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竞局都是各竞局方在竞争某种资源,并以得到多少来判断胜负,竞局的性质和所竞争的资源的性质密切相关,根据所竞争的资源性质可以把竞局分为几类。

  第一种极端情况是所竞争的资源是无限的,这时,任何人都可以各取所需,根本不会发生竞争。如知识,任何人只要愿意都可以学习,不会为知识发生竞争,但是可以为竞争成绩排名而发生竞争,因为名次是有限资源。

  第二种情况是零和竞局,各竞局方所得的总和是零,所以,一个人所赢的就是另一个人所输的,这时最容易引发激烈的竞争。

  第三种情况是正和常量竞局,各方所得是恒定的正值,随着这个值的增大,竞争的激烈程度将逐渐减少,当资源丰富到足以满足竞争各方的需求时,则接近无限资源,不会引发竞争,当资源总量远远少于各方的总需求量的时候则接近零和竞局,会引发激烈竞争,土地资源和水资源都是恒定资源,在水资源缺乏的地区人们会为了争夺水源发生战争,而在水资源丰富的地区则不会发生。

  第四种情况是负和常量竞局,即竞争的结果,各方所有的总和将比竞争开始时少,如角斗士的决斗,开始时有两个活人,结束时只剩下一个活人了,负值越大,则竞局越不容易发生除非是被强迫(如角斗士)或者为了争夺某种有特别意义的东西(如骑士为争夺荣誉),因为各方都明白,参与这种竞局总体上已经先受损了。人能想象出的最残酷的竞局是几个竞局方争夺一个生存权。传说古代有毒蛊之术,将多种毒虫放在一个罐子里互相斗,一直斗到只留下一只的时候,这一只就是最毒的。以符咒法术祭炼这只毒虫,百日之后即能飞能隐,去来无形,蛊人于不觉之中。且不说毒虫是否真的能以符咒炼成能飞能隐的神物,单就把多个毒虫放在一起斗出最后的一只的这种竞局设计和实施已经是用心太毒了,所以炼成毒蛊之术的关键不在于斗出的毒虫是否真是最毒的,而在于能实施这种事的人肯定是已经具备了一颗刻毒的心,是这种刻毒之心感招来了邪恶的蛊神,这才是炼成毒蛊之术所真正需要的条件。

  第五种情况是变和竞局,这时竞局的总体效果将决定于各参与方所采取的行动,这种竞局中可以产生合作行为,即各竞局方为了争取获得更大的总利益而采取合作行为,必要时可牺牲暂时的利益以获得长远上的更大利益。

  对股市竞局的获益情况可以有两种计算办法,第一种算法把股票看成是没有内在价值的筹码,仅以钱来计算收益,按这种算法,股市等同于赌局,而且由于筹码不能兑换,所以是一个永不停息的赌局;第二种算法是考虑股票的内在价值,在计算收益时是钱的和股票内在价值之和,按这种观点,股市是一个分配社会资源的场所,可以通过合理的配置社会资源,优化经济结构,推动经济发展,造福国家和社会。按第一种算法,人倾向于一持币为主,因为筹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拿着它实在不保险。按第二种算法,人倾向于以持股为主,因为股票可以升值,而货币经常是在缓慢贬值。

  两种计算方法中第二种方法是科学的,因为股票毕竟是有价证券不是无价的筹码。但在现实中,抱这两种思路的人都是存在的,一个市场表现得更象什么,决定于市场参与者抱什么态度。事实上,垃圾股的表现更接近第一种算法,而绩优股的表现更接近第二种算法。由于按照第一种算法市场更为残酷,所以抱有这种观点的人其操作也更富于攻击性,如果市场参与者以这种观点为主,则市场更为动荡。

  不管是按哪种方法计算,股市竞局都是一个零和游戏,其中交易税和佣金是一个负的因素,对第一种算法,正的因素是上市公司以派息的方式向市场注入的资金,总的结果是注入资金减去税金,目前中国股市的情况是税收和佣金远远大于派息,所以是负和竞局;对第二种算法,正的因素上市公司的赢利,最后结果公司利润减去税金,按这种方式计算,中国股市不一定是负和竞局,至少负的程度是要大大减小的。

  不论按以上哪一种方法计算股市收益,股市基本上都是一个负和竞局或总和很小的正和竞局,近似的都可以看作是是零和竞局。

  零和游戏的参与思路——攻击意识

  在零和游戏中,一个人的胜利必然建立在其他人的失败之上,自己的赢就等同于别人的输,自己想赢就等同于想让别人输,以自己赚钱为目的而研究行情就等同于以让别人输钱为目的研究行情,以自己赚钱为目的进行操作就等同于以让别人输钱为目的进行操作。所以,股市计算的基本思路不能是简单想办法怎么赚钱,而是在设计这套办法的同时就先想明白,这么做的结果将是赚到谁的钱,为什么他会让我赚到这个钱,赚这个钱凭的是什么,我有什么从他手里赚到这笔钱的硬道理,他有什么把钱输给我的硬道理,这些都想明白再设计操作办法,这才是股市中正确的计算思路。简言之,得先找到输家,想明白他输的道理,再设计一套使之就范的操作,这样才能赢得明明白白。如果落实不到这个程度,那么这个操作计划就只是一个美好的幻想而已。

