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title


第一部 第二十章

那年,那社会

初二那年第一学期刚开学,学校依旧是之前的乱像。新学期班里转来了一个新生,是个大个子,无论是从长相还是身材,和香港电影《怒海侠盗》里的饰演张保仔的演员李元霸非常相似,体格非常健壮。注意,我用的是“健壮”,是因为他的体格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非常匀称而且结实的那种,就像是练健美的,眼神里也是透着一种不怒自威的劲头。当年我上学比较早,相比班里的孩子我基本上小一岁到两岁,所以发育的晚,个头也是最小的那一个,只好坐在第一排。大个子理所应当的坐在了最后一排,并且很快就和班里的大多数男生打成了一片。我由于坐在前排,和他并不是很熟悉。后来知道,大个子名叫战洪林,大家都叫他三林子。听跟他混的熟的同学讲,三林子好像是比我们都大一些,其他的情况就不太清楚了。开学没多久校开运动会,三林子一下子出名了,他包揽了全校的田径的好几个项目的冠军,尤其是短跑一百米的比赛,三林子跑起来是兼具着速度和力量的,令人印象深刻。当时我记得是一下子就破了校记录和市记录的,然后就全校出名。

后来在学校里无人不服他,不仅因为他为人仗义,而且也没人能够打得过他,没有人能在力量上和他抗衡。我们班级那时候由于有他在,所以在学校里也是没有人敢欺负这个班级的人。原来学校里的一些各个班级年级所谓的霸王也都不再风光,见了他要么是赶紧过来打招呼要么是绕着走,但是我们依然还是不熟。我还是小个子,只愿意跟和我个头差不多的孩子玩。我知道他,他也知道我,但也仅限于知道是一个班级的而已。那时候他的身边常常围绕着一帮大个子,上着课说走一群十几人一起当着上课老师的面翻越窗户跳出去逃课,要么出去打架,要么出去喝酒,我虽然也淘气,但是还是和他们融不到一起去,只和几个少数的同学玩的好。

后来,一次偶然的小事让他和我都对彼此印象深刻了。那是一次课间做广播体操的时候,我去上厕所,正好遇见了他们,当时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有点忘记了,只记得好像是他们翻我的衣服兜要抢钱去买烟,而我虽然个子小,但是却有个倔脾气,兜里的两毛钱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死也不肯给。其实他们也是开玩笑,满以为一个小个子吓唬吓唬就害怕了,没想到我还真急眼了,一个人就和他们练起了摔跤。三林子起初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笑话,后来看情形不对就过来了,一只手像抓小鸡一样抓住了我的衣服领子,问我:“你服不服?不服我就给你扔坑里去。”我瞪着他,喊道:“不服!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服!”我还用双手打他,但是胳膊短,怎么也够不到他。他又问了我一遍,我还是回答不服。突然,他乐了,松开手,问我,你叫啥名?我大声的告诉了他。想必是很惊讶,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在一个重量级的人,我竟然没有被他吓到,于是他哈哈一笑和他那帮群党走了,从那以后我们算是真正的认识了,后来在校内还因为我和别的班级的人发生一些过节他出头帮了我,不过也仅限于此了。再后来听说他几乎统一了学校周边的所有大大小小的混混地痞,再没有人敢来学校捣乱,学校因为他也难得的度过了一年的相对的平静。等到初三,他就转学走了,据说是转到了市体校继续专业体育生涯了,而我也在没有见过他。

初中毕业后,我就不再读书了,凭借着父亲的关系上了班,进了工厂。随着工厂的三年工人生涯,我的年龄和身体一起成长,从当年的小个子长成了不算太矮的标准身材,用后来同学聚会时的女生的惊讶的话来说就是:长开了。而今,供电局大厅内见到的这个人,正是他——三林子。

多年未见,我想也许他不会认得我的,但是毕竟还是老同学,就这样装作不认识也不好,于是我离开排着的队伍走过去,喊了一声:是三林子吧?他一怔,看向我,身后的那个人也警惕的看着我,目光很冷。略微的停顿,迟疑了一下,终于三林子认出了我:“你是小锋子?”“是我,你还记得我呢,都快认不出来了吧?”我笑道。“这都多少年没见了,你小子真变样了,这你要不喊我我还真认不出来了。这些年你个子没少长啊?当年那么矮,哈哈!”三林子依旧像当年一样喊着我小锋子,看得出来他很意外也很开心。

我也笑着和他寒暄着,说了几句话后他问我现在干什么呢?我就把近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并且说了要面临着掐电赶紧来交电费和罚款的事。三林子听完我的话略微皱了下眉,说:“小锋子你咋干上歌厅了呢?这是偏门啊,而且好像也不是适合你干的啊?好好做个正经生意多好呢?上学的时候你学习好像还不算差,那时候你也不惹事儿,还挺有骨气的,和他们不一样。对了,你现在结婚了没?有家有业的少掺和这些个,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办法转个行吧,干这玩意儿时间长了不是个好事。“

我叹了口气,唉!这也是偶然的机会,原来也没想过,阴差阳错.....

他一边和我说着话,一边小声和身边的那个人说了一句。那个人走过去和柜台里面的一个中年的男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回来跟三林子点了一下头。三林子跟我说小锋子老同学,咱们见面不容易,可我这还有急事。刚才我跟里边他们主任说过了,一会你过去找他交一下电费就行了,不用排队,这是我的电话,有时间咱再联系,改天得好好聚聚。说着和我握了握手,俩人就走向了大厅的侧门。我回过神去找主任办理缴费,惊讶的是他热情得很,根本没提罚款的事,很迅速的就办完了。刚办完,手机响了,我从包里拿出大哥大,这是我刚换的摩托罗拉9900,当时可没几个人有这玩意。电话里传来小五紧张的声音:“锋哥,家里有事了,你赶紧回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