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2013年末,有网友问我,难道就一直跟踪靠谱投资者吗?我回答说,先投资工作,再投资股票。两年过去了,回顾这两年来的得与失,总是令人爱恨交加:经历了一个特大牛市,却未能抓住机会;终于能创造较为持续可观的现金流,前景却有限;本金积累到一定程度,却仍未有质的变化,反而患得患失起来;被夹头虐了千百遍,接触到多个其它流派,却依然相信价值投资。总体上讲,焦虑多,行动少,实际进步不明显,积累的矛盾却日益激化。李开复说,改变你能改变的,接受你改变不了的,并且有能力去识别这两者的差别。几年前,一位落寞的朋友跟我说:我也曾经辉煌过。终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是时候做些改变了。

    虽然今年业绩很差,但还好小命保住了。本来我想着,初遇牛市大敌,最保险的方法就是不要思考,傻傻跟着靠谱者做。可有谁能想到,今年几个靠谱者竟同时熄火了呢~~但我还是要感谢他们,因为没有他们,我的情况只会更糟糕,而不是更好。

    现在的我,雪球还不够大,但已经有一定量了,现金流也较为可观。理论上说,如果有一次大熊市给我重仓的机会,再在疯狂中分批卖出,就可以有质的变化。这个时候,努力去追求更高的收益率,也许还不如傻傻地简单地耐心地做。这是抉择上必须考虑的问题之一。另一方面,我也算是股市老人了,好吧,老韭菜。从2009到现在都有六年了,如果是从买股票算起,也有四年的时间。可我这么一看,我的水平实在是太差劲了,存在大把的提升空间。而对于一个已然经历过一轮牛熊,同时具备证券分析基础的投资者来说,寻求提高就不仅是交易上的要求,而是具备更深层级的精神层面的需要。

    几经思索,我得出的结论是:提升是必要的,但必须为提升定调。也就是说,努力提升的目标,不是为了提高收益率,而是为了确保当初那个最简单、最朴素的目标能够以更大的概率达到:一次大熊市的重仓机会,再在疯狂中分批卖出。

    一般来说,股票交易涉及三个因素:企业、市场和投资者自身。有些人认为,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而有些则认为,规律就是规律,只有人适应规律,没有规律适应人的道理。我认为,了解规律是必须的,但投资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特点去决定利用哪些规律来交易。所以,首先,我要对自己做一次全面的剖析。

    对不确定性极度厌恶。我非常安于一成不变的环境,而外界的变化会使我消耗比一般人更多的心力。这意味着,除非有明确的目标和行动计划约束,不然战略转型这事就无法推进。这也意味着,比起追随市场,按计划交易更适合我。

    专注而不擅长多线作战。我非常不习惯同时做多件事,而对于习惯了的事情,则会坚持不懈去做。这意味着,要做成一件事,首先要找到支点,通过把精力聚焦在这个支点上,从而撬动全局。和上一条结合起来,就是初期要有明确的目标和行动计划约束,在走上正轨之后就会顺利很多。

    重理论,轻实践。应该说,科班出身,加之在金融业混了这么久,在证券、会计、财务方面的知识,我还算是比较全面的。问题在于,多年以来,我习惯于跑马圈地地了解知识,但却从不把它们运用到实践中去。结果是,理论知识一大堆,但查个股票历史价格都花半天时间。所以,下一阶段的关键不是要拓展知识面,而是要形成自己的分析框架,并且要熟练掌握。

