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为止,近代历史上世界性的危机发生了两次。第一次是用扩展殖民地和淘金热解决的,第二次是世界大战解决的。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或者说即将进行的应该是第三次世界性的经济危机

财是啥?财,五行属水,水的特性,就是流动所谓的经济危机金融危机这些就是流动性枯竭或流动性被阻断后发生的。

流动是如何发生的呢?必然是从一方到另外一方,才发生流动。这也是经济活力的一种表现。

从近代史来看,大方面上有两种政府治理模式。

一种是以前苏联为代表的国家社会主义,一种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资本主义。不管是何种政府治理模式,本质上都是在解决同一个问题。

先定性下,政府到底是个啥东西?

政府内在的抽象本质可以理解为一种社会动员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

一旦政府这种能力弱化或者缺失,也就外在的表现为这个政府的解体。

从前苏联的解体,以及国民党和共产党两种模式的竞争说一下,大家应该就比较好理解了。

不管外在表现上,前苏联的解体是如何的,本质上前苏联的解体源于前苏联丧失了它成立之初原有的社会动员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造成的。

那么,这种能力是如何逐渐丧失的呢?前苏联是国家社会主义的代表,而美国是自由资本主义的代表。

这两种在中国也是有代表的,之前的国民党就是自由资本主义的代表,而共产党即是国家社会主义模式的代表。这两种模式我个人觉得没有好坏之分,关键看如何去用。

国家社会主义和自由资本主义各有优缺点,我就从 国民党和共产党在中国大地上的对抗竞争到最后分出胜负开始说。

自由资本主义算的上一种精英治理模式,它对社会的整体动员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显然是无法与能调动全体社会力量的国家社会主义模式抗衡的,这也是共产党搞掉国民党的原因。

但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国家主义的动员能力确实强大,但是底层的民众却往往是平庸的甚至是愚昧的,当这种社会动员能力固化到个人或某个组织的时候,绝对的权利往往导致绝对的腐化,不管当时的初衷是如何的,很少有人或组织能在掌握了这种强大的力量之后,还是一如从前。这是一把没有自控能力的双刃剑。在产生强大力量的同时也带来了强大的考验,能长期驾驭这种能量的个人和组织在历史上还没有见到过。文化大革命的灾难是就是这种能量失控后的具体表现。

而自由资本主义的社会动员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虽然没有国家社会主义那般强大,却因为它本身内部就存在相互博弈和制衡的力量,从而导致这种模式下比较容易控制平稳。

这也就是为什么国家社会主义都是一党专政,而自由资本主义都是多党竞争的原因,这是因为本身精英治理模式和群众全体动员治理模式的本质上的由来便不同。

当年,中国的资产阶级还处于初级阶段,国民党能调用的社会资源是比较有限的,这是为什么国民党被能够调动全体底层群众的共产党所搞败的原因,其实本质上就是,二者所能调动的社会力量和社会资源的能力上,共产党胜过了国民党,如此而已。

那么前苏联的解体,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社会动员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是如何失去的呢?

本质上的原因是绝对的权利造成绝对的腐化,当绝对的权利形成了阶级固化,社会整体丧失了流动性,流动性丧失的同时,社会就失去了活性,而脱离了社会群众的行驶绝对权利同时占据绝对资源的阶层在固化的同时也就丧失了它的社会动员和资源整合能力。

这确实非常无解

因为当社会丧失流动性之后,就会造成需求不足的现象,需求不足会导致经济萎缩,这个常识相信大家都知道。

那么在产生经济危机的时候,国家的救市为什么反而造成更大的社会阶级差距的拉大呢,为啥造成富人在危机的过程中更加富有,而穷人反而更加的贫穷呢?

在于在阶层固化之后财富的流动方向其实也就被固化了,那么只要财富流动的管道没有发生变化,那么肯定就是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掌握了大多数财富和资源的阶层本身的需求无论多么奢侈,它的需求能力毕竟是有限的,那么就导致财富的流动力减少,社会整体需求下降 (穷人即使再有需求,因为并不掌握财富,他的需求并不能够实际释放出来,无法释放的需求是就无效需求),这才是经济危机发生的原因。

当经济的危机继续积聚,就会产生社会动荡。

直到阶层被打破,财富得到释放,原有缺失的流动性重新恢复,经济危机解除,因此而来的社会危机也解除。

所谓的朝代更替本质上其实就是这么个过程。

当然问题的解决途径,除了内部的武装革命,通过内部打破利益格局来重新恢复流动性,也有其他的办法。

那再从第一次的世界性的经济危机和它的化解路径说。

当工业革命之后,生产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掌握了这种生产力的人当然形成了新的阶级,也就是这个阶级掌握了社会财富,社会的整体需求相当于由这个阶级在向整个社会输出购买力。

