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8日,在对沙特阿拉伯王国进行国事访问之际,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沙特《利雅得报》发表题为《做共同发展的好伙伴》的署名文章。其中提到,双方应该扩大双边贸易规模,打造长期稳定的中沙能源合作共同体,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投资领域合作,并以航天、和平利用核能、可再生能源三大高技术领域为突破口,丰富中沙务实合作内容。

国资委官网20日中午发布的一则消息显示,2016年1月19日,中国核工业建设集团公司(下称“中国核建”)董事长王寿君与沙特核能与可再生能源城主席H.E. Dr. Hashim A. Yamani分别代表中国核建和沙特能源城签订了《沙特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此次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订,是中沙两国共同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举措,同时标志着在“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第四代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项目实现了“走出去”的重大突破。

“高温气冷堆第四代核电技术‘走出去’的主体是中核建。”一位接近中国核建的知情人士不久前说。官方资料显示,中国核建是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是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授权投资机构和资产经营主体,主要职责是承担核工程、国防工程、核电站和其他工业与民用工程建设任务。

上述消息称,高温气冷堆是中国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四代先进核电技术,具有固有安全性、多功能用途、模块化建造的特点和优势。历经三十多年的基础研究、实验堆运行、示范工程建设,如今,中国已经系统掌握了高温气冷堆的全部关键技术。中国核建与清华大学通过产、学、研紧密合作十几年,以自主研发引领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造和自主运营,实现了自主创新的大跨越。目前,中国高温气冷堆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高温气冷堆已经成为落实中国核电“走出去”战略的重要优选堆型。

“我们的高温气冷堆技术甚至领先于作为核电强国的美国”,一位参与高温气冷堆研究与设计的核电专家此前说,“这种技术的一大特点是非常安全”。

消息介绍,高温气冷堆的固有安全性使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发生堆芯融化和大量放射性释放的事故,不会对人类的健康和环境造成影响;其多用途性可满足沙特电力供应和海水淡化以及石油化工产业的需求;其灵活的模块化设计使之在适应不同电网需求方面具有突出优势,尤其适合沙特等“一带一路”沿途中小电网国家。高温气冷堆与生俱来的产业化优势可最大限度满足沙特核能发展需求,解决沙特能源结构不平衡问题,将在沙特能源结构调整、社会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消息称,在当前国内外宏观经济形势以及行业发展环境下,高温气冷堆技术“走出去”的时机已经成熟。在国家能源局、国防科工局以及科技部等有关主管部门的正确引领下,中国核建正在与清华大学一道,加快推进高温气冷堆技术的产业化进程。

上述核电专家表示:“如果我们能够加快高温气冷堆在国内的建设,我们将会远远领先于其他国家。”

根据消息介绍,在国内,中国核建已在福建、广东、江西、湖南等多个省市开展了6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项目前期工作,目前各项工作进展顺利。

中核建在2015年年初发布消息,其在江西瑞金的高温气冷堆核电项目有望成为世界第一座商用第四代核电站,而且申请在2017年开工。消息显示,商用60万千瓦江西瑞金高温气冷堆核电项目初步可行性研究报告已通过专家评审,这意味在商业化推广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

消息还介绍,在海外,中国核建已与沙特、阿联酋迪拜、南非等国家和地区签订了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核建与沙特能源城、沙特科技城经过两年多的深入交流、协商,在高温气冷堆项目合作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此次与沙特签订项目合作谅解备忘录,将起到很好的辐射带动作用,高温气冷堆技术一定会在“一带一路”更多的国家开花结果。

在高温气冷堆之前,中国已经形成了华龙一号核电技术和CAP1400核电技术“走出去”的两条主线。随着高温气冷堆此次“走出去”获得突破,中国俨然形成了三条核电技术路线出海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