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市场千股跌停,上证指数跌破2850点、下跌6.42%、收于2749点,创业板指数下跌7.63%、收于1994点。两市成交额5217亿、较上一交易的4220亿有所放大。市场跌破2850点、意味着2015年下半年来的救市资金悉数被套、大量的融资盘以及股权质押等均面临平仓风险、极大地的触发了市场恐慌以及失落的情绪,可谓“A股之殇”!

就市场下跌的原因而言,核心在于信心的缺失,A股之殇在于A股无锚。

首先,纵观A股市场的牛熊,主要在于资金驱动下的估值波动,而上市公司业绩的贡献度较小,2000-5000点的牛市尤为突出,即使是2006-2007年的牛市、估值提升的贡献度也在70%左右;同时,上市公司的业绩与GDP增速之间的关联度也不甚紧密、上市公司或由于股权分置等因素没有释放业绩、或自身内生增长乏力而不断的通过注入资产来营造业绩的增长。

如果再考虑到A股市场的投资者结构,不够成熟的A股市场,导致A股大概率与市场各界人士期盼的“慢牛”无缘,市场只有通过暴涨暴跌或长期的低迷、来实现财富的快速转移或代际转移;羊群效应极为明显。

其次,A股市场化程度并非最高、各方利益主体均插足其中,使得市场难以构建A股自身相对稳定的估值体系或者说自身的参照系、自身的“锚”。我们知道,无锚的市场是不稳定的,就如目前新兴市场货币风雨飘摇一般、那些信用度不足的货币在没有金本位的支撑下、随风飘荡一般。

在A股指数跌破年线以及两年线后进入技术性熊市的状态下,市场难以寻找到一个有效的锚。比如相对市场化的港股,可做一定的参照,在2014年牛市启动之前、AH股溢价指数为100甚至略低于100,但目前AH股溢价指数为139;再考虑到港股短期自身还在承受考验,A股难以寻找到在全球视野下可供参考的稳健的参照系,价值投资者也不敢有所进取、市场存量博弈导致市场低落。

其三,就一些细节而言,A股短期暴跌,则更多在于短期金融监管加强,对P2P、票据融资以及私募等可能进入股市的资金源的监管加大,一些资金多杀多的离场保命、加剧了市场的下跌;对人民币汇率在贬值1.5%后经过短期稳定后是否会进一步过快贬值的担忧等。


展望后市,考虑到A股自身信心的缺失以及自身估值体系的不稳健,在管理层强力且有效干预之前,市场仍有探寻市场底的要求。至于大佬们期待的传说中的“春季行情”、某种意义上或蜕化为“扶贫行情”或者说“讨饭行情”了。因此,操作上整体依然审慎,只是短线交易者如市场继续过大下跌、则可做小仓位的试盘操作,以便博取日线级别反抽的机会。至于后续如有趋势性逆转,要么来自境外,如美联储货币政策导向有180度的逆转并为国内放宽货币政策提供空间、如2015年10月份;要么来自境内,如有白衣骑士式的增量资金导入;否则的话,则更多需要以时间换空间、当绝大部分股票均跌破年线和两年线后、市场底才可能磨出来。因此,短期看,积极的投资者也更多试盘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