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title


第一部 第二十二章

那年,那社会

这边大哲和我唠的正热乎,静儿跑了进来,一脸紧张的神色说:“锋哥,那个二瘸子又来了,还有上次让你打了的那个老魏。”

原来,歌厅来了俩人,正是二瘸子和老魏。小五和老费、二军子正在大厅互相吹牛逼,看见他俩进来也是一楞。二军子不知道二瘸子和老魏是谁,看见小五和老费站起来也跟着站了起来。二瘸子俩手插着兜一瘸一拐的走进来后四周看了一眼,喊了一声:你们老板呢?让他出来。

小五还没答话,老魏在二瘸子旁边冲着小五骂了一句,“小崽子,那天打我你下手还挺重啊,胆儿挺肥啊。”二瘸子一听这话也一愣,扭头看了老魏一眼,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小五面前,脸对脸的看着小五的眼睛问:“那天你打的?嗯?”二瘸子眼睛眯缝着,脸色阴沉。

小五还是没说话,沉默着。二瘸子从裤兜里抬起一只手,推了小五的脑袋一下,又推了一下,一边推一边嘴里嘟囔着:“你个小崽子,知道你打的是谁不?啊?那是我姐夫知道不?啊?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啊?”小五被他推一下退一步,推一下退一步,正在这时候,二军子不干了,上来就双手推了二瘸子肩膀一下:“你谁啊牛逼啥啊?咋地?就打你姐夫了咋地?不服就干。小五你怕他干啥啊?管他谁呢。”

二瘸子没反应过来,被二军子差点给推个跟头。站稳了之后有点惊讶:“哎呀,想干我?哈哈,行行,你知道我谁不?啊?好好,来,你们仨一起上,来干我,来来。”正在这时候。接到静儿报信的我和大哲也从后院跑了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我喊了一声:“军子”,二军子看了我一眼不说话了。

我看着二瘸子说:“朋友,我是这的老板,有啥事冲我来,我知道你是谁,你不就是洪涛手下的二瘸子么?洪涛那么大的手(东北社会嗑:社会大哥的意思)还管我这小歌厅打不打警察啊?我跟你们也没过啊?啥意思啊?啊?”我也沉着脸咬着牙说。二瘸子歪着头看着我:“呀?还挺硬。你问我啥意思?你就是老板呐?还有人敢问我啥意思,我就告诉你啥意思吧,你打的是我姐夫。啥也别说了,别整的好像我欺负你们似的,我也不砸你歌厅我也不揍你,我姐夫被打的医药费你们给出了就行了,这事就算了了,啊,别说我不给你指道。”

“呵”,我冷笑一声:“来来来我听听,我该给他包多少医药费呢?”我抱着膀子反问了他一句。“五万,不多吧?我姐夫他是警察,也算你小子点子背,下次别那么牛逼,要不早晚得让人给你灭了。”“你也知道他是警察,老魏,”我扭头看向老魏“你真牛逼,你不是警察么?怎么有事还得让你小舅子出面啊,还让我出医药费?你把我这歌厅都给砸了咋算?是不是也得赔我钱啊?还要五万,挺敢要。”

老魏看着我冷笑了一声:“我知道你家有人,咋地?有人不也让人干死了么?就是局长是你爹又能把我咋地?我告诉你这歌厅要不你就别干了,给我算了,要不我让你也干不成。”我往前走了两步,看着二瘸子:“钱我有,我要是不给呢?”二瘸子看着我“真不给?”我说:“钱我可以给,但怎么给我说了算,你姐夫要是给我说句话,说那天喝酒来闹事砸我场子是他不对,那行,那点医药费花多少我给报了,就当是给你二瘸子一个面子。但是你要是跟我来横的,还大张嘴要五万,哼,别说五万,五块钱也没有。”二瘸子伸出一只手,用一个手指头点点我没说话,转身冲着老魏一摆手走出了门,一边走一边扔下一句话:“这是你自找的啊。”

我哼了一声,鄙夷的看着他俩,小五和二军子他们也很不屑的看着他们出去。突然我觉得哪里不对,怎么他俩是自己来的么?。坏了,我赶紧让静儿去喊老金,回身让小五他们去拿家伙,我什么也没拿,把手伸向裤兜,那里有当初从五黑子那抢来的那把刀的刀把,其实是个金属的五指,套在手上十分合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