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 刘纪鹏

文章来源:和讯网


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院长刘纪鹏发表演讲,他表示今天对需要教育的根本不是投资者教育,事实已经充分表明,要对监管者教育,他们平常净教育别人了,还要对发行者教育。媒体、基金、私募、公募一定要有声音表达,民间声音应该有固定渠道让监管者听到。


以下为演讲实录:


刘纪鹏:大家上午好,今天说让我总结一下。我这个人是不是善于总结呢?我刚才讲了一下,每次我总结或者演讲比较好的时候,赢得掌声比较多的时候,都是在姚余栋所长发言之后,跟着他我就比较精采。


今天这个话题确实既敏感又重要,一般人还真不敢总结。我就是胆量比较大一点,这些年基本上还没犯错误,上边、下边还都能接受,可能也跟我总结的好有关。


因此,今天的题目就出的比较好,叫中国股灾修复性总结,这是我在正式场合第一次听到“股灾”,我们终于承认这是股灾了。


前一段我们领导要求不能提股灾,要提那场股市异常波动,因此那个题目要改成中国那场股市异常波动修复性总结,题目就太长了。所以不管什么原因,我们看到“股灾”这个词,就要论证它是不是“股灾”?是“股灾”。


从资本金融学、交易学的角度看,要么就一次性的一天暴跌20%以上,要么是累计跌幅超过40%,这个定义就是“股灾”了。我们从6月份5187点到8月26号2850点,这次累计跌幅达到了40%多,所以这就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股灾。股灾就得有股灾的救市措施,如果连股灾都不承认,中央的救市办法肯定就会发生紊乱。


有些人认为凭什么要救呢?你看看我们经历的周期,从慢熊,到鼓吹改革牛,变成疯牛了,疯牛完了肯定要快熊,快熊完了接着又回到慢熊,又回到过去7年慢慢的悲惨境地之去。中国股市重新进入漫漫熊市,会不会这样?人们很担心。特别是这两天,来个四天四熔断,创造了资本市场史上的奇闻。


美国1997年出现了一次全天熔断,熔断点在23%,咱们抄人家,还是想为股市考虑熔断点到7%就全熔断了。我们不说熔断是不是这次新年伊始罪恶的措施,它不是主因,它是添乱。这种制度不应该暂停,而应该废除,你让它在这儿干吗呢?它掩盖了事实的真相。


什么是事实的真相?我们就应该从资本的角度来分析,看看经历这样一个周期之后,我们是否真正在本质上下了功夫,还是说大家不敢总结,因为总结就要有人犯错误。


因此总结,从来在中国的历史上,不管是建国以来的,还是36年中国经济改革以来的,还是股市25年以来的经历这么多曲折,可是什么时候敢去总结呢?因此总结是需要得罪人的,这种得罪人的差事一般人都不干,一般不害人的人也不定这个题目,所以我今天都赶上了,我就豁出去了,我都这把年纪了,得罪就得罪了。


为何我们这么好的形势下又有这么好的政策,还有这么好的“中国梦”的理想,再加上习主席强有力的领导,新常态之后要拉动股市难道错了吗?要采用刺激的政策,宽松的货币政策让未来的30年进入一个新起点难道不对吗?但是为什么迎头出现了这样的损失呢?中国钱多,市场大,速度快,都占了,我们凭什么要跟那些危机的发达国家,他们没有这些条件,跟着他们一块同行呢?他们坏的时候我们也坏,他们好起来了我们还要坏?到底哪儿出了问题?核心就是制度。这一点是人们心中隐隐的痛,谁都不敢从制度上反思,这个问题才是关键。


当然,这个问题的总结一定要来一次断臂保身的考虑,不做人事调整是不行的。不管是未来大金融委的调整还是其他,大家都看到了,一次深刻的变革也就在这种痛苦中可能会发生。一手好牌打成了这样的烂牌,说不过去,谁应该负责任?


我们看到,说要拉动指数,肖钢同志说改革牛,一些高层就反对。改革牛、国家牛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中国资本市场制度不改革,中国改革红利进一步释放一定会带来与世界强国相匹配的强大资本市场。但是它暴露了从拉动股市以来,上层,甚至有决策权力的学者、决策者就争论。当然,加上在股市启动过程中有两大问题,技术上的问题、制度上的问题,也跟各种交易所盲目创新密切相关。


比如说现货上的高杠杆融资,期货上的高频化交易,现货中创业板150倍的市盈率,这么高的泡沫在上面继续累及中证500,不管是恶意还是善意做空,做空造成了这样的效果,这是明摆着的。所以技术上的盲目创新,其实今天并没有得到一个认真的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