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现在几乎是一个学炒股的最先明白的道理都是“割肉”,割起来也很不含糊,尤其是那些自命不凡的“短线投资者”们,颇有一种《笑傲江湖》当中任大师拔剑自宫的气概。其中,认为判断错误而割者,有之;认为超出可容忍的幅度而割者,亦有之;认为市场就此将走坏而割者,更有之。总之,就是一闭眼的事,割一下并不难,谁都割过,只是割多割少的问题。然而,仔细想想,我们真的应该那么利索地对自己挥剑吗?割肉一定就是硬道理吗?

    股市似乎存在这样一个有趣现象——凡是割肉不眨眼的,要么是很少失误的高手,要么是经常失误的低手。泾渭分明,绝对的两极分化。前者是割在风险后,后者则是割在机会前。仔细想来,根本差别似乎在于,前者能够正确判断自己操作的对错,而后者则往往不知道自己操作是对还是错。或者说,后者以为自己把趋势看错了,其实不是,只是介入的时机不对。这样,割肉的原因往往就是没有抵抗住调整的折磨,而割肉的结果往往就是一扔就涨。咱家前段时间的操作就是这样,甚至不避大家笑话,把老底儿翻出来——似乎从炒股的第一天起,凡是割肉的,从事后看几乎就没有对过的时候。不仅割在历史高点前的一次没有,连能经历两三年牛熊轮回考验的高点也没有,绝大多数如果拿住的话不出一个月就解套了,甚至有的干脆就是第二天就打你巴掌,那才绝呢!

    这就是无情的现实。我们以为我们在做着正确的东西,其实它可能比什么都错误。割肉在理论上说并没有什么错误,但在实践中就有很多问题了。因为它的要求太苛刻,它要求你必须能看明白什么趋势是对、什么趋势是错,而这个恰恰是初学者根本做不到的,似是而非、半信半疑是普遍的情况。那么,当我们对一个事物的“前提”没有把握时,纵然这是对的东西,我们也未必能做对。这就是大多数人割肉的结果。于是,股市又形成了另外一个有趣风景,相当地讽刺——自诩为“会”割肉的往往比“死”不割肉的亏得惨得多。死不割肉的,至多就是坐把电梯,回到原点;而会割肉的,往往会把老底儿赔掉,最后不得不靠继续追加资金来维持,而越是这样做,结果就越是再次蚀掉老本。

    所以,不得不说,“割肉”本身是一个好技术不假,但用得不当,就会成为一个“坏”技术。割肉的前提是,你必须能够准确地预测趋势,或者你能对下一次操作具有绝对的把握。这两点如果做不到,那么割肉对于你来讲,就是“致命”的,真可以称得上是自己把自己的肉一条一条地给割光了。事实正是如此,大多数散户看不清大趋势,如果能看得清,早就不是散户了;同时,大多数散户之所以割肉都是因为介入的时机不对,尤其是短线操作,那么,既然你这一次介入的时机是错误的,你就一定能保证下一次介入就一定对吗?咱家不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买在短线高点而又割在中线的地板上了吗?有人会说,那中线和短线你还分不清楚吗?废话!如果能分清楚,咱家的资产早到亿万了,还用得着这么折腾吗?你再问问围观的兄弟里面有几个敢拍胸脯说自己有把握看清楚的?!

    所以说,当自己技术不行的时候,就不要轻易地去学“割肉”,可以毫不隐讳地讲这绝对是一个请求“速死”的办法。这也是主力所求之不得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所谓“看错就割肉”的说法也都是主力们积极鼓吹出来的。因为他们心知肚明——散户是根本看不明白趋势的。那么,当一群“棒槌”习惯了“割肉”,不就等于“羊”学会了自己“剪羊毛”了吗?别有用心?或者是用心险恶?怎么说都行,但最根本的,还在于散户对很多东西理解的“似是而非”。所以,真正的大师往往告诫散户:不要轻易割肉,股市比的就是耐心,看谁坐得住,在这个市场当中,很多时候,屁股往往比脑袋更能找到正确的方向。

    回顾人类股市的历史,总体的大牛市的趋势几乎是不容质疑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买股票就没有赔钱的买卖,遗憾的是人们根本没有那个耐心,甚至有人动不动就拿出“万一我摊上一只垃圾股怎么办?”来为自己割肉找借口,结果是大多数人都在追求短线暴利的刺激中慷慨赴死。所以,我不是否认割肉的合理性,而是认为割肉是一个非常深奥和不容易掌握的技术。当你的技术还没有精湛到非常有把握的时候,还是慎重割肉甚至完全不懂为好,这样就能避免自己替主力给自己剔筋拨骨。

    一定能够要明白——割肉很容易,难的是正确的割肉。当自己没有把握时,不妨把操作停下来,强迫自己撒下心来观察一下,甚至是体验一种濒死的感觉也会让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一定的提高,慢慢地也就摆脱割肉“习惯”的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