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深处,轻握一份懂得,投资中一定要学会乐观。

不要让未来的你,讨厌现在的自己。我们真实地活着,但不是每一个数据揭晓后都要较真到底。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未来就让它快点到来!好好休整自己,随时整装待发!

 

现在网络上讨论最多的应该就是李大霄被打脸的事件了,   你是靠着嘴巴吃饭的主,次次打脸已经是习惯了


股市是瞬息万变的,没有谁能言底或者言顶,我们都要顺势而为,今天暴跌之后把阶段性的2850跌破了,那么半年来的市场信心基本已经消耗殆尽

 

从筹码来看基本已经没有获利盘了,也就是说主力都被套了,因为外围的一些因素导致A股暴跌,那么后面主力肯定也是有个自救过程,否则就会面临爆仓的风险了,所以大家也没必要过分担心,后面一定会好起来的,跌下来反而是我们选股的好时机,等待止跌信号出现就可以参与反弹了

收盘后很多人希望国家出政策来维稳股市,可是这只是善良散户的一厢情愿罢了。首先今晚国家能否出重大政策还未可知,其次下跌趋势中的任何利好都是跑路机会,任何上涨趋势中的利空都是加仓机会,这是股市老格言了,相信体会过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就拿最近股灾1.0时来说,国家队在7月3号的周六日宣布救市,7月6号不照样是高开低走随后连续大跌三天个股连续三天跌停后才出现的反弹,很多老油条都是在国家救市的时候跑路的


真正的战场不在股市,而在在汇市,我们可以看到汇率对于全球资本市场的影响。

此时索罗斯在干些什么?又有着怎样的阴谋? 说实话本人虽然不支持做空赚钱,尤其是做空自己的国家赚钱的人,但是索罗斯这位传奇性的人物对于资本市场的把握确实值得佩服。

言归正传,如果聊起索罗斯,史上经典的两个战役不得不说,泰铢阻击战和香港保卫战,我们一一来回顾下:

泰铢阻击战:

泰铢阻击战的货币攻击可以追溯到19 世纪末和 20 世纪初金本位时期。当时全球资本高度流动,如果某国传出政治经济的负面消息,很容易引发投资者对其黄金储备进行攻击。只是由于金本位制度相对稳定,调节机制也较为完善,加之各国全力干预,才压制了投机者的攻击。1980 年代以来,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加快发展、交易技术的不断进步以及衍生品市场的日益繁荣,货币攻击呈现出新的特征。

故事背景:

狙击泰铢是预谋已久的。索罗斯在其著作中承认,他的基金公司至少提前 6 个月就已预见到亚洲金融危机。在 1995 年 1 月中旬泰国的房地产价格开始下跌时,对冲基金就对泰铢进行了试探性进攻——在即期外汇市场大量抛售泰铢。由于泰国央行入市干预下,此次进攻并未酿成危机。当时墨西哥危机刚刚发生,包括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内的各方面,都对泰国具有信心,认为除了贸易逆差偏大以外,泰国经济比墨西哥要健康得多,并不具备发生货币危机的条件。

阻击开始:

1997年3月3日.泰国中央银行宣布国内9家财务公司和1家住房贷款公司存在资产质量不高以及流动资金不足问题。索罗斯及其手下认为,这是对泰国金融体系可能出现的更深层次问题的暗示,便先发制人,下令抛售泰国银行和财务公司的股票,储户在泰国所有财务及证券公司大量提款。此时,以索罗斯为首的手待大量东南亚货币的西方冲击基金联合一致大举抛售泰铢,在众多西方“好汉”的围攻之下,泰铢一时难以抵挡,不断下滑,5月份最低跃至1 美元兑26.70铢。泰国中央银行倾全国之力,于5月中下旬开始了针对索罗斯的一场反围剿行动,意在打跨索罗斯的意志,使其知难而退,不再率众对泰铢群起发难。

泰国中央银行第一步便与新加坡组成联军,动用约120亿美元的巨资吸纳泰铣;第二步效法马哈蒂尔在1994年的战略战术,用行政命令严禁本地银行拆借泰抹给索罗斯大军;第三步则大幅调高利率,隔夜拆息由原来的10厘左右,升至1000至1500厘。三管齐下,新锐武器,反击有力,致使泰抹在5月20日升至2520的新高位。

由于银根骤然抽紧,利息成本大增,致使索罗斯大军措手不及,损失了3亿美元,挨了当头一棒。

然而,索罗斯毕竟还是索罗斯。凭其直觉,索罗斯认为泰国中央银行所能使出的全盘招术也就莫过于此了,泰国人在使出浑身解数之后,并没有使自己陷入绝境,所遭受的损失相对而言也只是比较轻微的。从某种角度上看,索罗斯自认为,他已经赢定了。对于东南亚诸国而言,最初的胜利只不过是大难临头前的回光返照而已,根本伤不了他的元气,也挽救不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命运。

