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开局以来人民币汇率风险的急剧释放,导致了A 股的急剧下跌,并对海外市场也造成负面影响。这种“灾难式”下跌给投资者心理留下的“阴影面积”不仅难以计算,而且持续存在,导致市场极度敏感,对任何风吹草动都高度紧张,担心再来一次年初式的下跌。这是目前投资者之所以极度关注农行北分事件的根源。总结了一下目前卖方的观点,有认为影响不大的,也有认为会造成股市短期流出的。各位见仁见智了。

中信证券观点:

  去年7 月之后票据规模大幅下降,银行清理票据风险不会对股市造成较大抛压。由于农行北分案件被公安部立案调查,并有媒体报道说公安部与银监会联合上报到国务院,市场担心票据市场各个机构会积极整理内部票据,先行清理问题。这样存留在股市中的资金可能会急于卖出股票而形成较大抛压,导致市场再次出现去年下半年去杠杆时的那种恐慌式下跌。


  我们认为,这种担心是过度了。从纸质银行票据的期限来看,由于只有6 个月期限,如果目前还有资金留在股市的话,那么最早也是在7 月之后进入的。考虑到去年7 月股灾以及市场的恐慌情绪,我们认为那个时候很少再有投资者会加杠杆通过票据把资金再挪入股市。这是其一。其二,2015 年票据融资新增1.66 万亿元,较2014 年增长73%;其中下半年新增7908亿元,只比2014 年同期增长11%。可以看到去年7 月之后票据融资量是明显下降的。从社会融资总量来看,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都在大幅减少,2014 年下降1285 亿元,2015 年下降1.06 万亿元,去年7 月之后负增长非常明显。据此判断,目前留在股市中通过票据融资进来的资金并不多。因此,清理整顿不会对股市形成明显抛压,以致市场再次急剧下跌。


中信建投:

2015 年1-11 月,新增未贴现承兑汇票同比减少1 万亿元。12 月未贴现承兑汇票增1545 亿元,同比增944 亿元。2014 年4 季度起,票据贴现余额暴增,从2012-2014 年2.-2.5万亿猛增至2015 年3 季度的4.3 万亿。

通过票据贴现余额与上证指数的对比,我们发现其有强烈的正相关性(2010-11 票据下滑幅度相对较大,是由于限贷令对贷款总额的限制)。票据贴现进入股市估计并非个案。

2)占用信贷额度在实体经济信贷需求不足的情况下部分银行通过扩大贴现业务占用信贷额度,尤其在年末可能会更加明显。

票据中介乱象农行39 亿票据案件揭开了票据中介乱象的一角,此前圈内传闻的内外勾结模式首次曝光。据传。除了农行票据案的行为模式外,票据中介通过与银行内部人员勾结,对没有真实交易背景的汇票进行承兑进而贴现、转贴现套取现金的模式亦有较大的规模。由于票据融资去向监管松、资金成本低,叠加股债双牛的环境,铤而走险者不乏其人。

预计银行业马上会启动票据业务全面自查。203 号文是监管层对票据贴现规模非正常增长(票据热VS国内外贸易趋冷)的警惕,尤其针对掩盖信用风险、票据代理模式等容易触发风险的问题重点提示,要求禁止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业务。农行事发后监管更趋严厉,金融系统会大力清查,尤其涉及股市资金。预计银行业马上会启动票据业务全面自查。

预计资产提前出售.相关违规资金犹如惊弓之鸟,为及早平仓脱身或提前卖出相关资产(由于票据融资期限较短,投资资产流动性通常较强)。股市、债市可能因此面临短期资金外流。


平安证券:

我们根据数据迚行估算得出,目前涉及203 号文7 类违规业务的买入返售票据觃模大约为1 万亿,已较13 年高位有明显回落(由于篇幅我们不在这做计算过程的过多展开。有兴趣投资者可以参考《监管、市场単弈,同业业务来势如“洪”:是堵是疏?》一文)。这一觃模在2014 年以来基本维持平稳未有变化。在历史上,2011 年、2013 年两次较大觃模的票据检查以及流动性危机,对这一缺口的变化造成较大波动,同时相应的反映在票据贴现利率上也有很大幅度的攀升。一般由于票据的久期在3-6 个月,因此影响也大约会持续1-2 个季度。

我们认为其中配置端来看,资金流向仍以较低风险的固定收益及货币市场为主,涉及到权益类的部分较少。


国泰君安

  或许仍有票据进入股市,但规模及其影响尚难以估计。票据价格在2-3%,贴现出来的钱多半继续进入票据质押或者购买理财产品。赚取差价,风险极小,年回报有10%-20%。当然,在牛市时,不排除一部分贴现的钱进入股市。但这部分属于小众,只有专业的票贩子才能与银行合作,但规模及其影响尚难以估计。

  票据规模与股市呈正相关票据的规模与股市行情呈正相关。2014 年4 季度,票据融资规模迅速上升,从2012-2014 年2-2.5 万亿猛增至2015 年3 季度的4.3 万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