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好的行业非常重要,所谓“男怕入错行”,在好的行业中才更容易创造、实现价值。 

 

行业增速要快,企业价值的增长往往需要建立在行业的高增长基础之上,历史上像万宝路香烟这种在低增速行业中实现长期增长的公司并不多见。同时行业的商业模式要好,比如,寿险与航空就显著不同,全世界航空公司破产的案例非常多,但寿险就较少,不同行业的经营模式与不确定性明显不同,企业创造价值会有较大区别,巴菲特就喜欢保险而讨厌航空。还有一点,企业价值增长后对现金的需求也很重要,如有些企业虽然可以赚到大量盈利,但是新的盈利增长却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在这个方面,品牌白酒的特性就完全不同,不同配方和产品保护了企业,竞争是有序的,而新增产能对资金消耗相对不大,这就是为何品牌白酒一直是股市估值高端的重要原因。 



好的管理层和好的机制同等重要。即便是好的行业,但是没有好的管理层依然难以创造价值,比如景点类公司,拥有无法比拟的自然资源垄断以及客的快速增长,但是管理层的绩效与机制缺乏,鲜见有优质回报的公司。另外,机制也同等重要,看看多数国有企业的经营成果与改制后的对比,大家就都心中有数了。从这点上看,资本市场应该用宽容的心态去看待管理层激励,有激励要比没有激励对企业的长期发展强很多。 



要拥有好的产品的道理很简单,生产微软产品和生产一般纺织品,面对的行业竞争显然不同。有壁垒的产品可以使企业从价格战、服务战、广告战等激烈的竞争中隔离出来,企业更容易创造盈利回报股东。动力组合基金近期正是根据上述四个原因进行了价值投资,回避了题材股和“差”的公司。 



除了个股选择,对于管理的资产额较大的投资周,可能需要在中观层面考虑行业和板块配置。其实做行业配置并不难,主要依据就是“低估”,哪个行业在整个市场中估值明显偏低,加大行业配置一般都可以在中期获得较好回报。 



低估有两种,一是从目前的行业运行状况和企业盈利状况分析,该行业整体估值偏低。如2007年初的煤炭行业,是全市场公认的估值洼地,但是很多人以不是热点,或者未来价格趋势不清晰为由,不肯买入股性呆板的煤炭股。可是到了二季度,煤炭股不仅全线上涨,而且未来行业景气度越来越乐观,成为众多机构追捧的对象。而目前钢铁行业似乎与当时的煤炭行业颇有相似之处。 



第二种低估就需要更强的研究支持了,因为这种低估不是简单地看估值的高低,而是着眼于未来的发展。例如2004、2005年的食品饮料行业,当年主要公司的估值均处于市场相对高端,但接下来的企业盈利连续多个季度超过预期,于是出现了行业整体性的投资机会。再如2005年的证券行业,看当年的估值几乎是全市场最贵,但是若考虑到2006年的惊人业绩增长,2005年的证券行业是极佳的配置行业。 



价值投资有着各种各样的细分操作逻辑,不论是完全的自下而上还是从中观的行业轮动配置,各有由劣,但是可以说最终条条大路都可通罗马。不过,对于上述策略都不熟悉的人而言,最佳的价值投资策略是长期持有共同基金,也可到达罗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