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今天,谁也想不到A股市场在调整了一个月之后,掀起了一波两个月大涨56%的疯狂行情,这样的疯狂的基础是从2014年7月份开始的真正的估值修复,上证指数从2100点到3300点,已经上涨了50%的基础上,市场真正的赚钱效应和大家的疯狂投资热情足够强的情况下,城里人越来越会玩儿,从两融到伞形信托,从分级基金到民间配资,四五倍的杠杆如家常便饭,加了催化剂的牛市也注定不长久,只是这种因过度杠杆导致的泡沫在吹破的那一刻,恐怖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过去的一年虽时间不长,发生的过往却也历历在目,我们从几个关键词一一来回顾;


上证指数全年涨幅9.41%,振幅72%




巨大的振幅和疯狂的大涨大跌在一年内完成,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疯狂的杠杆让太多的人一夜之间一无所有,给大家算个账,如果是4倍的杠杆,也就是说你自己出100W,配资公司给你400W,这样你有500W用来炒股,实际上1:4的比例在最疯狂的时候并不算最高的,但是100W在500W里面只能算是20%,但是配资公司的风控标准是不伤害到他们的本金,所以实际上500W亏损10%以后就会预警,配资公司会要求客户追加保证金,如果亏损到15%以上就要面临被强行平仓;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15%的下跌是何其的简单,所以最开始去杠杆的时候,先死的是配资公司的高杠杆,或许连证监会也没有想到,当市场的风险聚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不是某个人或者哪个机构能控制的住的了,所以紧接着第二批敢死队伞形信托、分级基金、两融相继崩盘导致了国家救市之后的第二波大跌,今年有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在第二波大跌的时候掉进去的,其实我也是;因为天真的我们都相信了国家救市的决心,却忽略了当市场行为真正发生了以后,政策工具是否可以改变市场本身的修正,结果也不言而喻了,而其实国家救市的决心绝对是真刀实枪的干,从停止IPO,到强制券商自营盘不减持,再到中央汇金出钱买股票,但是这个时间上的先后却导致了成千上万的散户被割了韭菜,所以崩盘第一批死掉的是疯狂杠杆,第二批死掉的是没有动用过杠杆的普通散户;


因为今年做股票也只是每天看一会,没有放太多的精力,而且也没有动用过任何的杠杆,忽视了对于当时市场数据的统计,所以当股灾到来的时候我也没有意识到,只是从技术分析上判断,市场的调整大约在6月份,只是这种本应是正常调整,因杠杆牛被过度矫正造成了历史上最大的股灾,还记得6月份在微信上给几个朋友发了几条语音,大意是告诉他们减仓,大盘要调整,只是那个发语音的中午,我也没曾想到后来的暴跌来的那么突然、又那么惨烈;


恒生电子的HOMS系统




股灾之后,马云一度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因为马云控制了恒生电子20.62%的股权,是第一大股东;原因是恒生电子开发了一个配资的风控系统,类似于伞形信托,这本是为私募机构开发的方便管理资产的软件,后来顺应牛市和市场需求,场外配资发现HOMS的这种分仓功能非常方便分仓,又可以很好的实施风控,这样就避免了人工作业,可以节省很大一部分的人工成本,加上后期的一些P2P公司也加入了配资行业,所以牛市的时候配资公司很疯狂,几千万资产的也基本是小型配资公司了;


其实通过HOMS接入券商的客户资产也不过4000多亿,平均3倍杠杆,对比两融的23000亿,其实也不过是个零头而已,所以股灾以后罚了恒生电子5个亿实际上还是挺冤屈的,因为这种杠杆本身就是从券商开始的,只是券商有一定的门槛,50W确实可以把很多风险承受能力比较差的投资者挡在门外,只是大家不这样认为,不过对于监管层来说,有一些风险是应该在风险初期就该杜绝的,而不是当风险集聚到一定程度才下刀子,当踩踏变成了常态,就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了;


穿着“白大褂”的徐翔




股灾之后,最牛逼的也就是泽熙投资了,在股灾面前独善其身的也就是这位高手,可惜,鸟一旦出头了,就容易被暴打,所以,愣是把阿玛尼穿成了白大褂,让时尚圈和金融圈都一头雾水;


股灾结束,一地鸡毛,徐翔陨落,也代表着一个时代过去了,投机氛围不会改变,但是这种操作模式,内幕消息的操纵,“一字断魂刀”或许慢慢的也就不复存在了,金融市场,看的不是你有多么高的收益,而是谁能存活的更久;


千股跌停、千股涨停、千股停牌


对于今年新进股民来说,这也算是非常值得纪念的经历了,第一波跌完以后,国家宣布救市,拉开了一波短期暴烈的反弹,7月6日到7月10日的一周内,A股经历了不能再爽的从天堂到地狱;


7月6日,竞价千股涨停,收盘千股跌停;

7月7日,开盘千股跌停,收盘千股停牌;

7月8日,开盘千股跌停,收盘千股跌停,还有千股停牌,三大期指合约跌停;

7月9日,千股停牌,收盘千股涨停,三大期指合约涨停;

7月10日,千股停牌,千股涨停;


这么牛逼的一星期,终于不用听说别人咱是新股民了,我们可以很牛逼的问问老股民,你经历过千股跌停、千股涨停、千股停牌的行情吗?

可以同步关注微信号:A股鸦片   Aguyapian



注册制2016年正式实施


注册制的实施或许给市场增加了很多的不确定性,大批量的新股上市不仅仅会让壳资源失去价值,更会让市场的流动性下降,相信管理层也不可能意识不到,但是具体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是通过新三板和科技创新板来过度,还是完善好上市和退市机制,以保障普通投资者的合法权利;因此我们也需要从辩证的角度来看待,李克强总理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本意是通过激活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融资,但是新三板和科技创新板明显是给大机构玩儿的,当然,普通投资者也没有那个能力去分辨,更没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所以,未来的投资市场更多也是机构的天下,散户的生存空间户相对减弱,我们该怎么应对,这是需要我们去考虑的;


从长远来看,我们还是看好中国股市的,毕竟在经历了两年的转型阵痛期,也该迎来一个上涨期了,只是这种上涨需要通过完善的政策工具来调控,真正的切实把投资者的利益放在首位,真正的盘活资本市场,增加资本市场向实体经济的血液输送,国家主导的慢牛才会真正的形成,打击内幕交易,打击腐败,健康长远的市场才会形成;


今天先写这些,明儿继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