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云掌***消息称,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耶伦已经掌握了有关美国就业市场体质的证据,这是她本月采取近10年来首次升息所需要的,但她如果想进一步推动后续升息,难度可能会更大。

美国劳工部周五公布的数据显示,11月非农就业岗位增加21.1万个。在12月15-16日联储会议上如果升息面临异议,这份报告可以为耶伦提供更有力的理据。

联邦基金利率期货合约暗示,美联储在12月会议决议结束七年近零利率的机率为79%,而明年3月前再次升息约的机率约有一半。

此后的利率前景则较不明朗。明年下半年到期的利率期货小幅上升,显示交易商押注美联储将设法控制明年底前的后续升息不超过两次。

费城联储周五的一场会议显示出美联储决策官员间的歧异。明尼亚波利斯联储总裁柯薛拉柯塔在其任内最后一次演讲中,严辞抨击美联储太着急升息,因此可能断送及时创造数百万个就业岗位的机会。

立场较强硬的圣路易斯联储总裁布拉德则认为,是该升息并开始削减美联储资债负债表规模的时候了。美联储近年为提振经济实施的措施,使其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增至4.5万亿美元。

“温和派和强硬派公开争论应以什么速度升息。”Wunderlich证券首席市场策略师Art Hogan指出,美联储内部对于是否已为收紧货币政策做好准备也存在分歧。

美联储今年6月和9月,似乎两度在外界一片升息预期中退却下来。自2008年底金融危机高峰以来,其指标政策利率一直维持在0-0.25%区间。

信息莫衷一是

周五进行的一项路透调查显示,华尔街大银行预期美联储将维持缓慢步伐升息,预估中值显示,2016年中期联邦基金利率水平约为0.75%,2016年底料在1.125%。

据9月公布的预估,美联储决策官员对明年底时指标利率水准的看法有很大差异,范围从负值到3.0%不等。这份预测基于美联储官员自己认为的适当政策。预估中值显示,预计明年将升息四次、每次0.25个百分点;而他们所认为的长期正常利率水准范围介于3.0%-4.0%。

让希望求得共识的耶伦担忧的是,质疑升息速度的并不只是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等传统“温和派”人士。甚至连那些通常对通胀风险的担忧甚于经济增长疲弱疑虑的部分强硬派,也在考虑可能面临经济增长长期低于正常水平和低通胀问题。

布拉德指出,多数发达经济体的利率水准依然偏低。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可能导致名目利率和通胀长期处于低位”,他并表示美联储在收紧政策时,既要愿意停下脚步,也要愿意加快速度。

本周稍早,耶伦称升息的过程可能是逐步渐进的,但她并未详加说明什么是逐步渐进。

明年通胀是否加速,将是决定升息步伐一项动因;周五的数据显示企业薪资增幅力道可能还不足以有力推升物价。

美国11月平均时薪较上年同期增幅自10月的2.5%放慢至2.3%。若欠缺更大的通胀压力,决策者能希望以较缓慢速度来升息。

周五的就业报告还凸显出布雷纳德的论点,即全球经济疲弱对美国成长的抑制,可能比决策者目前预期的要大。美国11月制造业岗位减少1,000个。过去四个月中有三个月制造业就业岗位均下降。

“尽管这份报告或能成为12月升息的理由,但也只够支持非常缓慢地升息。”Wells Fargo Funds Management投资组合策略师Brian Jacobsen说。



(如果自己没把握的话 可以考虑跟上我的操作 加我操盘微信Image tit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