都是值得商榷的。在以上描述中,注意到我对最后那位医生还是比较欣赏的,不仅是因为他基本治好我的病,而在于他与病人的沟通不会那么让人受不了。但是,他的收费是很贵的,这样说吧,除非是真土豪,不然很难在他那里看久一些。当然,他的医术高,价格高是正常的,只是,当你开出的价格已经让大多数人看不了病,那结果就是服务权贵了。而其它医生就更恐怖了,那不是有钱就能看的,你懂的。
最后,我再讲讲另一个中医的故事,这个中医是治肠胃的专家,我让他看了,没什么效果,我不会因此看不起他,因为我觉得这是没有医缘。但在治疗过程中他让我明白了一些道理。首先这个医生也是大有来头的,但很明显不太喜欢和权贵来往。请他吃饭时,他说了一下对医术的看法,原话我不记得了,大概的意思是,医生分为三流。一流的医生,不止是治病,而且是治心。也就是说,当一个患者急着找你治,对他而言他很急,而对医生而言他早就见惯了。这个时候,你不能因为见惯了就爱理不理。因为患者的病能不能治好,一半看医生的诊断,一半还看医生能不能给他信心。他说,他正努力地往一流医生的方向努力,但他知道他达不到这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