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交易数据显示,12月31日至1月15日,沪深两融余额已从1.19万亿缩水至0.99万亿,连续11个交易日缩水规模达2000亿。A股的震荡行情正在与融资盘的变化发生新的化学反应。

在市场下行压力之下,沪深两融规模已进一步缩水至1万亿规模之下,而估值的连续走低,正在让业内对两融债权及其他相关收益权转让、ABS等业务的风险关注有加。

另一方面,在股指连续走低的背景下,部分银行开始降低对A股业务的风险评估门槛,有的股份制银行则重启结构化配资优先级份额投资业务。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此前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口径的该项业务受到监管限制,因此目前结构化通道提供方以信托公司为主,而部分比例已较此前的1:2-1:2.5进一步提高至1:3.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A股市场整体估值水平走低是当下出资机构提高结构化杠杆的主观原因;但与此同时,银行与信托公司仍然能够开展结构化配资业务的根源,或仍与现行的分业监管体系衍生出的跨业监管套利不无关联。 


融资盘风险抬升

1月18日,沪深两市指数双双再现“低开”;虽然大盘最终企稳,但截至当日收盘,沪指仍较12月25日的“高位”累计下跌达19.34%。分析人士认为,A股连续快速走跌过程中,连日跳空“低开”的走势正在对融资融券、结构化杠杆专户等融资盘的风控造成影响。

部分券商人士透露,在A股市场连续快速走跌下,两融业务的风险正在被予以更多关注。这主要是由于两融债权存在收益权转移、证券化等业务,因此其一旦出现坏账还可能导致其他衍生业务出现连锁反应。

除两融外,融资盘中存量的高杠杆结构化资管似乎显得更加危险。截至去年三季度末,仅基金专户(含子公司)口径的结构化专户规模仍达1.0015万亿,其中股票类专户规模为3377.3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部分杠杆比例通常较高,据前述数据透露,基金专户(含子公司)中杠杆倍数超过10倍的达29只,规模达59.29亿元。 


1:3结构化杠杆或逢低挺进

在融资盘风险受到高度关注的背面,A股市场估值水平的下降正在被另一批杠杆业务的“寄生机构”所觊觎。

部分股份制银行日前已悄然恢复结构化配资的优先级份额投资业务,而杠杆比例也从此前的1:2、1:2.5进一步提升至1:3。除该类业务外,在股指不断走低下,部分股份行在二级市场其他类型的融资业务也出现了逆周期式的回暖。

有分析人士指出,之前股市估值过高的问题正在被下跌所修复,以目前的安全垫来看,再度出现大跌的概率已经下降了,所以这类业务的风险有限,机会也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