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title


第一部 第二十三章

那年,那社会

当我拉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知道,一直担心的,该来的已经来了。门外不远处停着一台面包车,车上下来七八个人,一个个看上去都是经常打架的主,手里都拎着一根镐把,正直奔歌厅走来,而二瘸子和老魏正站在歌厅门口背对着我向他们招手做手势。当我看到二瘸子那略长的头发时没有片刻的犹豫,上去左手一把就薅住了他的头发往我怀里一带,右手趁着他被我薅的仰着头要转过来的时候,带着铁四指的右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这小子也不愧是跟着洪涛混迹多年的社会大手,只是闷哼了一声,窝着腰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抓着我薅头发的左手腕就要拧腕。我十五岁多初中毕业的时候,曾经跟着给我家邻居盖房子的一群山东瓦匠中的一人学习过一段时间的武术,知道其中拧腕的厉害,所以一个垫炮用膝盖顶在他的脸上之后就松开了左手。这时候老魏也过来打我,旁边老金和他的小弟也冲了过来,身后小五、大哲他们几个也都拿着斧子,锹把跑了出来,两下嗷嗷叫对骂着打在了一块,这条街上多年少见的一场混战就此拉开了。

打架,没有招数,看谁猛,看谁狠,但是,二瘸子带来的这些人都是跟他混社会的,很会打架。门口这条街道不宽,十多个人打在一起镐把不容易施展。抡起来的时候容易打到自己人,他们就把镐把竖着往下砸或者平着往对方脸上戳,而我们手里边只有三个锹把和一个斧头能和他们对打,剩下的就是菜刀啊什么的,比较短,有些吃亏,所以被他们打得只有后退,一时间落了下风。

老魏,这小子本来是来看热闹的,以为凭着他小舅子二瘸子的名气就能唬住我,让我服软再赔点钱就完了,没想到我没吃他这一套,更根本没想过亲自动手参与斗殴,毕竟他还是个警察。可是没等到他回到车上,这一切就发生了,他也不能眼看着他小舅子动手他自己跑。更让他耿耿于怀的是我,这小子一直对于那天被我打了一顿怀恨在心。这边我由于只有一个铁四指在手上没有长家伙,连个凳子也没有,正想着退到海成家去拿个铁锹什么的,突然发现那边小五和人对打的时候后边有个小子拿着镐把正要抡他。我赶紧一边大喊一声:小五后边!一边跑过去帮忙。小五听见我喊很机灵的一下子跳开到墙根躲开了这一镐,这也是我最后看见的画面,之后就觉得后脑勺一木、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之后,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刚醒来的时候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甚至忘了时间。我记得我问守在床边的静儿的第一句话是:你叫什么名字来着?现在是19几几年?静儿当时就哭了,说锋哥你咋连我都不认识了呢?你先好好躺着什么也别想,大夫说你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说我认识你的,就是一下子想不起来叫什么了,发生了什么了?我咋到这来了?静儿说大夫说你是脑震荡,我是静儿啊,你歌厅的静儿。我看着静儿,在努力的想起来这一切,但是很难。后来还是静儿给我讲述发生的一切,帮我慢慢恢复的记忆。

原来当时静儿虽然是个弱女孩,但是由于也是在这个行当里混,所以也比一般的女孩子见多打打杀杀了。当时打起来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口看着,当看见我喊着小五的名字跑过去的时候,那个老魏手拿着镐把躲在后面抡圆了砸向我的后脑勺,一下子我就倒下了,但当时我是跑着的又比较快,所以砸的偏了一些,但是即便如此我也被打成脑震荡了。当小五看到我为了救他被老魏用镐把砸倒之后,当时就红了眼。从腰间一把拽下别在上面的警用匕首,那是我送给他的,他一直当作宝贝别在腰间,小五手握着警匕就冲向了老魏。老魏也慌了,再次抡起镐把砸向小五,小五躲都没躲,只是歪了歪头。镐把砸在小五的肩膀上,小五人也到了老魏的跟前,只见红了眼的小五一手薅住老魏的脖领子,一手握着警匕照着老魏的肚子就捅了进去,连着捅了两刀,老魏捂着肚子就坐了下去。与此同时,二军子倒退着撞了小五一下,小五回头一看,二军子满脸是血,眼睛肿的剩一条缝。小五吓一跳,一看二军子的对面站着的正是二瘸子,原来这二瘸子一直盯着二军子,因为二军子刚才在歌厅就推了他一下,一点没给他面子,二瘸子就记在心里了。刚才两边一动手他就一直瞄着二军子,二军子手里只拿了把菜刀,挥舞起来挺吓人,但是和镐把对打就很吃亏了,所以二瘸子上来就趁二军子不注意一镐把就狠狠的戳在了他的脸上,当时就把鼻梁骨打坏了,满脸是血,又趁二军子有点发懵用手捂鼻子的时候接连又来了几下子,当时二军子的眼睛就肿了起来。正在往后退的时候撞到了小五,小五一看情形先虚晃着踢向二瘸子,趁二瘸子略一愣神一边拽着二军子后退到我身边来看看我咋样了。那一边二瘸子也看到了老魏捂着肚子坐卧在地上,也赶紧过去看,那边老金老费大哲他们和其他人还在混战着。正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开到十米外停了下来,从车里很快的下来的正是三江子和洪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