  自己对对手要有攻击意识,对手对自己也具有攻击意识。对手必然也在时时的寻找我的漏洞,以便通过打击我而获利,稍有漏洞就可能被人所乘,所以,稳健是零和竞局的要务。赢的前提是不要输,不要输的办法就是自己不要有弱点被人抓住;想赢别人就要抓住别人的弱点,所谓制人而不制于人。出手攻击别人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容易暴露自己弱点的时候,所以,一定要先把攻击的每一个环节都考虑周到,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否则,没有必胜的把握就仓促出手,别人就可能趁机抓住自己的弱点,自己可能反倒要被别人赢掉了。一个天衣无缝的攻击计划是寓守于攻的。

  世界首富沃伦·巴菲特曾经打过一个比喻,他说“好比打扑克牌,如果你在玩了一阵子后还看不出这场牌局里的觊子是谁,那么,这个觊子肯定就是你”。也就是说,如果在入市时你算不清谁将成为自己的输家,那么你将肯定成为股市中的输家。

  善良的人们往往只是抱着想赚钱的美好愿望就贸然进入股市,而意识不到或者不愿意意识到要想自己赢先得让别人输的道理,这些人最终成为输家也就是必然的了。股市中的高手则必然早已对此了然于胸的。

  在股市这场零和游戏中如何攻击

  所谓攻击就是采取行动给别人造成损失,就是设法让人赔钱,股市是零和游戏,必须有人赔钱才能有人获利。怎么让人赔钱呢?具体方法决定于竞局的规则和具体条件。在期货市场上,攻击的含义比股市明确。期市上多仓和空仓总是对开的,有一个多仓就有一个空仓,每时每刻,有人赢就有人输,是直接的你死我活的对抗。无论是做多还是做空,一轮单边的涨跌就构成一轮攻击。攻击的过程由建仓开始,先是建好多仓或空仓,然后推动价格,一直打到对手被迫平仓为止,平仓时失败者的损失就是胜利者的获利。不论是做多或是做空都可以发动攻击,从开仓到平仓就是一个回合。

  而股市上由于竞局规则不同,情况也不同,攻击别人和自己赚钱是两个过程,不象期市里是一个过程。上涨过程中没有人赔钱,到下跌过程中才有人赔钱,所以一个完整的回合包括了上涨和下跌两个过程,攻击性只表现在下跌过程中。股市中,别人的损失并不直接就是胜利者的赢利,不象期市那么直截了当干脆利落,别人的割肉并不是直接的获利,只是给未来的获利创造了条件,还必须经过一轮上涨才能把潜在的获利实现。

  同样,上涨过程中没有人赔钱,最多是不赚钱,但是为未来的下跌积累了能量,等到下跌兑现这些能量才有人真正受损。所以,上涨与下跌两个过程交替出现,互为因果,赚钱与赔钱分裂为两个阶段,攻击别人和自己赚钱分裂为两个阶段,就象动物捕猎,杀猎物和吃肉不能同时进行。

  在股市上,让人赔钱的办法是先让人在高位买入股票,然后把股价杀下来,将他们套牢,再采取种种办法逼他割肉,割肉就是承认了损失,标志着攻击取得了最后成功。只要有人肯割肉,股市就有钱可赚。所以,下跌过程集中体现了股市的攻击性,故放空就是攻击行为,攻击意识强就表现在放空意识强。

股市中有没有办法自己赚钱而又不让别人赔钱呢?有,这就是做股票价值发现。股价上涨后,可以在高位重新定位,没有人受损,自己的获利来自股票的价值发现。

  零和游戏中要有:竞争意识、对抗意识、攻击意识和超越自我意识

  参与任何竞局都需要发掘自身内在的潜力。在正和竞局中,由于有无主的资源可供争夺,所以竞争主要围绕着对资源的争夺,而攻击性较弱,资源越丰富攻击性越弱,极端情况是资源无限,不会和任何人发生争夺,只看你自身的占有能力。比如掌握知识的竞争,这时每个人都在调动自己的全部潜力去占有更多的知识,而不用管别人怎么样,这种竞争仅仅指向自身内在潜力的开发而不指向别人,可名之为竞争意识。

  在资源不太丰富的正和竞局中,既存在对无主资源的抢占,也存在对别人所占有资源的攻击和面对别人的攻击采取的防守,只有在别人的攻击下不会被夺走的占有才是稳定的。如围棋盘上占目,只有做活了才是占住了,没活以前都有失去的危险,这把自身的潜力向这种带有占有、防守和攻击意识的方向发挥可名之为对抗意识。在零和竞局中则更进一步,没有无主的资源可争,占有的唯一方法是剥夺他人的所有,发掘自身的潜力主要向攻击他人的方向发挥,这时可名之为攻击意识。

  还有一些进取心很强的人,即使是在没有竞争的情况下也会自觉的不断发掘自身潜力,一次次超越自我的极限,其意识完全指向自身的发展,连与人相比的意识都没有,只有自己和自己的竞争,是最纯洁的,这种意识称为超越自我意识。社会所提倡的竞争意识其实是指超越自我意识,由于它完全是挖掘自身潜力,而没有指向别人的攻击性,不会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只会推动社会发展而不会造成对抗和伤害,自然受到社会的推崇。

  攻击意识和对抗意识都是有限的,而超越自我是无限的,所以在各种竞局中达到高境界的人最后往往有一个共同的趋向,就是逐渐淡化了攻击意识和竞争意识,而走向自我超越。即便是在对抗性最强的武术对抗中,真正的武林高手最后也往往不再把研究怎样打打杀杀作为主要方向,而侧重于自身的修养。并不是说他们放弃了对抗意识,而是因为对抗意识是有限的,武林高手最终将它们完全技术化在自己的一招一式中,已经成了自然和本能,此时超越自我的无限性则展现出来,成了他们进一步发展的主要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