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2日,日前,人民银行召开商业银行座谈会,对搞好春节前后银行体系流动性管理、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等工作进行了部署。微信公众号金融监管披露了座谈会的讲话内容。央行行长助理张晓慧表示,个别金融机构对流动性预期偏于乐观,补充流动性的工具选择,不轻易实施降准,应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进行调控。


人民银行关于春节前后流动性管理座谈会的讲话内容


随着春节临近以及现金投放的季节性变化。临时性的流动性需求会有增加,供求变化影响会比较大。人民银行组织召开关于春节前后流动性管理工作的座谈会,主要是为了和大家沟通今年春节前后的流通情况,也给大家通报人民银行对流动性管理方面的部署,对在座各家银行的流动性管理提出一些要求。


参加这次座谈会的机构包括开发性金融机构,政策性金融机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银行,以及部分农商行,共有29家机构。人民银行出席此次座谈会的有易纲副行长,张晓慧行长助理,以及人民银行相关司局的负责同事。



张晓慧行长助理


我想跟大家通报三个方面的事宜。


关于春节期间流动性形势的预测以及补充流动性的工具选择


1、流动性形势预测,个别金融机构对流动性预期偏于乐观。


今年初以来,受到外汇流出和税收征缴等因素的影响,从第二周的后半段开始,银行体系的流动性出现了趋紧形势。截至1月18日,银行体系整体的超额备付金从上两周的日均2万亿以上下降到1.2万亿左右,参考往年的情况,在春节前,往往是现金投放需求的高峰时期,所以预计银行体系的流动性需求还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持续上升。所以应该说存在流动性缺口。


但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中金融机构的反馈来看,一些机构对自身流动性缺口的预期,可能偏于乐观。这和央行对银行体系流动性整体的观察和预测存在一定差异。金融机构对春节期间流动性预期比较乐观,一方面是大家对央行有信心的表现,相信央行有能力确保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合理充裕;但是另一方面,也反映了一些机构对流动性,尤其是银行体系整体流动性的把握不够全面,对可能出现的趋紧因素考虑不够。


这里举一个例子,假设某机构预计未来三周内会有大笔资金回流,也就是他自己的流动性很充裕,这个充裕取决于市场整体流动性不会出现大的缺口。但是刚才提到了,春节前后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波动会比较大,所以大笔资金回流,往往来自其他金融机构,对手方会面临流动性压力,就可能需要在市场上拉存款,或者通过同业融资弥补缺口。这样一来,实质上对整理流动性造成了影响,对银行体系整体流动性形成压力。同时,这种预判也会影响我们对流动性预测的准确性。


去年12月份,虽然我们调整了准备金平均考核法,释放了流动性,但个别机构还是在最后一天出现了大额(数字敏感小编去掉)缺口,这是事先没有预料到的。这也说明流动性管理中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所以大家一定要重视影响流动性的所有因素。


金融机构在进行流动性预测的时候,应该加强前瞻性和整体性考虑,要配合央行提前管理好自己的流动性,不能等出现缺口的时候,才来找央行。昨天,某银行出现问题,虽然没有在公开市场操作窗口,我们还是帮他解决了。这件事也说明流动性预判是非常重要的。希望在春节期间流动性波动加大的时候,大家在这方面更加关注。


2、补充流动性的工具选择,不轻易实施降准。


从央行的角度,我们非常关注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的合理充裕,也承诺加强预调微调,提前对春节前后的流动性安排做整体布局,来满足金融机构流动性需求。在谈到补充流动性的时候,虽然央行工具箱里有很多工具可以使用,但商业银行最青睐的还是存款准备金的下调。我也听说很多大行的董事长在高层面前讲央行应该降准。我们承认降准确实是一个比较有效的补充流动性的工具,但是请大家注意到,降准释放的流动性,以及货币政策信号,往往是较强的。


在经济全球化、金融全球化、信息全球化的大格局下,海量资金在全球范围快速流动,一个国家的经济金融政策以及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不可避免对其他国家产生溢出效应。当前,中国的GDP总量这么大,增量始终排在世界前列,贸易也是第一大国,中国的经济稳定已经事关全球。从联储公布的议息会议纪要来看,9月份联储推迟加息,是由于很多公开市场委员会委员担心中国经济的不稳定,也就是说,联储的加息与否,不但要看美国国内的情况,还要看中国的情况。


