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前,当我们把目光投向最近的基差(basis spreads)交易时,ZeroHedge指出,在3月份出现的令人担忧的状况正在变得越来越糟糕:也就是说,“全球美元短缺加剧到了自2012年以来最坏的水平。”

预期这种美元短缺会以一种虚拟和渐次的方式展现。并且随着发现自己处在一个美元短缺局面的市场参与者不得不去清算以美元计价的资产,美元的短缺主要还会以一种对资产价格压力的形式展现出来。这实际上一整年内都在发生,包括中国等许多新兴市场和主权财富基金都在清算美元计价的资产储备。

然而,在一系列出人意料的事件中,有一个地区受到了虚拟和实物美元消失的打击,其受到打击的严重程度和快速程度远超过了我们的预期,这个地区就是非洲。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非洲一些最大的经济体,包括尼日利亚、安哥拉、埃塞俄比亚和莫桑比克,都正在限制对美元的兑换,以保护本国正在缩减的外汇储备。

美元短缺造成的影响是很大的,因为日常业务运营中出现的美元短缺意味着从Transcorp酒店(尼日利亚一家酒店)到国际企业巨头如通用电气和可口可乐在内的公司都在努力想方设法去获得进口需要的美元,或是把利润返回到美国国内。

虽然在很多个场合我们都预测了美元的短缺,但是当看到美元短缺真正起作用时,情况还是大不一样。美元短缺是怎么造成的呢?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资源出口以及从石油到棉花(但大多数是石油)等商品出口带来的美元流入出现了下降,这造成了美元的短缺。大宗商品的溃败同样给当地货币带来了压力,为支持本国货币,央行又会动用其不断减少的美元供应。

美元的紧缺给投资者带来了挫败感,这会增加成本,让项目延迟。对那些受到下跌大宗商品价格负面影响的国家来说,美元的紧缺可能还会阻碍未来的投资。Transcorp酒店首席执行官Ozigbo表示:“对很多尼日利亚公司来说,这是艰难的旅程。”

然而,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尼日利亚这样对美元的短缺感受得如此真切,因为尼日利亚超过90%的外汇储备来自于石油出口。今年年初的时候,石油价格的下跌让尼日利亚货币奈拉出现了大幅贬值。3月份的时候,尼日利亚央行把其汇率固定在了1美元兑199奈拉。到12月,尼日利亚的外汇储备下跌到了295亿美元,与去年12月份相比下跌了18%。正如此前报道过的,今年夏天,尼日利亚央行推出了从肉类到混凝土在内的41项商品清单,禁止买家用这41项商品兑换美元。不管买家想使用美元购买何种商品,他们的要求都必须经受央行清单的核实。这个规定减缓了任何购买美元的尝试。

美元兑尼日利亚奈拉走势图

虽然资本控制可能延缓了尼日利亚货币奈拉的崩溃,但尼日利亚央行所做到的只是把美元短缺造成的影响从央行的储备资产负债表上转移到了国内经济上。由于现在几乎没有任何美元用于运营日常事务,尼日利亚的国内经济遇到了障碍。

其它非洲能源出口巨头也追随了尼日利亚限制美元兑换的脚步:安哥拉列出了能优先兑换美元储备的行业,包括石油和食品行业。在莫桑比克,政府要求公司把美元营收的一半兑换成本国货币以支撑外汇储备。

通用电气非洲首席执行官Jay Ireland表示:“情况与以前不同了,以前你只需要去到银行就能兑换到美元。现在,兑换美元成为在银行提出申请的一个过程,并且花费的时间要更长。”Jay Ireland在谈到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时这样称。

Ireland表示,通用电气仍然致力于非洲的长期项目,但美元的短缺意味着当地客户需要花上更长的时间来购买通用电气用美元计价的产品。

这也就是所谓的“委内瑞拉方法”,政府采用了越来越严厉的外汇资本控制措施,但却发现这些措施没有一个有用。

与此同时,非洲的美元短缺来得是如此的剧烈,以至于世界上一些最安全和最受尊敬的在非洲有业务运营的公司都开始感受到了美元短缺的影响。比如可口可乐,可口可乐进入非洲已经快一个世纪了。这家世界知名企业能从其遍布非洲的业务中获得美元。然而,可口可乐这个饮料巨头也对这个情况表示了担忧,随着其供应商在想尽办法为他们所需要的进口提供资金(美元资金),这些供应商们开始感受到了美元的紧缺。可口可乐尼日利亚董事总经理Adeola Adetunji表示:“如果货币政策没有改变,那么这会变成一个更大的挑战,我们也会对此表示密切关注。这里的业务和以前不一样了。”

对那些规模小一些的,名气不是那么大的公司来说,美元的短缺意味着公司业务实际上是被冻结了。

Ozigbo的Transcorp酒店需要美元来支付给承包商款项,需要美元来进口建材以升级一个酒店,并筹建另外一个酒店。

Ozigbo表示,去年,获得“相当数量”的美元需要48小时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现在,如果Transcorp能在三个星期内兑换到美元,这都算比较幸运了。

由于出现了延迟,自去年以来,升级阿布贾希尔顿酒店的成本从约160亿奈拉(7900万美元)上升到了260亿奈拉。Ozigbo现在强烈怀疑他的项目是否仍然具有经济可行性。

可以肯定的是,非洲国家的央行们有一条简单的道路来走出目前的困境:停止保卫本国货币,让市场来决定本国货币的公允价值。这个办法的问题是它会迅速导致本国货币的贬值。在不出现失败的情况下,这个办法还会导致超通胀和社会动荡。许多非洲国家两位数的通胀率已经很高了,因此对这些国家来说,后者(超高通胀)肯定不是他们的选择。

非洲仅次于尼日利亚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安哥拉也一直在使用美元来支撑其本国货币宽扎(kwanza)。安哥拉央行表示,将继续用美元来保卫本国货币。

安哥拉央行副行长Gualberto Lima Campos表示,“如果我们贬值,这会对通胀率产生巨大的影响,因为我们的大部分食品都是进口的。安哥拉的年通胀率已经达到了14%。

当然,保卫一个国家的货币是招致失败的下策,正如最近阿根廷的状况以及瑞士央行所承认的一样。

投行复兴资本(Renaissance Capital)全球首席经济学家Charles Robertson表示:“非洲国家央行对兑换美元设置了限制。虽然消耗自己的外汇储备支撑起了本国货币,但这同时也带来了更长期的问题。很少会有投资者愿意把资金投到这样一个国家,这个国家采取的是官方的汇率,而不是由市场设定的汇率,并且长期内这个汇率也是不可持续的。”

现在为止,非洲成功避免“超通胀魔鬼”出现,即美元短缺造成的超级通胀。但是,倒计时正在进行,只要每个过去的一天石油价格不出现反弹,那么一个全面的遍及非洲大陆的货币崩溃以及随之而来的超通胀和社会动荡变得不可避免的可能性就会增加。

更糟糕的是,非洲仅仅只是开始:虽然表现形式不一样,但美元短缺的机制却都是普遍的(我们最近以万亿计的美元量化了美元的短缺)。并且,如果美联储坚持采取与世界其它地方不同的利率政策继续把美元推高,那么很快这种美元短缺的问题将会走出世界上最贫困的大洲,降临到世界上其它地方。在这里,全球大宗商品崩溃和美联储货币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将很难被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