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第二十五章

那年,那社会


到了晚上,我睡醒了,逐渐的记起来了一些事情,但是当时打仗的经过已经不记得了。

静儿没走,一直在病房陪我,她问我要不要通知嫂子,我说不必了,不让她担心,家里还有孩子,她忙不过来的。这时候大哥大响了,我拿起电话,打来的是老金。老金听见是我接的电话很开心,说下午打了两个电话都是静儿接的。然后老金跟我简单地说了说下午的事情。他说我们都去了医院之后,派出所的吉普很快就到了,老谭带着几个人说110街道报案有人打群架,一听说是歌厅这出事了他很快就赶来了。老金把他拽到一边简单地说了说,老谭告诉他说转告我,毕竟老魏是警察,被捅了这事恐怕没完,他先回去说人都跑了没法做笔录拖一拖,给我点时间处理一下。老金说他们走后老金就让小五和老费先躲起来了,二军子和三江子跟我一起来的医院,大哲也走了没啥事。歌厅有他在让我放心,就是接下来该咋办?我叹了口气,心知这回恐怕是事情闹大了,生意也许干不下去了。我说老金那就先这样,你先替我看着点歌厅,我打听一下再说。

第二天,我觉得好像好多了,就是好多的事情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心里惦记着很多事,就想回去看看。电话响了,是三江子打来的,“锋子,好点了没有?昨天把你送到医院后本来我想在那的,洪丹说带我去她哥那,我一想也对,就过去了。我就不细说了,你今天身体行不行?能不能晚上出来一下,洪丹他哥想见见你,咱得把这事了了。放心,有我和洪丹在没事的。”我不假思索的说行,三哥你咋安排我咋办,我听你的。我这脑袋没事了。

放下电话,我看了一眼静儿,静儿看着我,我的目光正好和她相对,默默无语。她是个聪明人,已经预感到一些什么了——离别。

收拾了一下,和静儿打车回到歌厅,海城看到我下车赶紧过来关心的是问我怎么样了,我说没事。进了歌厅,老金在看着吧台,见我回来,刚要说什么,我一摆手,他明白了,跟着我进了我的办公室。我和老金谈了一下午,交待了一些细节的问题,容我过后再说。

话说很快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一晃就快到下午5点了,我起身穿好我的凯撒皮衣,静儿已经把我的皮鞋擦的很亮递给我穿上。老金说那就这样,你先去看看怎么个结果,估计事情不会太简单,咱到时候再看。我嗯了一声,转身出了歌厅的门打车而去。

见面地点在我市的一个五星级宾馆。因为环境好,坐落在南山脚下,一个老式的建筑,所以这里平时只是接待国家领导人和外宾的,偶尔市领导也在此办公。这里出租车一般是不允许进的,而坐出租车来的人也很少,都是坐着公车来。出租车载着我开进了宾馆的大院直接开到了大厅前。下车后门童为我开了门,我坐着电梯直接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我按响了门铃,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个头在一米八以上的大个子。他警惕的看着我,我说我叫王锋,他没说话,把路让开示意我进去。我也不去想太多乐,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一个人背对着我站在窗前,手里拿着望远镜看着窗子外面,旁边的窗台上,赫然立着一只——枪,步枪。我停住脚步,站着没动。听见我进来,这个人转过身来,看着我,我“啊——”得一声,呆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