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景谷:代表云南国资的景谷森达与民营的中泰信用担保(吴用)持股相当接近,剩余中小股东仅七千多万股流通盘,几月前董事会顺利换届说明两大股东的股权争夺已基本达成一致。变卖林地后已有1.7亿现金在手,资产与负债体量较小且基本平衡。

国农科技:袖珍股小市值股,业绩一直徘徊在盈亏边缘,重组是唯一出路。去年5月份12个月不重组的承诺期已过。

天兴仪表:原垃圾重组方案先后受小股东抵制及证监会否定,并被股东大会宣告终止,复牌公告没有3/6个月不重组的承诺。

*ST霞客:深陷资金链断烈危机,但仔细探究后,公司资产质量尚佳,变现能力强,还不至于伤及内里。江阴民营经济最发达的地区,霞客未来借重组实现涅磐重生值得期待。当下市值仅12.6亿。

汇通能源:终止重组公告中透露原交易对手为文化传媒及手游类资产,显示民营壳公司在重组标的选择上能较好地迎合市场喜好。净资产高达3.27元,未曾亏损,风电资产的可售性很强,负债率仅40%,大股东持股不算多,三个月不重组承诺期也较短。

汇源通信:大股东承诺今年12月前启动资产注入,但集团内部仅有的汽配类资产注入无疑将遭遇中小股东的强力抵制,断难通过,最终卖壳可能将会是大股东的无奈之举。


中发科技:终止重组广和慧云大数据。上海宏望葛志峰以股抵债上位大股东,卖壳变现是必然。公司刚完成增发,拥有大量工业用地,资产质量好,变现能力强。

ST宏盛:破产重整空壳股,一直在寻求卖壳重组,但大股东对标的公司的要求很高,存大较大的博弈机会。

湖北金环:公司终止重组同时大股东变更,属抵债式上位,该股已变身民营公司,未来卖壳重组是必然。


荣丰控股:大股东原拟注入商业地产资产而未果,即使再度重启此方案,在大股东回避投票前提下,中小股东对房地产行业之深恶痛绝,最终投票否定将毫无悬念,相信公司会正视这一点,最终可能会无奈卖壳。股本袖珍。

万鸿集团:低价小市值股,大股东佛奥欲增发注入佛山宾馆,由于宾馆业缺乏想象空间,此方案已激起中小股东的强烈反感,在大股东回避投票之下,最终会大概率遭否。而地产业注入更不可能。最终难免会沦会壳股。

*ST明科:五年转型之路漫长,背靠明天系,重组资源是很丰富的。


武昌鱼:靠淡水鱼微薄的收入维持,原拟注入矿业遭否,已基本成为空壳。希望大股东放开眼界,跳出矿业,拥抱更广阔的天地。目前市值偏大。

三房巷:卖壳重组预期十分强烈,原重组方案为数字天域,显示出对标的选择的高标准。失败复牌后一路攀升,市值预期强烈一致。目前市值稍偏大。

*ST新梅:今年有过一次失败的重组停盘,后陷入股权争夺,这对大股东的未来重组方案提出了更高要求,差强人意的方案必将沦为失败。目前市值在壳资源股中偏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