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11月以来,证监系统各级管理部门已连续针对融资融券、场外衍生品、资产管理三类业务实施降杠杆措施。监管层对杠杆是“大刀阔斧”,连出大招大有“杀死”杠杆的态势。

Image title


其中,11月13日,沪深两交易所宣布对两融交易实施细则进行修改,并将投资者买入证券的融资保证金最低比例由50%上调至100%,这意味着买入证券时的最高理论杠杆天花板由4倍压缩至2倍。


此外,11月25日,中证协口头通知多家试点券商,叫停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仅仅两日后,证监会再度宣布,已向各证监局下发了《关于规范证券期货经营机构涉嫌配资的私募资管产品相关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对资管业务中可能存在的配资活动进行遏制。


而这一次,券商在贯彻监管层日前所叫停的融资类收益互换的过程中,仍然被要求禁止存量互换客户“利用剩余额度执行买入新证券的操作”。而在11月29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场外市场专业委员会在答记者问中的口径还曾表示存量业务“可按原合同交易,无集中清理要求”。不到一周从“无集中清理要求”到“禁止存量互换买入”,可见监管层的决心。


“现在管理层的主要思路就是‘降杠杆’,所以这些政策并不是局部性的临时起意,而是由整体布局的,主要目的是通过降低杠杆,降低股市波动率,以此保证市场的流动性和系统性风险整体可控。”一位接近中证协的券商人士透露。


据该人士透露,监管层之所以选择该试点进行密集整顿,一方面是希望此前A股杠杆的结构性失控能够尽快得到控制;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当前A股估值水平已较高峰时出现较大缩水,此时采取降杠杆政策对市场的负面影响也相对缓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