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契约型私募基金的具体特征介绍 
私募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明确可以通过签订基金合同的形式,规范基金当事人的权利与义务,发起设立契约型基金,契约型投资基金不设前置审批,采用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私募基金成立后备案的管理形式。具体的应用特点如下:
(一)契约型私募基金的法律关系及主体地位
由于《私募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明确了其上位法为《证券投资基金法》,而《证券投资基金法》对基金投资关系的界定援引了信托法,因而私募投资基金对基金管理人及基金份额持有人的法律关系界定同样适用信托关系。
(二)契约型私募基金的竞争对象
由于《私募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明确规定,通过非公开募集资金,以进行投资活动为目的设立的公司或者合伙企业,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及其子公司从事私募基金业务适用本办法。因此无论是契约型基金、以投资为目的设立的公司或者合伙企业、以及证券公司开展的定向资产管理、专项资产管理等均应该纳入私募投资基金的管理范畴,也就成为了契约型私募基金的竞争对象。
(三)契约型私募基金的投资人要求
私募投资基金暂行管理办法》办法规定:私募基金的合格投资者是指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 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的单位和个人:一是净资产不低于1000 万元的单位;二是金融资产不低于300 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 万元的个人。同时,办法继续规定,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等养老基金,慈善基金等社会公益基金;依法设立并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投资计划;投资于所管理私募基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从业人员等均视为合格投资者。办法对合格投资者的界定对私募基金管理人的牌照价值有着重要意义,稍后分析。

二、契约型基金的优势
1、募集范围广
根据基金业协会对私募基金登记备案的相关规定,私募基金合格投资者数量上限是200人,因此,契约型基金的募集范围比其他两种形式的基金募集范围更广。
2、专业化管理,低成本运作
契约法律关系无需注册专门的有限合伙企业或投资公司,不必占用独占性不动产、动产和人员的投入。而且契约私募基金通常都采用类似承包的方式支付给经营者和保管者一笔固定的年度管理费。如果经营者和保管者的年度管理费超过了这笔数额,投资者将不再另行支付。
3、决策效率高
在契约框架下,投资者作为受益人,把信托财产委托给管理公司管理后,投资者对财产便丧失了支配权和发言权,信托财产由管理公司全权负责经营和运作。所以,契约型基金的决策权一般在管理人层面,决策效率高。
4、免于双重征税
由于契约型私募基金没有法人资格,不被视为纳税主体。因此只需在收益分配环节,由受益人自行申报并缴纳所得税即可。此外,目前我国的公募基金均采用契约方式设立,而公募基金享有较多的所得税优惠政策。
5、退出机制灵活,流动性强
契约型私募基金的一大优势就是其拥有灵活便捷的组织形式,投资者与管理者之间契约的订立可以满足不同的客户群。在法律框架内,信托契约可以自由地做出各种约定。契约可以有专门条款约定投资人的灵活退出方式,这是因为在集合信托的不同委托人之间没有相互可以制约的关系,某些委托人做出变动并不会影响契约型私募基金存续的有效性。此外,未来允许通过交易平台转让契约型基金份额的可能性也较大,也将提高基金份额的流动性。相比而言,公司型基金和有限合伙型基金必须严格按照相关法律程序退出,往往面临繁杂的工商变更手续。
6、资金安全性高
在三种组织形式中,契约型基金具有最高的资金安全性,契约架构中可设定委托人、受托人和托管人三方分离的制度安排。受托人可以发出指令对资金加以运用,但必须符合契约文件的约定,否则托管人有权拒绝对资金的任何调动。另一方面,没有受托人的专门指令,托管人无权动用资金。除此之外,还可以设置监察人对私募基金的管理运用进行监督和制约,这是保障资金安全的又一重要制度安排。而有限合伙制基金在制度要求上没有托管人这一保障环节,更多的要依靠监事会或有限合伙人对管理人的监督,具有潜在的管理人携款潜逃的风险。


三、契约型私募基金的劣势

由于私募投资基金为非法人实体,私募投资基金在开展对外股权投资时,股权仍然登记在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名下;同时,由于我国缺乏对非现金、证券类资产的托管机制,因此对非证券类的私募契约基金,仍然面临着基金财产独立性的问题,出现纠纷时,法院、仲裁机构对基金管理人与其管理资产的认定存在不确定性。如何更好的做到基金资产与基金管理人固有资产的风险隔离仍然是需要立法进一步完善的问题。


四、契约型私募基金对泛资管领域的意义

1、对全市场而言,契约型私募基金给予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可以全市场投资的牌照。
契约型私募基金打断了信托计划、基金子公司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在 “一对多”非证券类投资领域的牌照优势,信托、基金子公司的牌照优势削弱。可以说,契约型私募基金给予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对解决金融领域出现的“金融空转”、 “多层嵌套”等问题具有实际意义。
2、对于银行理财业务而言,有助于协助理财业务回归代客理财的本源。
目前,在我国现行的理财业务监管环境下,银行理财仍然没有明确的法律主体地位,理财投资主要需要借助各类通道实现。银行可以针对高端投资者(根据理财业务相关监督管理办法,股权投资产品仅可向高净值客户发行)直接通过发行契约型私募基金并收取管理费、业绩报酬的形式实现代客理财,协助理财回归代客理财的本源。
同时,由于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也是很合格的契约型基金投资人,后续,银行资产管理机构也可以通过发行契约型私募基金的方式成为社保基金、企业年金的管理人,真正的发挥资产管理的功用。
3、对于银行的类信贷业务投资而言,可以缩减投资环节及流程。
私募基金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投资于所管理私募基金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其从业人员等均视为合格投资者”,这也就意味着私募基金管理人可以投资自己所管理的私募基金。如果银行可以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则对于银行开展类信贷的投资,可以直接通过发起设立私募基金的形式,而无需再通过信托+有限合伙等多层嵌套模式,效率更高,成本更低,法律关系更为清晰。目前,在私募基金管理人资质被暂停的情况下,契约式基金也是银行可以选择的通道载体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