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宗师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有许多至理名言。该书作为巴菲特大力***的投资经典,值得细细品味,书中理念经久实用。

 1、买股票是一宗生意的一部分;市场总是在过度兴奋和过度悲观间摇摆,聪明的投资者是从过度悲观的人那里买来,卖给过度兴奋的人;你自己的表现远比证券的表现本身更能影响投资收益。

  或许每个普通投资者都有赚钱的经历,但最终的盈利结果并不理想,很多人并不能通过股市来实现财富的持续增值。关键的问题就在于普通投资者喜欢在繁荣的牛市投资股票,不,是炒股。很多人不把投资股票当作一项投资,更不可能看作是一项生意。在许多投资人眼里,炒股就如同打麻将,他们也乐于来市场试试手气如何。因此,即使股价已经涨了3-5倍,但只要他们相信明天还会有一个涨停板(也许这就是最后一个涨停板了),他们还会勇于再持有一个晚上。等到第二天开盘,结果往往不是涨停板,而是不断下跌,甚至跌停。这个时候,上述投资人往往不会善罢甘休,他们非常恼火本来应该得到的馅饼又被市场先生抢走,因此,他们一定要等到手里的股票再涨一个涨停板才卖出,不过市场先生可不是那么善良的。最终,市场先生留给多数投资人的往往只有遗憾和懊悔。

  2、投资收益是购买价格的函数,你买得高,收益率就低;不管多么小心,你无法不犯错误,只能恪守安全边际。也就是说,不管股票多么来劲绝不高买,你才能控制住犯错的后果。

要想获取长期高回报的收益,一定要保证价格足够便宜。举个创业板股票的例子,我知道很多风险投资商或股权投资人在购买潜在公司的股权时,其入股价格往往在3-5倍市盈率,甚至更低。但当股权流通到一级市场时,卖给普通投资人就变成了30-50倍,甚至更高。如果等到二级市场买入,那么,普通投资人花的价格可能高达80-100倍。很明显,对比之下,最先入股的机构投资者获得更大的收益。而在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如果仍然要买入的话,那他简直就是在干傻事。显然,从一般角度而言,收益率是市盈率的倒数。买入的市盈率越高,往往意味着收益率越低。除非你认为目前公司价格严重低估,否则,你没有任何必要用更高的市盈率来二级市场购买股票。当然,我们并不否定在二级市场的投资机会,但这种投资机会往往更多的是来自熊市阶段。所以,格雷厄姆认为,牛市才是普通投资者亏钱的主要原因。因为繁荣的牛市看起来是最吸引人的时候,但往往股价也数倍于熊市阶段,因此,购买牛市阶段的股票,投资者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3、对股票价格要斤斤计较,要像超市购物,不要像买化妆品;真正重大的损失总是在投资者忘了问“多少钱”之后;高增长不等同于高盈利。上涨的股票风险增加而不是减少,下跌的股票风险减少而不是增加。

  对股票价格斤斤计较,不是说当股价被低估的时候还要延迟买入。更为确切的说法是,我们要在详知公司内在价值的时候,学会货比三家,想方设法购买物美价廉的公司,而不是随意买卖股票。所以,购买性价比最高的股票的最好办法往往是逆势而为。当多数人退出市场时,当很多人闭口不谈股票之时,才是较好的买入时机。但投资最大的难点在于杜绝盲从心理,保持独立判断能力和个人勇气。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买入心仪的股票,这份勇气和决心绝不是常人能有的,优秀的投资人往往具有非凡的勇气和淡定的心态。

 4、战胜市场平均水平非常难,如果你还是想试一试的话,那么,第一,你要有一个内在合理的策略;第二,这个策略得是市场上不流行的。战胜市场平均收益水平有可能但很难,普通投资者没必要有此追求。

  战胜市场是一个梦想,虽然对很多人而言,确实比较难以实现,但并不表示没有机会。其实,是否战胜市场并不重要,尤其对普通投资者而言,只要能够跑赢通胀水平已经很不错。从长期收益率来看,一个投资者能够实现复利收益率为6%,那么,相对来说,他买的资产大概在16倍的市盈率。如果想追求更高的收益,那么只有保证市盈率更低。

 5、黄金不是天然的对抗通胀工具,1935年到1970年金价表现不如存款。

  黄金很自然不是对抗通胀的工具。有历史数据表明,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黄金的长期收益居然跑不赢通胀水平。有人曾举例说明,在民国初期,5两黄金可以买到一套四合院,但现在5两黄金最多买到一套进口组合沙发。现在有人倡言投资黄金,那不过也是一种见到黄金大涨之后的肾上腺激素分泌过度的行为,并没有进行过理性的分析和内在价值的评估。在价值投资者看来,任何商品都有内在价值。即使针对一个普通白领,我们也可以根据他未来的职业年限和现有的资产进行未来现金流的折现,来计算其内在价值。

  6、投机不是不行,但致命的威胁是投机却自以为投资。投机时就要像理智尚存的赌徒,只带100美元去赌场,把棺材本锁在家中保险箱里。

  投机就是赌博,去赌博肯定不能带上全部身家,否则就是赌命。我们不主张投机和赌博,但并不能阻止某些人热衷于此。所以,小赌怡情是可以的,但千万不要押上全部身家性命。当然,在某些人看来,或许投资也是投机,好比在价值投资者看来敢于在熊市出来是一种投资行为,但在市场大多数人看来,在熊市大家准备撤退的时候去买入却是一种博傻行为。

  不可否认,市场流行的盈利模式千奇百怪,常人自然无法分辨,价值投资也好,组合管理与技术分析也罢,或许都有盈利的机会。然而,从历史数据来看,似乎只有价值投资者才拥有长期不败的业绩。在价值投资者眼里,股权投资并非炒股,既不用每天敲打键盘,短线来回交易;也不用关注主力资金的进出流向,更不用考虑用方差来描述投资组合的风险。

  价值投资者认为,一切投资的关键都源于公司内在价值与价格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