在目前经济金融全球化的大格局下,中国货币政策的变动成为全球经济的重要变量,从0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一直在升值,但我们对全球的影响很小,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新兴市场货币已经出现了大幅贬值,人民币贬值预期很有可能造成新兴市场的竞先贬值。也就是说,过去保持的比较稳定的新兴市场货币组合的稳定性,现在出现了动摇。这和我们的流动性、降准工具有重要的关系。现阶段,我们管理流动性的时候,要高度关注人民币汇率的稳定。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去年811汇率改革后,9月份市场是波动的,10月份,从中央银行外汇储备的增加来看,情况是比较好的,但到了11、12月份又出现了变化。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10月24日的双降,使得整个市场流动性非常宽松,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大了人民币汇率贬值的预期以及贬值的压力。所以我们从目前看来,一方面要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的合理充裕,另一方面要关注到流动性太过宽松会对人民币汇率造成比较大的压力,形成负面冲击。所以降准的政策信号过于强,我们可以用其他工具来替代,补充流动性。


3、补充流动性的工具选择,应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进行调控。


从利率市场化的角度来看,去年10月份,我们放开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利率形成的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存款基准利率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在不断减弱。在这个背景下,加强宏观调控很重要的任务是培育新的政策利率,同时疏通利率传导机制,这也是国务院、总理特别关心的事情。建立利率传导机制的重要前提就是所有的金融机构对中央银行建立的政策利率,应该有比较强的反应,金融机构利率的变化要随着政策利率的变化而变化,只有金融机构向央行借钱的时候,央行才能调节利率的水平和流动性供给的价格,从而影响金融机构负债的机会成本,实现政策利率向贷款利率、社会融资成本的传导。货币调控框架的转型成功与否,利率传导机制的顺畅与否,与此有很大的关系。当前银行体系的流动性总体是充裕的,但春节期间临时性的、季节性的需求,产生了流动性缺口,正好给我们培育政策利率、建立利率走廊机制提供了比较好的时间窗口。如果总靠降准传递货币政策信号,大家对政策利率的变化,就不会足够敏感。那么利率市场化就徒有其表。


结论一,流动性管理高度关注汇率因素;结论二,流动性管理必须与建立新型货币政策导机制结合起来。


二、春节前央行流动性安排


我想把春节前人民银行流动性安排给大家通报一下,根据春节前流动性缺口的构成和特点,即使不用降准,央行也有信心、有能力、有办法、有渠道运用各种货币政策工具,保证银行系统流动性的合理充裕,保证金融机构对流动性的需求。


我们分析了一下,春节前波动性缺口大致分为两类。第一类只要是由于现金投放引起的短期的,季节性的流动性需要;第二类是由于国际市场波动,包括外汇和下降为主活的时期波动性需求。针对两类不同的需求,我们会通过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开展操作,对第一类季节性现金投放需求,根据历年数据测算,春节前大概需要投放1.6万亿左右的现金,我们将按照历年的传统做法。通过公开市场逆回购操作给予满足,节后到期余现金回笼自然对冲,对于第二类中期路流动性需求,中央银行打算开展MLF、SLF、PSL操作来提供6000-8000亿元的资金支持。具体安排如下:


第一、准确把握春节前后现金运行规律,深入分析现金供求形势全面掌握市场需求,增强资金调拨工作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快速反应能力,保持库存现金充足;


第二、考虑到现金投放和回流是影响银行体系流动性最主要因素,针对春节前现金大量投放,节后逐步回笼,流动性阶段性下降的特点,我们将合理规划公开市场操作的操作的期限品种,扩大操作规模,提供跨节短期流动性1.6万亿元。保持与现金投放回笼节奏相匹配,并在期限上有效衔接。对冲现金投放回笼面对流动性的影响,熨平流动性的季节性波动。


第三、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对主要金融机构短期流动性需求全覆盖,这里有一个要求,公开市场操作的一级交易商只有四十多家,所以我希望今天出席会议的银行要发挥市场上栋梁的作用,不仅要管理好自身的流动性,同时要对不属于一级交易所得中小银行的波动性需求做好代理,此外,我们对合格的中小金融机构的短期波动性需求,将继续发挥常备借贷便利(SLF)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对达到上限的需求,人民银行将无条件全额满足。防止个别中小机构由于自身管理不善,影响货币市场预期,产生不必要的市场波动。根据14、15年经验以及数据测算,我们估计这块公开市场操作在春节前规模是2000-3000亿元。


第四、针对外汇占款下降因素产生的中期流动性需求,我们将加强监测,根据金融机构需求情况,适时开展中期借贷便利,也就是MLF操作3000-4000亿元,即时弥补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缺口。同事我们将适当下调三个月MLF、利率至2.75%,下调六个月利率至3.00%,下调一年利率至3.25%,来帮助全融机构降低资金成本;


第五、节前我们将继续通过抵押补充贷款(PSL)对开发新金融机构、政策性银行提供1000亿元长期资金,确保对棚户区改造、地下管廊、重点水利工程,以及“走出去”等国家重点支持项目的资金供应。


上述工具将合理搭配,从多维度满足金融机构流动性需要,有效应对流动性缺口。在保持货币市场平稳云顶的同时,减轻资本流出和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压力,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方面:


三、对金融机构流动性管理工作的几点要求。


第一、金融机构要准确把握春节前后的现金运行规律,深入分析流动性变化形势,全面掌握市场需求,加强自身流动和资产负债管理,牢固树立经济稳中有进,稳中有好的信心,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四、金融机构要结合央行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整体把握,做好自身流动性规划,提前和央行做好流动性支持的衔接工作,积极配合央行应用号流动性工具;


五、金融机构要加强与人民银行沟通,如有情况,及时报告,不要在市场上做不必要的炒作,对于自身路东新规划部审慎、临时提出流动性需求、倒逼央行、造成市场波动的机构,我们将按照常备借贷便利利率上限(惩罚性利率)来提供流动性。同时我们将把流动性管理情况纳入今年MPI评估为C类的机构,SLF利率将在上限的基础上再加100BP;


这是我提出的三点要求,希望大家配合。利用这个机会,我再强调一下年初的信贷工作。从上半个月情况开看,整体信贷投放进度偏快,已经超过1.7万亿元,如果这样下去这恐怕不靠谱,所以对于年初对冲高现象,各行回去要认真研究,必须按照宏观审慎的管理要求,切实采取有效措施。避免系统内分支机构出现开门红、早投放早受益的想法。年初大幅投放集中贷款,进度过快的机构要制定切实有效地内部管理方案。


最后,因为再过不到三个星期就是猴年春节了,我在这里代表人民银行给金融机构的同仁们拜个早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身体健康,阖家幸福。谢谢!



易纲副行长



大家下午好,听了晓慧刚才的工作部署和两位行长的发言,很受启发,我再讲三点意见。


一、关于流动性管理工作


这个会的目的,就是要保证从现在起到春节的流动性管理平稳,市场流动性的整体充裕。这是会议的主题。。在座的是商业银行的主力军,大的商业银行都在这里。所以各位的流动性管理好了,整个市场流动性大体上就没有问题了。我们一会还会给分支行布置地方性商业银行流动性管理,但是中国最大块的流动性,就在在座各位了。所以拜托各位,回去跟董事长、行长汇报,全力做好节前的流动性管理工作,货币政策司和各商业银行,都必须做出未来三个星期的流动性管理规划,人民银行要向社会公告,让社会有稳定透明的预期,做好公开市场操作。关于投放量,刚才那位同事建议的很好。央行投放多少现金我们可以反复讨论,把节前提现压力,今年结汇压力,还有刚才所说信贷投放造成的资产进度快于负债的压力,都考虑到,做好节前规划。人民银行一定会做好配合。


流动性怎么才能合适,肯定是利率要大体上平稳。2015年利率是下行的,隔夜和7天回购利率分别比14年下降163个BP和264个BP,下降幅度很大。我认为较高的利润水平是合适的。


至于没有管理好波动性的银行,应该付出一定的成本,这个成本触及利率走廊上线是正常的。另外,如果评级下降,还要加100个BP。


二、关于信贷投放管理


请各位回去和董事长、行长汇报,各行贷款的进度,从央行检测上看是比较快的,我们希望以合适的贷款进度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过于快的增长可能造成不好的预期。现在中国经济处于三期叠加背景下,其中一个就是政策的消化期,对于商业银行来说,2009年贷款过度投放,至今还未消化。各商业银行应该反思这一问题。


三、关于汇率问题


第一点,我们实行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没有变。


第二点,我们增加了篮子的权重我们要传达的信息是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至于一篮子用的是货币交易中心,还是DIS(国际清算中心),这都是透明的,其实没多大区别。总体来说,我们要对一篮子货币保持稳定。


第三点,关于汇率预期。我们已经说明了,要保持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再说得透一点,就是要保持对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现在很多银行客户,以及部分中资机构,都加入人民币贬值的投机力量。希望大家通过负责金融市场的同事传达给客户,央行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


第四点,居民购汇5万美元额度并没有变,但有个别银行的客户经理给客户群发信息鼓励购汇,我要提出警告,如果涉及虚假信息或者产生恐慌,那么有关部门是要追究的,关于保持基本稳定,我们是有信心的。总体来说,虽然去年人民币连续降息,但人民币的收益率远高于美元。很多商业银行在做境外理财,或者作为渠道代销券商或基金公司的境外理财产品,这里要检查是否严格合规,不要让客户盲目认为人民币会大幅贬值。现在已经发现有这样的行为,也是通过微信群发造成了羊群效应。央行会密切关注这类情况。


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下行压力还是有,预计今年GDP的增长会保持6-7%,这在全世界看还是很不错的。去年中国有将近6000亿美元的货物贸易顺差,这类资产都在国内的企业或个人手中,虽然目前在国外,但会回到国内。所以大家要看基本面,贸易顺差,国际收支平衡。基本面还是健康的,对经济要有信心。

流动性管理,年初信贷合理均衡,以及汇率问题,请大家回去务必要汇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