工业革命之前,大家的差距并不大,基本都是小作坊的形式,也就是这个阶级群体足够大,那么他的需求就比较大,从而能够保证财富的流动性 ,而不至于产生危机。

当工业革命之后,掌握了这种新的生产力的阶层,打个比方吧,原先100个人干的事,现在他一个人+机器就都干了。那么原先100个人的需求就缩减成了1个人的需求。一个人的需求无论多么大,它也毕竟是有限的,也就意味着需求的萎缩,同时也就是财富出现固化,无法向其他阶层输出,从而也就产生了危机

所谓的阶级就是财富流动链条内不同的环节而已,当某个环节造成流动性的阻断,那么链条的流动性也就被终结了。阶级并没有流动,即使有新的人加入了原有的阶级,阶级的固化也并没有消失。阶级固化之后,如果这个阶级只是个小群体,那么小群体即使再奢侈,它的整体需求其实还是有个上限的,达到上限后就无法继续对外输出购买,从而造成全社会的财富流动性缺失,从而产生危机。财富无法流动后,就造成了其他阶级无法获得财富,整体社会的流动性被阻断后,必然发生动荡。

由于工业革命给予了掌握这种能力的阶层巨大的能力,相当于现在的一小撮人抢了之前很多人的饭碗,从而造成财富的固化和整体需求的不足,由于这次工业革命是全球性的那么它也必然的产生的全球性的危机。

那么扩展殖民地和淘金热是如何化解了这次危机了呢?

无论新的殖民地还是搞到的金子,都只解决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形成了新的购买力,当有新的购买力产生的时候,社会活性也就被重新激活,从而化解了危机。

那么还是用通俗的小例子来进行说明

原有的问题是 1个人干了原先100个人干的活,但是这一个人的需求(能对外输出的购买力无法达到原有100个人量),从而导致社会需求萎缩(通缩),也就是经济危机。这时,有个人捡了个大金子(有钱了),可以对外输出购买力了,解决了危机。

或者是

得到了一个新的地盘,产生新的资源(原有阶级争夺开发资源产生需求)和人群(新出现的人群也有需求提供新的购买力输出),从而化解了危机。

当全世界的地都发现了(没有新人和新资源需要整合了),能淘到的金子也就那些了,这时第二次世界性的危机发生了。

其实还是原先的那个问题,能输出购买力的有效需求不足。

目前来看,原先的链条是 美国输出购买力 --> 中国 (制造业)-->其他行业 (财富流动方向)

现在源头出现了问题,美国退出QE,加息收缩流动性,停止对外输出购买力,导致中国的制造业出现问题,并且现在中国制造业的问题已经开始向其他行业传导。也就是当制造业无法对外输出购买力的有效需求之后,财富的流动性消失了,所有的行业都发生了萎缩。

目前的关键问题是重构链条。

现在对于中国有2个解决方案

一个是在国内重构链条

一个是重新构筑国际链条

在国内构筑里链条,那么必须产生一个能够对外输出购买力的阶级。

那么要构筑国际链条,就必须找到一个体量跟美国相当,可以提供同等购买力的源头。

美国 (印美元输出购买力)--> 中国 (制造业 )--> 澳大利亚 非洲 等(资源型国家)

当这个链条断了之后产生了这次世界性的经济危机

那最后的解决方案可能有哪些呢?

2008年 危机之后,中国政府投入4万亿救市 ,(进一步加强了原有的阶级固化),没有形成新的可以输出购买力的阶级,国内链条目前看,没有形成新的能输出购买力的阶级

现在国内,国家的想法, 大众创新 万众创业 (形成新的有购买力的阶级),目前看,短期内似乎不可能。同时,让现在固化的阶级在自己身上动刀子,割让利益,那句话咋说的来,

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根据中国的政治体制,如果要培育新的能够对外输出购买力的阶级,必然要割让自己的利益,同时还要担心新形成的阶级是否会抢夺自己的话语权和控制力,所以对国内这条线,我抱有的希望并不大。目前在国内的链条上,我也没看到啥进展。

再看国际这条路线

国际上,提出,一路一带,希望形成对于中国产能的购买力,目前看,现在大家自身难保的状态,我看这条路走通的概率短期内也不大,远水不解近渴啊。还是不要抱啥幻想的好

那么剩下一条路了,保住自己,在别人的尸体上活下去,目前就这么一条路。

美国现在走的就是自保路线,欧洲和日本也都是,中国目前看,对于目前的形势还抱有幻想,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必须死一个的话,目前要做的就是要自保,现在必须要整死一个才行。

中国的钱别用在国外了,用在自己身上,用在国内,先活下去,别瞎折腾,等到机会,再猛的扑出去还有活路,要是自己瞎折腾,容易成了别人的盘中餐啊。

原有的路径,就是国内的制造业对其他行业输出购买力,中国是制造业立国,目前看,这条线断了,确实出大问题了。当政者必须要脚踏实地,把危机先度过去才行。其他的等看谁要死,再去捅刀子才能行,事实就是如此,很血腥是吧,也必须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