索罗斯为了这次机会,已经卧薪尝胆达数年之久,此次他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先头部队的一次挫折并不会令其善罢甘休,索罗斯还要三战东南亚。

1997年6月,索罗斯再度出兵,他号令三军,重振旗鼓,下令套头基金组织开始出售美国国债以筹集资金,扩大索罗斯大军的规模,并于下旬再度向泰铢发起了猛烈进攻。刹那间,东南亚全融市场上狼烟再起,硝烟弥漫,对抗双方展开了短兵相接的白刃战,泰国上下一片混乱,战局错踪复杂,各大交易所简直就像开了锅似的热汤,人们发疯似地奔跑着,呼嚎着。

只有区区3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泰国中央银行历经短暂的战斗,便宣告“弹尽粮绝”,面对铺天盖地面来的索罗斯大军,他们要想泰铢保持固定汇率已经力不从心。泰国人只得拿出最后一招,来个挖肉补疮,实行浮动汇率。不料,这早在索罗斯的预料当中,他为此还专门进行了各种准备。各种反措施纷纷得以执行,泰铢的命运便被索罗斯定在了耻辱的十字架上了。泰铢继续下滑,7月24日,泰铢兑美元降至32.5:1,再创历史最低点,其被索罗斯所宰杀之状,实在令世人惨不忍睹,泰国人更是心惊肉跳,捶胸顿足,责问苍天。

故事结局:

泰国政府一直坚守固定汇率,却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反击国际炒家。经过几轮交锋,泰国的外汇储备消耗殆尽:至1997年6月,泰国央行的外汇储备仅剩下60亿—70亿美元。虽然在6月19日泰国总理仍坚称泰铢绝不贬值,但随后泰国财政部长的辞职,则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6 月 28 日,泰国外汇储备进一步减少到 28 亿美元,干预能力几近枯竭,完全失去了抵抗。当局被迫于 7 月 2 日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导致泰铢暴跌。7 月 28 日,泰国向IMF发出救援请求。泰铢贬值标志着东南亚货币危机全面爆发。此役,国际炒家大获全胜,并携得胜之威横扫东南亚:菲律宾比索、印尼盾和马来西亚林吉特相继贬值,新加坡也受到冲击。泰铢贬值最终演变成席卷全球新兴市场的亚洲金融危机。

香港保卫战:

故事背景:

1997年,在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等国际金融投机商的精心设计下,泰铢等东南亚各国货币大幅贬值,形成了一场源于亚洲、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这时候的索罗斯刚刚打完一场漂亮的“扫荡战”,扫荡了整个东南亚金融市场,这次出手甚至波及到了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但是索罗斯绝不是那种肯轻易罢休的人。

阻击开始:

1998年,刚刚回归一年的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国际炒家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金融保卫战”。他开始对港币进行大量的远期买盘,准备再重现英格兰和东南亚战役的辉煌。但这次索罗斯的决策可算不上英明,因为他也许忘了考虑香港背后的中国大陆,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外汇储备达2000多亿美元,加上台湾和澳门,外汇储备不少于3740亿美元,如此强大的实力,可不是英格兰、泰国等国所可比拟的。此番袭击港币,胜算的把握并不大。

1997年7月中旬,港币遭到大量投机性的抛售,港币汇率受到冲击,一路下滑,已跌至1美元兑7.7500港币的心理关口附近;香港金融市场一片混乱,各大银行门前挤满了挤兑的人群,港币开始多年来的首度告急。香港金融管理当局立即入市,强行干预入场,大量买入港币以使港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7.7500港元的心理关口之上。刚开始的一周时间里,确实起到了预期的效果。但不久,港厅兑美元汇率就跌破了7.7500港元的关口。

1997年7月至11月,泰国、菲律宾、印尼等国先后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随后马来西亚放弃保卫林吉特,台湾地区主动将货币贬值。

10月,国际炒家首次冲击香港市场,他们先低息借入港币作为弹药,并在期货市场上抛出港币、沽空期指;同时大肆散布谣言,疯狂抛售港元,迫使港府“挟息”(提高利率),造成恒生指数暴跌,空头合约平仓获利了结。10月22日到28日,恒生指数下跌了3000多点,跌幅达28%,市值累积损失7000亿港元。炒家们狂妄地将香港戏称为“超级提款机”。

1998年5月起,索罗斯联同其他“金融大鳄”对香港发起新一轮进攻,恒生指数在8月中旬跌至6600点,股市、楼市一路下跌,银行贷款利息和失业率升值历史高位,香港经济笼罩在一片愁云下。

1998年8月,港币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国际炒家的攻击变本加厉:第一,大肆卖空港币。从1998 年年初到 8 月中旬,每当港币利率稳定时就借入港币,到 8 月,港币空头估计达到 300 亿港币以上。第二,大量积累股票和股指期货的空头头寸。香港当局估计,截至 1998 年 8 月,国际炒家大约有8万份空头合约。恒生指数每下跌 1000 点,国际炒家便可获利 40 亿港币。第三,等待时机随时准备抛售港币,推高利率、打压股市,然后通过股指期货空头获利。

