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大结局

那年,那社会

他,就是三林子,我的初中同学,战洪林。他也是我市社会一哥——洪涛。

我很惊诧,脑子里一系列的问号,不知该说什么好。三林子看着我笑了笑,指了一下沙发说:“别傻站着了,坐吧锋子。”我木然的走过去坐下,一时还没有明白过来,三林子也过来坐下。那个大个子始终在门口站着,看见我俩坐下,也在门边找了个椅子坐下了,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精致的小刀,无聊的在另一只手上剔来剔去。我眼尖,那把小刀是海沉木的柄,流线型的刀身闪着亮光——这是原苏联潜水员的战斗用刀。看到我一时走神,三林子把我从那里拉了回来。“锋子,你知不知道你摊上多大的事了?”我恍然,最近这脑子可能真的是有脑震荡的后遗症了,总是精神不集中。我转头看向他,脑子里有很多的疑惑却不知如何张口,当下竟然没有话说,只是看着他。“唉!锋子你还记得上次在供电局我跟你说过的话么?”三林子看着我问了我一句。我脑子努力的转了转,回想起供电局临走时三林子跟我说的话,他告诉我说歌厅是个偏门,有家有业的少掺和这些个,以后有机会还是想办法转个行,干这玩意儿时间长了不是个好事。好像就是这些话。我点点头,“记得”。三林子,也就是洪涛盯着我说:“锋子,你的事情洪丹和三江子都跟我说过了,就算他们不说,你这事也得到我这,我现在就问你一句,我的话,你听不听?”我看着他,他的目光很冷峻,我知道,这背后,我要付出些什么的。略微沉吟了一下,我说:“听”。

那一个多小时过得很快,其中的谈话内容不想在这里详述了。结果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离开宾馆的时候,三江子在宾馆大厅等着我,我俩一起去找个饭店喝了些酒,哥俩都喝多了。

这一影响恶劣的群体斗殴以一般治安案件被压下了。我因为之前也没有在工商局备案营业执照都没有所以也没人知道我来自哪里,所以三道派出所也就是象征性的查了查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我却不能再回到歌听了。

两伙人各自处理各自的善后。

按照我事先交代给老金的,歌厅以低价转给了海成。静儿还在歌厅里上班,不久后辞职不干了,从此杳无踪迹。

小武和老费暂时先躲了起来,不久后我用转让费给他哥俩每人一笔钱,安排他们去了广州,那里有三江子的一个朋友开洗浴中心急需要看场子的东北人。

老金得以继续在那里开麻将厅,但不久后也关门了,后来娶了当地一个好姑娘俩人开了一个影碟租赁社挣点小钱安分的过日子了。

三江子后来离婚了和洪丹结婚,在洪涛手下成为我市著名的社会人物。

二军子一直跟随着三江子,据说后来一提起他在社会上也是很有名气的一号人物。

二瘸子自打被三江子打折了另一条好腿之后便彻底的废了,由于之前一直倚仗和洪涛的关系而不断地惹是生非让洪涛也很不得意他,所以自那之后洪涛也不再护着他了。据说之后染上了吸毒的毛病,毒瘾发作便去各医院纠缠医生给他打强痛定,最后成了废人一个。

老魏养伤期间被人举报,因为之前办理案件期间敲诈被告吃拿卡要,被清理出警察队伍,这个警察队伍中的败类最终成了社会上的渣滓。

大哲依旧上山伐木。

老谭后来是分局副局长。

老高后来成了局长,这都是后话。

至于三林子,战洪林,洪涛。这个人物恕我不能细细的交待其中的很多疑问了,因为还不到时候,也没有得到其本人的允许,也许以后吧。

我回到了家中,一场噩梦结束。陪着妻子孩子几个月后,由于歌厅投资没有收回,不但损失了大部分投资成本还欠下一些债务,所以只好学开车办理驾驶证,开始了从最底层做起——开出租车。至此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社会层面——的哥的江湖又在我的眼前展开。那里是另一个生活另一个社会,但是永远不要指望着能真正脱离其他的生活。社会的每个层面就像食物链一样一环扣一环,我们以为能够脱离,其实谁也不能永远干净的脱离整个社会的其他层面。我以为从此开始了另一种生活,想像三林子告诉我的那样脱离偏门从此过上安分守己的生活,其实社会毕竟是社会,除了佛门净地,谁又能真正的做到永远保持一点也不会沾染黑暗的污秽呢?

——今天是个完结篇,第一部的完结。虽然诸位可能意犹未尽,但是生活有时精彩有时候却往往在精彩处戛然而止,这对我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其实一段生活的结束也只是另一段生活的开始而已,所以这个完结篇也不会是真正的完结。如果你们愿意看,请告诉我,我会给大家展开另一个别样的江湖。

全篇结束。

后记:这是我的第一部小说,也不知道能否称之为小说。由于是第一稿,甚至都没有校对,错字连篇,细节交代不清,前后人物时间地点可能有诸多衔接不上的漏洞,没来得及仔细的审阅修改便匆匆的发到了网上,让大家笑话了。希望能作为大家茶余饭后的打发时间的小作文看一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别去纠结文中人物的真实性,那没有意义。其实在生活中我们每个人的身边都有这样的人存在着,只是有些人没有与你产生交集而已,不代表没有他们。社会有很多面,这只是社会的其中一面。对我来说,那一段的青春在我的回忆里天空从没有蔚蓝过,我的心从没有踏实过,实实在在的不堪回首。我真心的奉劝那些还在道上没有回头的年轻人:人生短短几十年,很快就会过去。什么是真正值得去做的去珍惜的去追求的?是用你勤劳的双手正当的合法的让你的父母、家人过上富庶的生活。是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是时时刻刻内心感到的是安宁、幸福。是平平安安,过一生。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2015年12月13日晚