    重规划、轻应变。对安于一成不变的人来说,不受外界影响,严格执行自己计划是比较好的方法,而市场上其它派别,比如趋势、技术等,最多只能当参考。

    缺乏主见,人云亦云。所以要有意识去培养“第二层思维”,通过不断试错去提高自己的判断力,但这种试错必须受到容错系统的保护。

    脸皮薄,玻璃心。这意味着,投资这事,要孤独地做。今年我就是做了很多NO ZUONODIE的事,这方面要好好处理一下。

    以下进入第二个因素:市场。对于市场,我有两个基本观点。

    既要和市场保持一定距离,又要持续观察市场。这是因为,只有长期观察市场,才能熟悉市场的脾性,才能识别各种已然出现的荒谬,避免把某些历史出现过的陷阱当成难得一见的机会而欣喜若狂。比如,了解到黄金的周期以十年计,就不会在目前黄金低位时贸然出手,要出手,也要采用定投的方式。

    各门派的基础,都必须有所了解。并不是说各门各派的武功都要用上才能做好交易。事实上,各门派是从不同角度去理解市场,因此,只有对各门派的观点有所了解,才能形成对市场比较客观的观点。至于哪一些招式可以为我所用,一方面需要综合思维,更要考虑投资者自身的适应性。

    综合以上两点,结合个人的风格,我决定采用聚集策略,选择各门派中做得较好的几位靠谱者,组成一个“重点关注”的群组,每天刷微博时,优先刷他们的,目的并不是从他们那里得到操作的依据,而是让自己自然而然地去观察市场,保持对市场的敏感。

    最后,也是我战略转型重点,就是企业了。

    巴菲特说,有些人五分钟就能相信价值投资,有些人说再多也不会相信。这句话在我身上得到了极大的体现。通常价值投资者,都会有一段痴迷技术分析的经历。这有如古代皇帝出生,定有瑞兆一样,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我是从一入门就是价值投资,然后被虐了几年,被逼着去了解其它门派,但最终还是只相信价值。当然,你也可以说我是伪夹头,毕竟与云大姐那样执着比起来,我还是差得远。

    但我并不是因为觉得其它流派不靠谱才不相信他们的。比如说,趋势派认为,A股的价值集中在一级和一级半市场,二级市场长期高估,参与者大多是趋势投资者。这一点我是相信的,我觉得很赞。只是,这趋势交易,一来要盯盘,我白天又没那么多时间,二来对应变能力要求很高,完全不是我这种人能HOLD得住的。

    但成长派不一样。我从一入门就是既相信价值,又相信成长的。当初我买银行,可不是因为它便宜,而是因为我看到银行的业务蒸蒸日上,这完全是从成长的角度去介入的。至于后来银行变成价值股,这只能说是阴差阳错。而我之所以老不碰小盘股导致业绩一直不佳,是觉得这里边破烂太多,没有成长可言。所以,与其它流派不同,我之所以没怎么碰成长股,并不是观念和风格上的冲突,而完全是能力上不足(竟把价值股当成长股了)。

    在目前已经构建的交易系统中,买入价格和交易策略,是安全边际的体现。即使是一个烂股票,如果是在全市场熊市、行业熊市、个股狂跌中买入,拿个足够低的价格,这本身已经规避了很多风险。而交易策略的设计,包括分档买入,持续优化,分散投资等,则是提供另一个维度上的安全边际。在此基础上,我打算引入第三个安全边际,即是成长性,企业本身如果能够快速增长,就能对股价产生支撑。

    目前来看,企业分析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从最顶层来讲,它要求投资者对一个企业各方面情况作出综合性的判断,而基本上没有哪家企业能像茅台一样,从各方面都能判断它是“皇冠的明珠”(当然,就算是这种皇冠的明珠,仍然会有很大的争议)。而我向来就是没有主见,又缺乏常识,在这方面实在是没有优势。我之所以还是愿意花时间在这上面,一方面是觉得,企业分析只是投资的要素之一,并不是一定要把它做到极致,才能有所成果。  

    因此,企业分析的意义,在于在目前交易框架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成功的概率,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另一方面,就算花了时间却没有收获,只要不对收益率构成负面影响就可以了,毕竟在这个过程中可以了解很多企业的情况,也算是一种提高。

