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首次触发指数熔断机制,比市场预料的要早一些。1月4日,2016年第一个交易日,也是指数熔断机制正式实施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沪深300指数连续触发5%和7%两档熔断阈值,市场出现恐慌性抛售,久违的千股跌停更是给投资者信心带来了沉重打击。 


截至收盘,上证综指重挫6.85%,创两个月来新低;深证成指重挫8.20%;中小板指和创业板指则分别暴跌了8.23%和8.21%。2808只个股中,跌幅在9%以上高达2001只。期指方面亦触发熔断提前收盘,主力合约均创交易以来最大跌幅,IC品种有三合约跌停。沪深两市总市值则从58.44万亿元骤降至54.20万亿元,一日蒸发4.24万亿市值。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当天A股市场出现的暴跌,同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大、实体经济不振以及1月8日即将到期的减持禁令有关。当天,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5032,为连续第五日下调,创2011年5月24日以来新低。 


分析人士认为,指数熔断机制并不会改变市场的基本趋势。1月4日的暴跌既有偶然性,也有某种必然性。 


一方面,2016年中国企业将迎来最艰难的时刻,这正在改变着投资者对于2016年股市走势的预期,当前整个A股的高估值同企业的绩效是不相匹配的;另一方面,大盘自去年9月下旬以来的反弹无果而终,市场需要寻找新的调整底部。来自沪深交易所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4日当天,上证A股平均市盈率为16.44倍,深市主板的平均市盈率为28.34倍,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平均市盈率则仍然分别高达62.51倍和100.01倍。 


尽管如此,指数熔断机制“首秀”中暴露出来的一系列问题,引发业内激烈争论。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在当天A股市场实施涨跌停板和“T+1”交收制度的情况下,实施指数熔断机制会人为缩减市场的流动性,加剧投资者恐慌情绪。 


从当日的交易过程来看,熔断机制设定的阈值无意中给恐慌的投资者一个明确的“止损”目标:沪深300指数首次触发熔断用时2小时15分,而触发第二档阈值(7%)则仅仅用了5分钟左右,这5分钟的交易时间里沪深股市跌势加剧伴随成交显著放出,显然是投资者赶在触发第二阈值前卖出所致。 


目前,中国股市已实施涨跌停板,过多干预交易将影响市场效率,并起到稳定市场的反效果。通过制度过多干预市场交易,造成市场交易频繁“启停”损失的是交易效率,对市场长远发展不利。中国股市的投资者结构不合理、投资理性程度不够、市场交易深度不足是市场易大起大落的根本原因,这些不是熔断机制所能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