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关注的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证券时报报道,这个年度最重磅经济会议或将透露四个信号:稳增长仍是头号议题;供给侧改革将出实招;国企、财税、金融改革将深化;宽松政策将显著加码。
备受关注的2016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即将召开,作为年度最重磅的经济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来的,不仅是总结2015年中国经济的成绩单,更是定调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点和宏观政策走向。
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无论是全面小康要求还是社会发展需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依旧是未来几年的主要目标,为此,稳增长仍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议题。预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会推出既有年度特点又有利于长远制度安排的改革举措。
稳:稳增长仍是头号议题
稳定的经济增长是改革的基础,为此,稳增长仍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要议题。来自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全国GDP增速达到6.9%,自2009年二季度以来首次跌破7%。
“2016年国家经济政策的发力点还是稳增长和保增长。”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称,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担还是想方设法调动 一切积极性稳增长、保增长。所以,明年上半年是将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出台,调动地方积极性,包括给地方政府、地方官员正面激励,树榜样,破格提拔,鼓励创 新,鼓励多试。通过这些办法把已经批准的、已经立项的项目落实下去,这些事在明年一季度会密集布局,到明年二季度、三季度、四季度会逐步发力。这是一个因素会导致明年的增长前低后高。
华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则认为,库存和产能过剩的问题还将使中国经济继续面向下行压力,在此状况下,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能会推出新一轮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
实:供给侧改革将出实招
在11月10日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习近平首次提出“供给侧改革”,强调在供给侧加强改革、提高质量和效率。紧接着,在11月11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提出以消费升级促进产业升级,培育形成新供给新动力扩大内需。
高层领导人先后两天连续阐述宏观调控的同一理念在历史上并不多见。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供给侧改革措施落地,先是国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消费升级的政策,接着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部署加快企业技术升级改造,推动产业迈向中高端。
可以肯定的是,改革的宏观思路愈发明晰。由以前的需求管理、短期刺激更多地转变为供给、需求“两手抓”,甚至将把更多笔墨用于供给侧管理。
“供给侧改革将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主要内容之一。”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指出,“经济改革往往是针对问题进行的,中国经济的改革亦是如此。供给侧改革的方向和领域也将重点解决矛盾比较突出的地方。”
在潘向东看来,供给侧改革可能会从降低过剩产能、对垄断行业进行改革、要素市场等方面进行:一是降低过剩产能。二是对垄断行业进行改革。三是要素市场的改革。生产要素劳动力、土地、资本的合理流动是供给侧改革的重点所在。
改:国企、财税、金融改革将深化
深化改革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变化,在过去短短的两年内已经得到了集中体现。未来五年官方稳定经济增长政策会更多寓于改革之中,而且在2016年将继续深化,而且也将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主要议题。
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指出,中国一直在进行的金融改革、财税改革、国企改革等各项改革事实上都是“供给侧改革”,借由这个新名词,这些改革将更受重视。
俞平康指出,结构改革是目前经济工作中最重要的议题,但考虑到经济刺激可能会延缓经济结构改革的步伐,“中央经济工作工作会议最重要的关注点是如何把握好结构调整和经济刺激的关系”。
财政政策将成明年宏观调控的主要杠杆,而财税体制改革被赋予创造改革红利、牵动经济稳增长的任务。但目前财税体制改革如中央和地方收入划分理顺、地方举债融资体制、税制等改革,更是备受关注。
松:宽松政策将显著加码
对于处于“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来说,保持一定的速度很关键,按照目前的态势,2016年的经济工作重点还是要想方设法调动一切积极性稳增长。
除了稳定经济增长政策会更多寓于改革之中以外,接受证券时报采访的专家指出,一些政策将更加“松”,比如,加大积极财政政策的定向宽松。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院长刘元春认为,目前的货币政策应当根据新时期的要求全面重构。在宏观经济探底的进程中,货币政策必须旗帜鲜明地 转向“适度宽松”,以稳定市场预期,打破“债务-通缩”的恶性循环,扭转目前的悲观情绪。“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汇率稳定+加强外部宏观审慎监管”依然是 应对未来两三个季度经济波动的核心,同时应坚持“财政挖渠,货币放水”的原则。
刘元春建议,强化积极财政政策的定向宽松,建议财政赤字率可以达到3%左右,总量达到2万亿左右,同时逐步将结构性减税转变为总量性减税,改革现有财政支付模式。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认为,短期内为了避免经济增长失速和失业率上升,三驾马车的需求端管理依然不可放松。在政策层面,依然要维持货 币和财政的“双宽”来确保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以拉动基建投资为核心的固定资产投资,同时配合减税等手段来刺激和培养新的消费热点。
在潘向东看来,宏观政策预计以稳为主,而为配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稳增长需要,预计“积极财政、稳健货币”政策组合的概率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