    为达到作出综合性判断的目的,投资者首先要做的,是建立起一套企业分析框架,在此基础上,才是信息收集、财务分析等。这应该是接下来花时间最多的地方。我初步的想法是,通常这样的训练,一方面把到目前为止所学到的专业知识运用起来,另一方面改掉人云亦云、毫无主见的缺点。

    在概括2016年的转型策略之前,先回顾一下以上各个重要观点:

    交易目标:一次大熊市的重仓机会,再在疯狂中分批卖出。

    转型目标:引入成长性这一安全边际。

    转型理由:为确保交易目标以更大的概率达到(而不是为了提高收益率)。

    那么,自然而然的,转型策略可以如下表述:

    转型策略:在容错系统的保护下,优先考虑绝对低估,并逐步引入成长性这一安全边际,同时做好心理建设。

    首先,所有交易都必须在容错系统的保护下。“出了错,还能赢”,是容错系统的价值所在。对于我这一战略调整,成功与否,根本无法得知。所以,容错系统的保护,是一切调整推进的保障。

    优先考虑绝对低估。这不仅与我的风格有关,也与我的投资目标有关。其一,我的资金量,只要有一次癫狂就可以有质的变化;其二,过去几年我一直做这种类型的交易,做起来心安,也有过不少成功案例。当然,成长性好的肯定是不怎么低估的,那么,优先考虑绝对低估就意味着,如果大盘不上不下,即使看到成长性很好的标的,也不能占太大的仓位;但是,一旦出现了大熊市,那么将以成长性为主,而不是去买太多“跌破PB”的烂票。

    引入成长性这一安全边际。并不是看到创小板那么疯狂而被洗脑了。其一,成长派有其令我愿意相信的逻辑,只不过苦于自己能力不够而不敢尝试。其二,我希望能在将来某个时点,在泡沫破裂同时市场稳定之后能够做一部分仓位的小盘成长股,以分散风格上过于集中的风险。其三,即使是做价值股,将来也会多考虑成长的因素。比如,钢铁行业到现在还过剩成这样子,如果我对这个行业有那么一点点了解,前几年就不会因为PB低而去买钢铁股了。

    同时做好心理建设:针对我脸皮薄,玻璃心的特点,有一些细节以后要处理好。

    其它机会不做:严格来说,应该是其它没有复制性,没法积累经验,却要花费较多精力的机会不做。这就如投资实业一样,你应该去投资那些长远来看会钱生钱的生意(如开个培训学校),而不是那些没有复制性,要自己长远累死累活的生活(比如做家教)。另一方面,多线作战也是对我很不利的。

    分析是复杂而详尽的,具体计划应该是简单而具备操作性的。

    一、固定时间留给学习企业分析

    晚上留出固定时间学习企业分析。晚上有空我还是基本能保证的,大多数情况下是有空,但没精力。所以这要好好处理一下,少思虑,多行动,这样就不会把精力消耗在思虑上;白天不能把精力都花光,特别要避免多线作战,这样对精力消耗很大;还要努力提高体质。另外,对腰椎、颈椎的压力也会加大,所以白天要多活动这两个位置。然后,要有好的环境,哈,过几天搬新家,我特地要求书桌要足够大、足够宽,还对着江,看起书来肯定很爽。

    在学习路径上,先是尽快学习企业分析的框架,然后再不断经过案例去反复实践。这一次要学以致用,要融会贯通,而不是学一大堆死理论。

    二、零碎时间留给观察市场

    选择各门派中做得较好的几位靠谱者,组成一个“重点关注”的群组,零碎时间关注他们的发言。这个不像企业分析那样,有时间就看,没时间就过,反正市场天天在,错过今天,还有明天。所以不要强求每天必看,不然又是多线作战了。

    另外,如有时间要补一补技术分析的基础知识。

    三、通过各种措施保持好心态

    在生活中不谈股票;在网络中不谈具体操作;暂时以存量资金入市,新进资金暂时不入市,不能形成所有流动资产都入市的局面,这样影响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