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子是来我这喝酒的,洪丹听三江子总提起我,这次也跟着想来看看,就一起来了。出租车还在街口的时候就已经看着这边人很多在聚集,知道出事了,就催促司机快开。车到了跟前,俩人下了车,三江子一眼就看见二军子那满脸的血和躺在小五怀里的我,当时就急了,冲过来就问谁打的,二军子指了指二瘸子。

    作为我市黑道大哥洪涛的妹妹,洪涛的手下很多人都见过洪丹,但是没见过三江子,因为俩人平时行事也比较低调;但是二瘸子等人看到三江子和洪丹一起下的车,知道这关系肯定不一般;又看到三江子见到我和二军小子的伤势眼睛都红了的架势,也傻眼了,而这时候,洪丹也跟着三江子跑了过来。

    脑震荡的症状之一就是对当时的记忆损失,所以我们还是借静儿之口来了解事情的发展吧。当时大家都不打了,二瘸子一帮人都傻在那;静儿看到这种情况赶紧跑过来看我,但是我牙咬的紧紧的已经不省人事了。静儿急的大哭起来喊着我的名字。三江子站起身,从老金手里抢过锹把,老金没说什么,洪丹也没说什么。三江子径直走到二瘸子面前。二瘸子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时怎么回事,他怎么也想不透我和洪丹是什么关系,而面前的这个英俊帅气却又面色阴冷走过来的男人和洪丹又是什么关系。但不管怎样,我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所以二瘸子见三江子冲他而去,一边退着一边一只手阻挡着三江子说:“朋友,朋友,唉?你听我说,咱是一家人,可能有点误会,洪涛是我大哥。”三江子一点也没理他说什么,左手一把抓住二瘸子伸出来的手往外一拧,二瘸子当时就疼得受不了歪着身子半蹲着嗷嗷叫唤,而所有人都不敢上前,只有老魏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呀哎丫的呻吟着,肚子前面的衣服上血已经渗了一大片。二瘸子面子上也过不去,毕竟也是个社会人物。这时候他身子拧着右手被拧的疼得一边骂着:“我操你谁啊?”一边左手想抡起镐把砸向三江子。三江子一脚踹向他的膝盖处,因为是侧面,三江子劲也大了些,当时就隐约听着一个声音,静儿说就像平时吃猪棒骨用手掰开连着的两段骨头发出的那个声音,无法形容,总之这一脚,二瘸子的这一条好腿就此也废了。

    二瘸子疼得杀猪般的大叫,这时他的手下小弟们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准备动手。三江子右手唿的举起镐把,平着指向他们的脸画了一下,从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嗯”?洪丹这时候站到三江子身边,沉着脸看着上来的这几个人喊了一声:“干啥?”就谁也不敢上前了。三江子看着杀猪般嚎叫着瘫软下去的二瘸子松开了拧着他的手,在二瘸子还没倒下去的时候一脚踢在了他的面门上,直接把他踢了出去倒在了地上。他还要上前,洪丹拉住了他,“三哥,事以后再说,先去把你兄弟送医院去吧。”三江子这才收住脚步,瞪了二瘸子的人一眼,过来把我抱起来。这时候老金赶紧去拦出租车,后来就是他们把我送到了医院。而二瘸子他们也开着车把老魏和二瘸子送到了另一家医院。

    我是在昏迷后快一个多小时之后才醒过来的,由于记忆缺失,所以只记得我问静儿一些很傻的问题,诸如是几几年或者现在是冬天还是夏天等等,再就是大夫进来说别让病人想问题,这时候不能用脑,所以我后来又沉沉睡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