8月5日,即期外汇市场出现 300 多亿港币的卖盘,远期外汇市场也出现 116 亿港币的卖盘;8月6日,香港和伦敦市场又出现 155 亿港币的卖盘;8月7日,市场再出现 78 亿港币的卖盘。同日,恒生指数收报 7018.41 点,下跌 3.5%,5 个交易日累计跌去 917 点,2500 亿港币市值化为乌有。面对来 势汹汹的卖盘,香港金管局一改以往不直接干预的做法,动用外汇储备直接入市买入港币。这使得在维持港币汇率稳定的同时,银行间利率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升。当日,香港特首董建华发表谈话表示,“维系联系汇率是特区政府坚定不移的政策”。国际炒家在汇市遭遇顽强抵抗后,在股市继续发动攻击:他们大量抛售蓝筹股,继续建立股指期货空头头寸。8月13日,恒生指数跌至 6660 点。

8月14日,港府毫无征兆地突然入市干预,发起了绝地反击。第一,购买恒生指数中 33 种成分股,拉动指数攀升,当天恒生指数上升 564 点,报收 7244 点,炒家受到初步打击。第二,在远期外汇市场上承接国际炒家的卖盘。第三,要求各券商不要向国际炒家借出股票,同时监管当局向托管银行和信托机构借入股票,切断炒家的“弹药”供应。第四,在股指期货市场展开进攻。8月24日,不少对冲基金因卢布贬值遭受损失,急于从香港市场套现。港府将计就计,推高8月期指,逼炒家平仓;同时,拉低 9月份期指。由于 9 月份期指比 8 月份低 130 点,炒家转仓会有 100 多点损失,这对炒家形成夹击之势。第五,继续采用推高利率的方法,增加炒家成本。8 月 28 日,港府与国际炒家的较量迎来决战,港府坚决买入股票、国际炒家大肆抛售,当日股市交易量突破 790 亿元港币,高出历史最高成交额 70%。恒生指数最终站稳 7829 点。

8月27日,期货结算前夕,在时任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曾荫权的指挥下,一天注入约200亿港元,稳住恒指。因为28日是期货结算期限,炒家们手里有大批期货单到期必须出手。若当天股市、汇市能稳定在高位,炒家们将损失数亿美元;反之则政府之前投入的数百亿港元就石沉大海。

8月28日,香港全天成交额达到790亿元港币,创下当时的记录。香港政府全力顶住了国际投机者空前的抛售压力,收盘时恒生指数为7829点。曾荫权立即宣布:在打击国际炒家,保卫香港股市和货币的战斗中,香港政府已经获胜。索罗斯在此一役损失惨重。

故事结局:

港府的反击经过精心策划,坚决而有力。随着市场信心恢复,国际炒家眼看战斗机会已经消逝,只好悻悻退去。从双方来看,港府此役花费了 150 亿美元左右,但是随着股市回升,购入的股票有相当的盈利。最重要的是,入市干预成功保住了联系汇率,挽救了市场对香港的信心危机,使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进一步巩固。国际炒家因在前期股市下跌过程中利用做空股票和股指期货获利较大,因而在随后的争夺战中虽然败下阵来,但总体上仍有可能是获利的。

现在索罗斯想干什么:

这场战争离我们更近,也更容易让我们乐观,应为结果是我们胜利了,但是如果时间调到2016年,我们还能胜利吗?

港币兑美元最低跌至7.82关口,创出8年来新低,开年已累计贬值近1%。而港元兑美元联系汇率制度区间下限为7.85;港股恒指跌至18500点,创出近4年新低,开年最多已跌去14%。索罗斯1998年做空香港资本市场的魅影仍在眼前,彼时香港股市、楼市跌幅超过50%,17年前的那一幕历史会不会重演?

就在这个敏感时期,索罗斯又发话了。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下注做空了美股和亚洲货币,做多美债。近日,年过85岁高龄的索罗斯大叔又来到达沃斯论坛,大举唱空全球经济和市场。索罗斯表示,全球面临通缩压力,这让他看空美国股市。他做空了标普500指数。今年,标普500指数已经累计下跌8.5%。除了做空美股,索罗斯在去年年底买入了美国国债,做空了原材料生产国股市,并做空亚种货币。

索罗斯向亚洲货币“宣战”,这真实太好了,索罗斯是中国人吗?他在为中国创造深化东亚财金合作乃至“一带一路”财金合作的机遇。国际货币合作由低到高分为国际融资合作、联合干预汇市、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联合汇率机制、统一货币五个层次——其深化的直接动力,通常来自投机性货币攻击的压力。

目前的东亚货币合作,尚处在以货币互换和回购网为标志的区域融资合作的层面。现如今,新兴市场货币震荡、索罗斯打响对亚洲货币投机性攻击发令枪,对于中国与东亚其他经济体而言,实现从国际融资合作到联合干预汇市甚至开展宏观经济协调的升级几乎成为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